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医院库

宋代人都是怎么撩妹的?都是在哪里学的?

《张舜美灯宵得丽女》出自冯梦龙的《喻世明言》第二十三卷。

开篇用了一首入话诗:“太平时节元宵夜,千里灯毬映月轮。多少王孙并士女,绮罗丛里尽怀春。”看到这里,我的第一反应是,王孙仕女都趁着元宵节在物色对象吧!但是只有在“太平时节”里的上元节才会有千里的灯可供观赏,这些王孙仕女才可以在这个不受约束的日子里尽情的去怀春。作者冯梦龙写这一篇的时候,是不是在清军入关后的动荡时期的一个元宵夜里,看着国破山河,大家都忙着逃亡的元夜里,在回忆曾经的太平岁月。

 

元宵节是一个团圆的佳节,同时,也是一个情人约会、少女相看儿郎的好日子。在中国传统戏曲中,陈三和黄五娘是在元宵节赏花灯得以相遇而一见钟情,乐昌公主与徐德言在元宵夜破镜重圆,《春灯谜》中宇文彦和影娘在元宵定情,太平公主和驸马薛绍也是在元宵一见钟情。所以说元宵节也是中国的“情人节”。 

宋徽宗时期放灯买市

放灯:苏味道的《正月十五日夜》诗: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浓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唐睿宗时元夕作灯树高二十丈,燃灯五万盏,号为“火树”。“金吾不禁夜”是说京城破例取消夜间戒严,允许市民逛灯三整夜,又称『放灯』。在后面的正文中的元夜是正月十五前后三天。 

而买市就比较有意思了,我查了一下:古时官府或豪富设立临时集市,招徕小经纪人,并给与赏赐,而使市场繁荣兴旺。以之作为一种德政或善举。 宋周密 《癸辛杂识别集·德寿买市》:“ 隆兴间, 德寿宫 与六宫并於中瓦相对。令修内司染坊设着位观。孝宗冬月、正月孟享回,且就看灯买市。帘前堆垛见钱数万贯,宣押市食,歌叫直一贯者,犒之二贯。”《水浒传》第八二回:“小可愚意,今欲罄竭资财,买市十日。”《古今小说·史弘肇龙虎君臣会》:“夫人放买市,这经纪人都来赶趁,街上便热闹。” 许政扬:“富豪人家以买卖东西为名,招徕小经纪人,给与犒赏,称为买市。”其实,“买市”就是一个现代的临时集市,相当于现在的各种博览会、文博会、农博会什么的,在“买市”期间可以长见识。 

入话故事说的应该是《鸳鸯经》《鸳鸯灯传》,《僧尼孽海---乾明寺尼》则跟《鸳鸯灯传》也有关系。 张舜美所做的《如梦令》,恰是表达了他内心思慕一个女子的情感,“回首,回首,楼上玉人知否?”古代的女子,多在闺阁楼中,这里的“楼上”只得应该是绣楼里的美人。 女主出现了,张舜美是个读过《调光经》人风流书生啊,就学着书中所说“飒然整冠”赶紧整理衣冠,“汤瓶样摇摆过来”,汤瓶样是什么样呢?就是《水浒传》中,西门庆被潘金莲滑落叉竿打中,正待发作,一看是个妖娆美女,马上换了一副嘴脸,“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其身法姿态,也不免是“汤瓶样摇摆”。 《调(tiao)光经》可是古人的撩妹指南啊,古代读过书的人肯定都会知道,出自宋话本《彩鸾灯记》,是流行于宋朝的“求爱指南”,在元宵节跟女孩子搭讪、交往的指南。 全文:雅容卖俏,鲜服夸豪。远觑近观,只在双眸传递;捱间擦背,全凭健足跟随。我自有意,自当送情;他肯留心,必然答笑。点头须会,咳嗽便知。紧处不可放迟,闲中偏宜着闹。讪语时,口要紧;刮涎处,脸须皮。冷面撇清,还察其中真假;回头揽事,定知就里应承。说不尽百计讨探,凑成来十分机巧。假饶心似铁,弄得意如糖。 意思就是,想要“调光”的男孩子,首先你要长得好看,大家都是颜狗,明人不说暗话,我就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其次呢,你穿的衣服得是新的,那种一看衣服就觉得你很有钱的那种,大家都喜欢过好日子,没钱谁跟你过苦日子啊。接着呢,你得有一双好眼睛,不然远一点,你就看不见人姑娘了,你得在行动中表达出我被姑娘你迷住了,爱的无法自拔,你看我的眼神,眼里都是你啊。眼神交流之后,就有了接下去的路子了,如果这姑娘看都不看你一眼,那就别继续了吧,浪费时间还恶心人,也有可能被人家暴打一顿送官处理。元宵节人海了去了,你得有一双好腿,能够跟着人家姑娘,保证不跟丢,跟丢了可能就害了相思病,医学不发达心理学也没用,可能就命丧黄泉了。好好跟着,跟紧一点,说不定还可以混脸熟,今晚不行,明天继续蹲。如果双方都有情,肯定就会互相答笑,点个头、咳嗽一下什么的小动作会层出不穷。跟紧之后,脸皮要厚,调笑搭讪的时候,不要畏惧丫鬟和小姐以及同伴的取笑,脸皮不厚,你都不好意思说这个贤惠美貌的妻子是我用调光经追来的。把握好了时机和手段,肯定事就成了一般半了。 


张舜美用调光经的手段,把许素香撩拨得“禁持不住,眼也花了,心也乱了,腿也苏了,脚也麻了。痴呆了片刻。四目相睃(睃(suō),看。常指斜着眼看),面面有情。张舜美几乎把所有的调光手段都用上了,除了没能够成功与许素香说上一句话。走到人多的地方的时候,就跟丢了。回家之后,果然犯了相思,睡不着,痴心着呢。连看月光都在想心上人。“半窗花影模糊月,一段春愁着磨人。”
第二天又到第一次见素香的桥上等,等了很久都没来,又无聊的做了一首《如梦令》:燕赏良宵无寐,笑倚东风残醉。未审那人儿,今夜玩游何地。留意留意,几度欲归又滞。结果还好没太早回去,又遇上了,这一次跟进了叫广福寺的庙里,素香看来也有情,假装掉了同心方胜,舜美也感觉到了,就捡起来了,发现还有一张花笺,花笺上也是一词《如梦令》,说的大概是,我也欢喜你,我家在有彩鸾灯的地方,你一定要来啊,还给了具体地址。 等到了十五日,舜美就来了素香家行夫妻之事,两人还商量了私奔的事情,并且说干就干,女扮男装穿着不合脚的靴子跟着舜美私奔了,无奈走丢,心中不舍刚交到的男朋友,又害怕家里人发现,就丢下了一只绣鞋在河边假传失足落水。把回城找素香的舜美给吓病了,到了镇江,她找不到舜美家人地址,就一个人在江边的亭子里哭,哭着哭着。大概是吵着别人睡觉了吧,出来了一个尼姑,秉着慈悲为怀的心思,就问她你怎么了,她不好说我是因为私奔啊,然后走错了路,就说我是因为遇到了强盗,家人都死了,就剩我一个。很惨很惨了。 

尼姑说,我跟你相遇也是缘分,因为我出去化缘,过江迟了才遇到了你,也是缘分了,你就跟我走吧。然后就跟尼姑回去当了个俗家弟子暂时居住。 

而舜美呢,则好好养病,一边读书一边思念女子,三年后考上了解元,回镇江时,遇上了一阵大风,而素香梦见白衣大士说她丈夫明天要来了,舜美过江不成,就沿着江出门散步,发现了素香住的庵,庵主出门接待,问他是不是谁谁谁谁,家庭情况是什么样的,他说是是是,我是那个人,我和妻子走散了,现在不知道她的下落,我现在是官了,但是我也决定终生不娶了,庵主就把素香叫出来了,两个人开心的都哭了,于是沐浴更衣,给了庵主一些钱,并且答应他以后帮她养老。

然后两个人就进京领取旨意,得了到福建莆田当县长的官,经过镇江的时候,又去拜访了庵主,到了杭州,以女婿的礼节上岳父家的门,可把岳父家吓死了,我女儿都没了哪来的女婿,看见素香的时候开心坏了,原来以为你死了没想到给我带回来个这么有造化的女婿,真是我家有福气啊,就摆酒了,还让原来的丫鬟小英跟着他们去了,又回了趟绍兴老家,让素香见过公婆小姑子,大家都很开心,也是摆酒。过了几天,他们就来到了福建莆田开始了上班生活。在努力之下,家族兴盛,官也越做越大。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赞(100

一吐为快0条评论

返回
首页

意见
反馈

分享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