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知识人 爱问共享资料 医院库

龙藏经版在被移至智化寺前,存放在那座寺庙里?

首页

龙藏经版在被移至智化寺前,存放在那座寺庙里?


        

提交回答
好评回答
  • 2019-03-15 00:15:35
           乾隆后期迁入柏林寺存放,由僧录司和柏林寺住持共负保护之责,仍由内务府监督,得到了妥善的保存。
         乾隆大藏经又称清藏,是清代唯一也是中国最后一次官刻汉文大藏经。因奉雍正皇帝御旨而雕刻,每卷首页又均有雕龙万岁牌,故又名龙藏。该藏始刻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完成于乾隆三年(1738年),历时五年之久。
      全部经板均选用上好的梨木雕造,正反两面均雕有文字,刻工精细,刀法洗炼,字体浑厚端秀。每函经的第一册扉页有释迦说法图、万岁牌,最末一册尾页有护法的韦驮,以白描手法雕刻了庄严而又生动的画面,代表了当时版画艺术的高度造诣。经板雕造完工后曾印刷一百部经书,分赐全国各大寺院。
      此外还有少量刷印,累计总数约150至200部。由于印刷量极少,至今经板字口锋棱俱在,完整如新。世界上只有两部汉文大藏经板(另一部在韩国),龙藏是保存到今的一部,在世界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自汉至隋唐,各代高僧翻译了大量佛典,都靠写本流传。
      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我国古代大藏经从宋代开宝年间进入了雕刻印刷时代。佛教经典称“藏”,始于唐代。“藏”是“容纳收藏”之意,所谓“大藏”就是把一切经典汇集在一起的意思。简言之,就是佛学大丛书。“大藏经”系佛教文化的经典之作,以“经、律、论”三部分为主要内容,涉及哲学、文学、历史、民族、语言、天文、历算、医药、建筑等诸多领域,卷帙浩繁,堪称 “百科全书”。
       我国古代公私雕刻大藏经有数次,现存有不同朝代、多种文字的大藏经。乾隆大藏经是我国汉文大藏经中最后一部官方雕印本,规格在历代汉文“大藏经”中最为豪华:其开本大、纸质精、字迹大而清晰,装潢讲究。它还是历代汉文大藏经中卷册数量最多的一部。
      清藏的分类,仍沿用惯例,用千字文编次,自天字起至机字止,共724字,每字为一函,每函十卷,计7240卷。正藏部分,分为经、律、论三藏,有大小乘之分别。续藏部分分为西土、中土两部分论述,收集了元、明、清三朝著名高僧以及佛学研究的著作,很多为史书所不载的史料,多可从这里探源溯流找到答案。
       龙藏经板的雕造是一项浩繁的工程,当时设立了刻藏的组织机构 “藏经馆”。据《大清三藏圣教目录》卷五附载的“总理藏经馆事务”名录可知,藏经馆由校阅官、监督、监造、总率、带领分析语录、带领校阅藏经、分领校阅、校阅官员和僧人共133人组成。
      此外,还招募了刻字匠、刷印匠、木匠、折配匠、界画匠、合背匠等800余人。因所需梨木数量巨大,经板置办实非易事,监察御史提出拼合经板也可用的变通办法。负责总理藏经馆事务的庄亲王、和亲王采纳了刻字匠们的意见,坚持不使用拼合及肿节、潮湿之板材。龙藏经板之所以能够完好地留存至今,是与他们分不开的。
      此外,板片四周还披麻挂灰,以利经板的保存。 清代以前历代雕刻的经板,多毁于兵火,只有龙藏经板基本完整的保留下来,成为稀世之宝。经板初为79036块,在乾隆年间,因不遂帝王之意,曾遭到三次奉旨毁板撤经,仅存78230块。龙藏经板刻成后,初存于故宫武英殿,后因取印不便,于乾隆后期迁入柏林寺存放,由僧录司和柏林寺住持共负保护之责,仍由内务府监督,得到了妥善的保存。
       解放后,柏林寺及龙藏经板由北京图书馆接管。“文革”期间,经板被从大殿迁出,置于寺外临时搭建的五间大棚之内,被一层摞一层垛放,高达三四米,编号全被打乱。部分棚面缺砖少瓦,开了天窗,导致棚内漏雨、积水。从1966年至1982年16年间,由于受到重压、虫蛀、雨水浸泡等损害,部分经板已朽烂。
      1972年此种情况反映至国务院,华国锋总理批示:妥善保存经板,请文化部解决。于是黄镇部长和国家文物局任质彬局长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未采纳将经板移置南京金陵刻经处的提议,决定经板保留在北方。柏林寺负责看管经板的宋克夫多次呼吁要改善经板的保存环境。
      1982年6月份,北京市人大常委副主任武光、范瑾、杨春茂等三人,认为经板的保存环境恶劣,向北京市市长焦若愚反映。市长批示要把经板转移到条件好的地方,并限期完成。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指示,1982年7月3日,市文物局为了抢救这批珍贵文物,成立了经板搬迁领导小组,决定将其移入智化寺存放,具体事务由智化寺的负责人杨文书同志负责。
      智化寺建于明英宗正统九年(1444年),原为司礼监太监王振的家庙。1961年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搬迁工作自7月16日开始,杨文书同志带领二人负责从柏林寺运出经板,崔占奎同志带领二人在智化寺安置。当时时间紧,任务重,正值雨季,府学胡同卫戍区警卫连四十多人也应邀参加了搬运工作。
      8月14日,柏林寺的经板全部转移到了智化寺。保存较好的经板存放在智化门、智化殿、如来殿和大悲堂,损坏的经板则在如来殿后面搭建铁棚存放。经统计,78230块经板中,完整和比较完整的经板为74792余块,已有3400多块被毁(包括已损坏及运输过程中的损伤)。
       国家文物局文物出版社的孙关根先生在北京图书馆徐自强先生的介绍下,为了利用文物的价值,萌发了重印经书的想法。1987年2月,文物出版社主动和智化寺联系,计划利用龙藏经板重新印刷经书。智化寺由于年久失修,面积狭小,经板堆积存放占据了各个大殿。
      这既不利于经板的保护,也给古代建筑带来安全隐患。经过几次协商,两家达成了协议。当时文物出版社还与北京卫戍区某部草签了关于搬运经板的协议;与大兴韩营古籍印刷厂草签了关于刷印《乾隆版大藏经》的协议;与浙江杭州富阳宣纸厂草签了印书用纸的协议;与北京佛教协会广化寺和白塔寺文管所分别草签了借用底本的协议。
       1987年8月19日,由大兴某部队预备役一个连的官兵及文物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开始运送经板。因智化寺在小胡同中,大卡车无法开进去,就用小型的卡车装运。搬运工作于当年9月25日完成。 1987年12月23日,重印《乾隆版大藏经》的首发式在人民大会堂西藏厅举行。
      12月27日又召开了座谈会,知名人士赵朴初、周绍良、季羡林、彭思奇等出席了会议,对利用龙藏经板印刷大藏经这一盛事给与了高度评价。 如何解决损坏经板造成的内容缺失呢?由于白塔寺有一部完整的《龙藏》,通过比较核对,采用照相制版的方式来补充经板损坏处的内容。
      此外还利用了广东潮州开元寺藏本、广化寺藏明《北藏》,这样又印刷了大约78部经书。1990年6月,《乾隆版大藏经》全部印装完毕。之后,龙藏经板得到了妥善的保存。 在新的历史时期,龙藏经板焕发出了新的青春。 。

其他答案

    2019-03-14 23:33:05
  •   龙藏经版在被移至智化寺前,存放在北京柏林寺里。1982年移至智化寺保存,现为智化寺的镇寺之宝。 
    ========================================================
    乾隆大藏经又称清藏,是清代唯一也是中国最后一次官刻汉文大藏经。
      因奉雍正皇帝御旨而雕刻,每卷首页又均有雕龙万岁牌,故又名龙藏。该藏始刻于雍正十一年(1733年),完成于乾隆三年(1738年),历时五年之久。全部经板均选用上好的梨木雕造,正反两面均雕有文字,刻工精细,刀法洗练,字体浑厚端秀。每函经的第一册扉页有释迦说法图、万岁牌,最末一册尾页有护法的韦驮,以白描手法雕刻了庄严而又生动的画面,代表了当时版画艺术的高度造诣。
      经板雕造完工后曾印刷一百部经书,分赐全国各大寺院。此外还有少量印刷,累计总数约150至200部。由于印刷量极少,至今经板字口锋棱俱在,完整如新。世界上只有两部汉文大藏经板(另一部在韩国),龙藏是保存到今的一部,在世界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自汉至隋唐,各代高僧翻译了大量佛典,都靠写本流传。
      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我国古代大藏经从宋代开宝年间进入了雕刻印刷时代。佛教经典称“藏”,始于唐代。“藏”是“容纳收藏”之意,所谓“大藏”就是把一切经典汇集在一起的意思。简言之,就是佛学大丛书。“大藏经”系佛教文化的经典之作,以“经、律、论”三部分为主要内容,涉及哲学、文学、历史、民族、语言、天文、历算、医药、建筑等诸多领域,卷帙浩繁,堪称“百科全书”。
       我国古代公私雕刻大藏经有数次,现存有不同朝代、多种文字的大藏经。乾隆大藏经是我国汉文大藏经中最后一部官方雕印本,规格在历代汉文“大藏经”中最为豪华:其开本大、纸质精、字迹大而清晰,装潢讲究。它还是历代汉文大藏经中卷册数量最多的一部。
      清藏的分类,仍沿用惯例,用千字文编次,自天字起至机字止,共724字,每字为一函,每函十卷,计7240卷。正藏部分,分为经、律、论三藏,有大小乘之分别。续藏部分分为西土、中土两部分论述,收集了元、明、清三朝著名高僧以及佛学研究的著作,很多为史书所不载的史料,多可从这里探源溯流找到答案。
       龙藏经板的雕造是一项浩繁的工程,当时设立了刻藏的组织机构“藏经馆”。据《大清三藏圣教目录》卷五附载的“总理藏经馆事务”名录可知,藏经馆由校阅官、监督、监造、总率、带领分析语录、带领校阅藏经、分领校阅、校阅官员和僧人共133人组成。
      此外,还招募了刻字匠、刷印匠、木匠、折配匠、界画匠、合背匠等800余人。因所需梨木数量巨大,经板置办实非易事,监察御史提出拼合经板也可用的变通办法。负责总理藏经馆事务的庄亲王、和亲王采纳了刻字匠们的意见,坚持不使用拼合及肿节、潮湿之板材。龙藏经板之所以能够完好地留存至今,是与他们分不开的。
      此外,板片四周还披麻挂灰,以利经板的保存。 清代以前历代雕刻的经板,多毁于兵火,只有龙藏经板基本完整地保留下来,成为稀世之宝。经板初为79036块,在乾隆年间,因不遂帝王之意,曾遭到三次奉旨毁板撤经,仅存78230块。龙藏经板刻成后,初存于故宫武英殿,后因取印不便,于乾隆后期迁入柏林寺存放,由僧录司和柏林寺住持共负保护之责,仍由内务府监督,得到了妥善的保存。
       解放后,柏林寺及龙藏经板由北京图书馆接管。“文革”期间,经板被从大殿迁出,置于寺外临时搭建的五间大棚之内,被一层摞一层垛放,高达三四米,编号全被打乱。部分棚面缺砖少瓦,开了天窗,导致棚内漏雨、积水。从1966年至1982年16年间,由于受到重压、虫蛀、雨水浸泡等损害,部分经板已朽烂。
      1972年此种情况反映至国务院,华国锋总理批示:妥善保存经板,请文化部解决。于是黄镇部长和国家文物局任质斌局长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未采纳将经板移置南京金陵刻经处的提议,决定经板保留在北方。柏林寺负责看管经板的宋克夫多次呼吁要改善经板的保存环境。
      1982年6月,北京市人大常委副主任武光、范瑾、杨春茂等三人,认为经板的保存环境恶劣,向北京市市长焦若愚反映。市长批示要把经板转移到条件好的地方,并限期完成。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指示,1982年7月3日,市文物局为了抢救这批珍贵文物,成立了经板搬迁领导小组,决定将其移入智化寺存放,具体事务由智化寺的负责人杨文书同志负责。
      智化寺建于明英宗正统九年(1444年),原为司礼监太监王振的家庙。1961年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搬迁工作自7月16日开始,杨文书同志带领二人负责从柏林寺运出经板,崔占奎同志带领二人在智化寺安置。当时时间紧,任务重,正值雨季,府学胡同卫戍区警卫连四十多人也应邀参加了搬运工作。
      8月14日,柏林寺的经板全部转移到了智化寺。保存较好的经板存放在智化门、智化殿、如来殿和大悲堂,损坏的经板则在如来殿后面搭建铁棚存放。经统计,78230块经板中,完整和比较完整的经板为74792余块,已有3400多块被毁(包括已损坏及运输过程中的损伤)。
       文物出版社的孙关根先生在北京图书馆徐自强先生的介绍下,萌发了重印经书的想法。1987年2月,文物出版社主动和智化寺联系,计划利用龙藏经板重新印刷经书。智化寺由于年久失修,面积狭小,经板堆积存放占据了各个大殿。这既不利于经板的保护,也给古代建筑带来安全隐患。
      经过几次协商,两家达成了协议。当时文物出版社还与北京卫戍区某部草签了关于搬运经板的协议;与大兴韩营古籍印刷厂草签了关于刷印《乾隆版大藏经》的协议;与浙江杭州富阳宣纸厂草签了印书用纸的协议;与北京佛教协会广化寺和白塔寺文管所分别草签了借用底本的协议。
       1987年8月19日,由大兴某部队预备役一个连的官兵及文物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开始运送经板。因智化寺在小胡同中,大卡车无法开进去,就用小型的卡车装运。搬运工作于当年9月25日完成。 1987年12月23日,重印《乾隆版大藏经》的首发式在人民大会堂西藏厅举行。
      12月27日又召开了座谈会,知名人士赵朴初、周绍良、季羡林、彭思奇等出席了会议,对利用龙藏经板印刷大藏经这一盛事给予了高度评价。 如何解决损坏经板造成的内容缺失呢?由于白塔寺有一部完整的《龙藏》,通过比较核对,采用照相制版的方式来补充经板损坏处的内容。
      此外还利用了广东潮州开元寺藏本、广化寺藏明《北藏》,这样又印刷了大约78部经书。1990年6月,《乾隆版大藏经》全部印装完毕。之后,龙藏经板得到了妥善的保存。 ======================================================= 柏林寺在东城区雍和宫之东,为京师八大寺庙之一。
          元至正七年(1347)始建,明正统十二年(1447)重建。规模最大的一次修缮是在康熙五十二年(1713),为庆祝康熙60寿辰,由胤禛主持重修;乾隆二十三年(1758),又一次拨巨款进行重修。    寺坐北朝南,主要建筑全在一条南北中轴线上。
      自南而北依次为山门、天王殿、圆俱行觉殿、大雄宝殿和维摩阁共五进院落。中轴的东西两侧为配殿,整座寺院布局整齐严谨,全部建筑都建在高大的砖石台基上。山门殿前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砖砌影壁,雕刻有精美图案。大雄宝殿是全寺的主体建筑,檐下正中悬挂有巨额横匾,上书“万古柏林”,是康熙60寿辰时的亲笔题书。
      殿内有明代塑造的三世佛和7尊木制漆金佛像。东配殿内存有康熙四十六年(1707)铸造的交龙纽大铜钟,高2.6米,钟身遍刻经文。维摩阁,自成院落,为双层建筑,东西两侧建有翼楼。    寺内曾保存中国唯一存留的龙藏经版。佛教经典从唐代起称为“藏”,龙藏就是指清朝御制镌刻的佛学大丛书,其内容收集了元、明、清三朝著名高僧以及佛学研究的著作,很多为支书所不载的史料,多可从这里探源溯流找到答案。
      这部龙藏刊刻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成于乾隆三年(1738),经版有78230块,经书7240卷。经版系选用上好的梨木雕造,刀法洗炼,字体浑厚端秀,由于印刷量极少,因此经版至今字口锋棱俱在,完整如新,经版于1982年移至智化寺保存。 ========================================================= 北京文博交流馆(智化寺)成立于1992年,位于北京东城区禄米仓胡同5号智化寺内,是一座以促进发展、传播和研究文物、博物馆、民间收藏、文化交流为中心任务的综合性博物馆。
          智化寺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一座明代古刹,始建于明正统八年(1443年),具有独特的明代特色。其庄重典雅、用料独特的黑硫璃瓦顶,素雅清新的装饰彩绘,精美古朴的佛教艺术,有“中国古音乐活化石”美誉的“智化寺京音乐”,都是不可多得的瑰宝。
          虽历经500多年,智化寺的基本格调受到了较好的保护,特别是智化寺藏殿内的转轮藏,更是目前北京唯一的一具明代原木结构转轮藏,年代早、雕刻精美、线条粗犷而有力。京音乐是在智化寺建寺之初传入的,它采用的是中国民乐的工尺谱。其谱稿是由明代宦官私自带出宫廷的,既包涵有唐、宋佛教法乐的精髓,又吸收了宋、元、明民间俗乐的调式,成为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形式,500多年来,京音乐一直保持着原始的风貌。
          智化寺兴建于明代(西元1443年),初建时是明英宗宠信的太监王振的家庙,不像一些古刹名寺具有恢宏的历史或悠久的渊源,现在它虽然是一处不起眼的寺院,但是在繁盛时曾占地约两万平方米。目前东西两路已荡然无存,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保存基本完整,共四进院落,总长278。
      8米,宽44。5米,方圆12683。78平方米,是北京现存的唯一仍保持著明代风格的佛教寺庙。1961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山门上有汉白玉横匾“敕赐智化寺”,敕赐意为皇御赐的寺名,所谓“智化”就是以佛的智慧普度众生,虽然智化寺上门的规制是中国古代寺刹中最最普通的样式,但“敕赐”二字足以昭示它身份的贵重,昭示著在这普通山门内必定沉淀著一份独特的宝藏。
      智化寺在明代因被英宗赐名“报恩智化寺”而繁盛,在清代因打击宦官乱政而被破坏。他的历史,大起大落,时至今日已经渡过了559个春秋。    智化寺坐北朝南,其中轴线上依次分布有山门、智化门(即天王殿)、智化殿、如来殿(又称万佛阁)、大悲殿等主题建筑,智化门前是东西对称的钟楼、鼓楼;智化殿前是东西对称的大智殿与藏殿。
      他们都是典型的明代歇山式风格建筑。堪称京城最大的明代木结构建筑群。    智化殿面南朝北,是智化寺的正殿,相当于一般寺院的大雄宝殿。殿内正中和两山以前供有汉白玉石须弥座,中央供奉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两边供奉十八罗汉坐像,均为木质漆金,惜现已无存。
      1972年三世佛移往西山大觉寺,亦陈列大雄宝殿内,该殿悬乾隆御笔匾额“无去来处”,细细想来,这或是历史的巧合,或是乾隆皇帝的灵感,亦或是佛法的无形无际,令人回味无穷。    如来殿在智化殿后,是中轴线上最大的建筑,殿内供奉如来本尊像,因此得名如来殿;殿为上下两层,四面墙壁上除有门窗地方饰满佛龛,龛内置小漆金佛造像,相传有九千余尊,因此又得名万佛阁。
      由于智化寺特殊的历史背景,其彩绘和雕塑艺术不仅表现出强烈的宗教色彩(如转轮藏),又带有浓重的世俗社会气息。    万佛阁是智化寺的最高处,从远处的山门、钟鼓楼,到近处智化殿、万佛阁,所有殿堂的屋顶全部辅装黑色的琉璃瓦,象征着神圣和庄严、权势和高贵,皇家寺院、敕建寺院主要使用黑琉璃瓦,只有官窑才可以烧造。
      黑色琉璃瓦屋顶,正好与“智化”寺名相对应,前者以风降恶魔,后者以智度化众生。    1446年传入智化寺的佛乐,曲调空灵神秘,古朴典雅,大部分曲牌与明永乐二年(1404年)编成的《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相同。    王振凭借独特的地位将明代的宫廷音乐带出宫院高墙,送进自己的私庙。
      由于智化寺具有太监寺院共同的封闭性,艺僧们按照十分严格的“口传心授”的方式代代传受,不与外界接触,明代进寺院的音乐就相对完整地延续下来了。流传至今虽历经五百年,因为它仍然保存相对完整的明代迹风,堪称“中国音乐的活化石”。    智化寺音乐的记谱,采用的是中国古老的公尺谱方式,谱本目前发现和保存的主要由三套:一是寺中二十六代艺僧本兴整理的抄谱,二是水月庵坤光绪癸卯年(1903年)的抄本,三是1952年智化寺艺僧广在如来殿藏经橱内发现的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由智化寺十五代艺僧永乾所抄的古谱。
      这三套乐谱经古乐专家查夷平先生研究,其四个基音(哑乙、勾、靠凡、夹六)都相同,而且各种乐器的演奏技术和发音效果也丝毫不差,可以说,从1694年至今300年间,智化寺音乐乐谱一直没有变动。结合艺僧们在传授上的封闭特性推断,从开寺至今智化寺音乐原质没有变动,因此,智化寺的乐谱已具有500多年的历史了。
          智化寺乐僧使用的乐器,是与一般吹鼓手的不同,多为自己定制,笛音比一般曲笛要高;管沿袭宋制,仍九孔;笙是定做拾柒个全簧,与唐宋时流传的簧乐乐音恰好相符。智化寺云锣又称九音锣,为明成化年间制作,音色醇美,称得上是一件地地道道的文物。
      智化寺的艺僧地位低于禅僧,只有13岁以下的小孩才能收做门徒,入寺以后,每日练习听音和发音,十分辛苦。    《智化寺音乐》是我国现有古乐中惟一按照代传袭的乐种,至今保存完好,其内容丰富的公尺谱本以及曲牌、曲目、乐器等汇集宫廷音乐、佛教音乐、民间音乐于一体,具有十分珍贵的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
      它与西安城隍庙鼓乐、开封大相国乐音、五台山青黄庙音乐及福建南音一起,同属我国现存的最古老音乐。    智化寺的曲折历史是明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缩影;他的古代建筑是京城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建筑群;他的京音乐是震撼乐坛的古老乐种;他的佛教艺术是罕见的转轮藏、有珍贵的元代经书……。
      随著时光转移,它像一位500多岁的老者,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静静敞开山门,等待着人们的欣赏。    交通线路:44、800、750路公交车在雅宝路下车。

    梁刚毅

    2019-03-14 23:33:05

  • 2019-03-14 23:28:50
  •   龙藏经版在被移至智化寺前,存放在北京柏林寺里。1982年移至智化寺保存,现为智化寺的镇寺之宝。 
    《龙藏》,全称为《乾隆版大藏经》,又名《清藏》,是清代唯一的官刻汉文大藏经,清世宗雍正十一年(1733年)在北京贤良寺设立藏经馆,十三年(1735年)正式开雕。
      至清高宗乾隆三年(1738年)完成。全藏共收经1669部,7168卷,分作724函。千字文函号自“天”至“机”。本藏为折装本,每版25行,折为5个半页,每半页6行,行17字。前485函(从“天”到“漆”)乃覆刻《永乐北藏》;后293函(从“书”到‘机’)内容较《永乐北藏》有增减。
      主持刊刻的有和硕庄亲王允禄和硕和亲王弘昼及贤良寺主持超圣等。完工后曾刷印100部,分赐全国务大寺院。1935年又曾刷印过22部。此外还有少量刷印,但累计总印数不超过150部,故较稀珍。《龙藏》的板片共刊刻了79036块,原藏在故宫武英殿,后移至柏林寺,1982年又移藏于智化寺。
      该板片略有残损,基本完好,是我国历代木刻藏经中唯一尚存之板片。近年文物出版社正主持重新刷印 。  。

类似问题

换一换

相关推荐

正在加载...

爱问推荐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最新资料 推荐信息 热门专题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热点检索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返回
顶部
帮助 意见
反馈
关注
爱问

关注爱问微信公众号,开启知识之旅,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资讯。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