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社会民生
>
军事

巴以冲突

最近总是不断对外发生冲突

请问您对巴以冲突有什么见解

好评回答

独立寒秋 | 18-02-13 725 145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是个弹丸小国,却又是一个综合实力上的超级大国.他在阿拉伯国家长期敌意和包围的恶劣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居危求安,以攻为主、以战逼和,并在历次大规模的战争和冲突中屡屡获胜,赢得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可以这么说,以色列是在夹缝中得以生存的。

今年6月底以来,中东再次陷入血雨腥风的战乱,巴以双方直接刀兵相见,硝烟的背后却是美国与叙利亚、伊朗等角力。文官出身的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和国防部长佩雷茨尽管没有带兵冲锋陷阵的经历,却采取了比行武出身战功赫赫的前任更强硬的立场,以武力手段大打出手牛刀杀鸡战火高燃。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积怨太深,殊不知,他们曾经是一个祖先繁衍下来的手足兄弟。双方以暴制暴以怨抱怨恶性循环不断,中东的“冤冤相报”不得破解的怪圈另世人惊诧。
不管冲突多么激烈,不管矛盾多么复杂,巴以双方的争端还是为土地、生存、和平而斗争。
土地是以色列所争夺的生存空间重要载体,也是中东流血冲突的争夺核心,尽管当年划归以色列的国土只有1.52万平方公里,但以色列占领了许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阿拉伯领土,包括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耶路撒冷阿拉伯区和戈兰高地,实际上控制面积约2.8万平方公里。...

查看全部>>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是个弹丸小国,却又是一个综合实力上的超级大国.他在阿拉伯国家长期敌意和包围的恶劣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居危求安,以攻为主、以战逼和,并在历次大规模的战争和冲突中屡屡获胜,赢得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可以这么说,以色列是在夹缝中得以生存的。

今年6月底以来,中东再次陷入血雨腥风的战乱,巴以双方直接刀兵相见,硝烟的背后却是美国与叙利亚、伊朗等角力。文官出身的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和国防部长佩雷茨尽管没有带兵冲锋陷阵的经历,却采取了比行武出身战功赫赫的前任更强硬的立场,以武力手段大打出手牛刀杀鸡战火高燃。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积怨太深,殊不知,他们曾经是一个祖先繁衍下来的手足兄弟。双方以暴制暴以怨抱怨恶性循环不断,中东的“冤冤相报”不得破解的怪圈另世人惊诧。
不管冲突多么激烈,不管矛盾多么复杂,巴以双方的争端还是为土地、生存、和平而斗争。
土地是以色列所争夺的生存空间重要载体,也是中东流血冲突的争夺核心,尽管当年划归以色列的国土只有1.52万平方公里,但以色列占领了许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阿拉伯领土,包括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耶路撒冷阿拉伯区和戈兰高地,实际上控制面积约2.8万平方公里。戈兰高地的战略价值非常重要,谁占领戈兰高地,谁就控制了对方的命门和要害,以色列当然不肯放弃。以色列和叙利亚边境南端巴勒斯坦境内的太巴列湖和以色列约旦边境向南流的约旦河,构成了巴勒斯坦地区唯一的陆地淡水水源,堪称巴勒斯坦的“生命之源”在错综复杂的的中东地区水资源也是生存空间争夺战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东既是一快贫瘠的土地,又是一快富饶的土地,所谓贫瘠是它浩瀚无垠的沙漠,所谓富饶,则是这快土地所埋藏的巨量石油和天然气。
谁也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
目前,在中东所有的国家中,谁也没能力和以色列单挑,就是联合起来也不是精明的以色列人对手,几次的中东战争证明也这一点。
巴勒斯坦至今仍为收复被占领土和恢复合法的民族权利而斗争,以色列当然不愿意放弃占领的土地,双方恢复和谈的希望及其渺茫。
历史早已昭示人们,诉诸武力不是解决冲突的出路,战争只会给双方造成更深重的灾难。
停息战火,铸剑为犁驱除暴力,远离苦难,这不仅是中东的希望也是世界的责任。
现在的双方激烈交火给和平进程增添了新的变数,没有和平,双方都将失去一切。
但是,目前我们看不到和平的迹象,以色列要生存,而周围都是对其充满敌意的阿拉伯国家,这些国家恨不能将以色列彻底毁灭,仇恨会代代相传一直压在心底,阿拉伯国家大都有这样的传统,血和火也许会延绵下去。
就是以色列单方面迫于世界各方面的压力愿意停火,巴勒斯坦方面也不会停火.巴勒斯坦虽然是弹丸小地,但政治派别多如牛毛,在一些大派别之下,还衍生出名目繁多的分支派系和武装组织.其中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主要有五大派别,即法塔赫,(巴勒斯坦解放),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杰哈德(伊斯兰圣战组织),人阵(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和民阵(解放巴斯勒坦民主阵线).
其中已经逝世的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根据变化形势变化,逐步改变了强硬政策,立场趋于温和,务实,主张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同意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基础上和平解决阿以冲突.
近年来遭受重创的哈马斯也开始调整强硬立场,但在2006年初,执政多年的法塔赫意外地败给首次参选的哈马斯后,两派武装人员和支持者发生激烈的武装冲突.
伊斯兰圣战组织是一个激进组织,反对巴意和平谈判,主张通过圣战结束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所以一直频繁地袭击以色列.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也是一个极端的激进组织,反对一切形式的政治解决中东问题,主张武装斗争是对敌斗争的唯一有效手段,与巴解组织严重分歧,故此,也以残酷的手段对付以色列.
解放巴斯勒坦民主阵线相对人员少,但是一直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主张武力解决以色列,所以每次对以色列的袭击中都有它的成员参与.
综上所述,一个国家有如此之多的政治派别,且各自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因政治主张各不相同互相仇视甚至发生武装冲突,不能团结起来用和平的方式谈判解决国家的困难,而是各自为战,和平的阳光将会永远照不到这个血雨腥风的灾难地区.
改变了强硬政策,温和,务实,主张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同意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解决同以色列关系的法塔赫无疑是一个先进的组织,但受其他派别的掣肘打击,现在他依旧是无能为力.不解决激进分子的激进举动,也许中东的战火还将会无情地燃烧.
当前,在残酷的冲突中以色列会占据绝对的上风,就是巴勒斯坦各个派别抛弃前嫌团结起来,同心协力对付以色列,也不是以色列的对手,除非他们采取温和政策坚持土地换和平的阳光政策,但是,政治主张绝对不同,且宗教与政治不分家的各个派别会这样合作吗?这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在这里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它支持以色列其实是与叙利亚、伊朗等角力.
当前的局势除非国际社会出于公正的态度,不偏袒任何一方进行强烈干预,用和平的手段从政治上解决巴以冲突,解决巴以冲突的钥匙其实就掌握在双方手中,只要和平的意愿成为巴以双方全体人民的共同诉求,以和平理性代替偏激冲动,以宽容理解代替仇恨,以协商代替刀兵相见,和平才能够实现.否则,中东的枪炮声会一直响下去。永远也看不到和平的曙光

其他答案(共6个回答)

  • 评论:巴以冲突中的军事问题
        关于中东问题,至今已经发表了无数的文章,讲了无数的话。但是很少有从军事角度切入去思考问题的。事实上,巴以冲突中的军事问题,对巴以这两个经历过长期战争磨砺的尚武民族来说是很重的。下面我想从军事上来谈谈中东问题。
      耶路撒冷问题
      9月以来的巴以冲突,就是因为以色列强硬派领导人沙龙去东耶路撒冷而引发的,上一次危机也是因为在耶城修了一条旧隧道引发的。那么耶路...

    查看全部>>

    评论:巴以冲突中的军事问题
        关于中东问题,至今已经发表了无数的文章,讲了无数的话。但是很少有从军事角度切入去思考问题的。事实上,巴以冲突中的军事问题,对巴以这两个经历过长期战争磨砺的尚武民族来说是很重的。下面我想从军事上来谈谈中东问题。
      耶路撒冷问题
      9月以来的巴以冲突,就是因为以色列强硬派领导人沙龙去东耶路撒冷而引发的,上一次危机也是因为在耶城修了一条旧隧道引发的。那么耶路撒冷在整个阿以问题中所占的比重到底有多大呢?实际上是非常大的,可以说占整个阿拉伯与以色列问题的一半以上。这就是耶路撒冷的地位。
      耶路撒冷根据1947年的联合国决议,是处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家的边界上,即是一种中立化的状态。耶路撒冷本身无论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旅游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从历史文化和旅游的价值看,它既相当于中东的罗马和中国的古城西安;可是从战略地位看,它又远远超过了这两个城市。耶路撒冷在南黎巴嫩山系纵轴线的中央,北面是撒马利亚山地,周围都是一些山丘,它自身的标高是海拔790米,站在耶路撒冷城区的周围,如果用火炮增程炮弹只要打50千米左右,就可以打到地中海海边;同时距以色列特拉维夫国际机场40千米,距特拉维夫城52千米,完全可以用火炮控制。换句话说,如果在耶路撒冷周围的群山上建筑大型火力点,就可以控制以色列最重要的政治、经济、科研、文化中心。反过来,耶路撒冷到死海谷地12千米,如果整个耶路撒冷地区被以色列军事控制,整个约旦河以西完全就被它的火力所压制了。另外,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从地形看,西面有一个很狭窄的沿海平原,东面山地海拔标高都是700~800米。所以,控制这些山地对以色列非常关键。以色列通过四次中东战争,在北面已经控制了海拔1000多米的戈兰高地,北部就获得了安全,同时由于以色列与埃及签署的和平协议,整个西奈半岛的非军事化,使得以色列获得了200千米左右的安全纵深,因为埃及不可能把重武器运到西奈。这样,以色列北面和南面都是非常安全的,只有中腹的耶路撒冷一直地位未定,所以就成了以色列的心腹大患。
      耶路撒冷周边有很多石灰岩质的山丘,可以设想,如果以色列在某一次战争中丢失了耶路撒冷,被对方在周边的石灰岩山丘上修筑了永久性的工事,使用坑道、环形防御和火力点的互相支撑,那以色列要想再攻占耶路撒冷,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因为它与加沙的平原地带不一样,山地是易守难攻的,尤其不利于大规模的装甲部队作战。所以,以色列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以色列议会最近也通过了决议,任何关于耶路撒冷问题决议,都要大多数的赞成票才能形成。
      阿拉伯人也认为耶路撒冷很重要。阿拉伯人只要站在耶路撒冷和它周围的地区,每个人都会产生一种深重的历史感,每一片砖瓦、每一个石块、每一片树叶都让阿拉伯人感觉非常遥远但又非常逼真的沧桑。这是一种非常复杂和奔放的历史情结。耶路撒冷既是犹太教、基督教的圣地,又是伊斯兰教的圣地。耶路撒冷城内分四个区,东北是穆斯林区,包括著名的圣殿区;西北部是基督教区;西南部是亚美尼亚教区;东南部是犹太教区。城区有非常多的宗教圣地和古迹,其中伊斯兰教和犹太教都崇拜的摩哩山的岩顶,就有伊斯兰教的岩石殿、阿克撒清真寺和犹太教的哭墙。巴勒斯坦人把这次与以色列的斗争称为“阿克撒”,证明有非常深刻的历史感。
    巴以冲突的三个阶段
      当时阿拉伯和以色列的战争,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1948年5月以色列建国,当天阿拉伯国家就联合向以色列发动了进攻。从这一天起,一直到1973年10月的中东战争的整个阶段,是阿拉伯国家的联合正规军与以色列的国家武装力量进行对抗。这一阶段的特点通过四次中东战争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至,就是双方复杂的武器系统、众多的军队、机动部队、空军、电子手段以及以色列比较灵活的战略战术之间的对抗。经过这一阶段的对抗,可以说双方都明白了:以色列是不能被常规战争消灭的,前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是越打越大,第四次表面上是打成了平手。但阿拉伯国家都清楚,如果没有前苏联的武器和教官的支援,没有阿拉伯国家特别团结一致的的行动的话,是不可能打成接近平手的。同时,以色列也清楚了,他们也不可能通过一次常规战争达到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的安全问题。双方从国家的角度终于意识到,谈判可能是唯一的出路。当然,这种谈判是建筑在军事实力基础上的。
      第二阶段:一谈判马上就凸显出了巴勒斯坦问题。当时在以色列占领区有80~100万巴勒斯坦人,流散到阿拉伯各国的还有80~100万左右。那么这些人怎么办?当时根据联合国1947年的协议,是应该承认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以色列国,一个是巴勒斯坦国。那么以色列占着巴勒斯坦国的地方,也占了一些埃及、约旦和叙利亚的地方。当然这些地方最早属于奥斯曼帝国,后来又属于英国。英国在其军事力量衰落后撤的时候,非常巧妙地制造了由于地域划分所形成的民族矛盾。其中就有巴勒斯坦问题。这时候以阿拉法特为象征的巴勒斯坦各种解放组织的联合,“法塔赫”是其中的一个最大的组织了,开始了单独与以色列进行武装斗争。表面上看,以色列的国家军事力量与巴勒斯坦的军事力量是非常悬殊的,在阿拉伯联合军队在对以色列作战时尚且很吃力的情况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既没有空军,也没有重型的装甲部队,就是分散在黎巴嫩的一些难民营中的年轻人,怎么能与以色列军队交手,并通过武装斗争得到应有的国际承认呢?可是,由于这些武装利用历史上宗教地下组织传统的军事化所采取的一些行动,不断骚扰以色列的边境和内腹。使得以色列不得不在1982年发动了一次进攻黎巴嫩的常规战争,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第三阶段:表面上看,这次行动赶走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贝鲁特西区和南区的军事力量和地工指挥中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哈马斯”组织又出现了。虽然以色列建立了一个在黎巴嫩南部外伸的军事安全区,但并没有获得军事安全。而且赶走了阿拉法特,却造成了巴勒斯坦另外的一些军事组织、地工组织、“极端组织”有了一定的发展空间。这些组织在与黎巴嫩基督教民兵的斗争中渐渐获得了优势,又获得了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军事和财政支持。结果仍然形成了对以色列很严重的军事安全问题。最后以色列也明白了,阿拉法特对以色列是非常重要的,以至于以色列的情报机关从原来想暗杀阿拉法特到现在要保护阿拉法特。最终与阿拉法特达成了一系列和平协议,结果就是以色列分阶段地撤出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还有北部的一些定居点。这样,巴勒斯坦并没有通过阿拉伯国家联合的军事行动也达到了相应的目的。这一结果引起阿拉伯国家的深思:对付以色列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巴以冲突的四个梯度
      到现在,既使是阿拉法特想要停火,想要和平,想要维持中东一系列的和平协议,但另外一些组织,在阿拉法特离开黎巴嫩后,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系统。这种系统的建立,即使以色列消灭了“哈马斯”的指挥机构,阿拉法特关押“哈马斯”主要成员,但能否消除这些组织在以色列占领区的“极端行动”都是疑问。
      现在看来,巴勒斯坦的地下抵抗组织绝对不是一家,也不是几家。从现在看来,巴勒斯坦已经变成了一种人民战争的状态。巴勒斯坦的斗争方式,让人回忆起当年中国抗日战争时的许多斗争方式。当时的抗日战争,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有很多块,有晋察冀、晋冀鲁豫、山东、太行太岳等等,由于山脉和敌我形势的分割,形成了很多根据地。每个根据地都根据自己不同的特点,采取了不同的斗争方式。比如冀中、冀东由于平原比较多,就采取了地道战;山东根据地由于有一些清华大学的学生制造了大量的炸药和引信,就比较多地使用地雷战;在吕梁、太行一带的根据地,就较多地采取了伏击战;巴勒斯坦现在这个样子,也趋向于合法斗争、准军事行动、地工行动、敢死攻击等多样化。这也是由巴勒斯坦村镇的分散、居民的部落、部族化所产生的。整个态势是:用周边阿拉伯国家的武装力量,象斗牛的红布一样,吸引以色列的国家武装力量。象埃及有了F-16飞机、M-1坦克,沙特有F-15、F-16、空中预警机和地地导弹,面对这些阿拉伯国家先进的武装力量,以色列必需保持它空军的强大,电子、导弹系统也要保持领先,同时以色列还要警惕和预防阿拉伯国家的地对地导弹,还要进行核、生物、化学防护的研究,这样以色列必需要保持一个很大的国家的武装力量体系,包括军工、科研、人材等等。这是阿拉伯国家针对以色列进行人民战争的第一个梯度。
      第二的梯度就是:为了对付巴勒斯坦国的“法塔赫”这样武装,以色列还必需保持一种准军事力量(如特种部队、警察部队、情报系统)来警戒巴勒斯坦国的武装。
      第三个梯度就是:以色列还要对付如“哈马斯”这样攻击性很强、很活跃的、敢死性的“极端组织”。第四梯度是:要对付扔石块的巴勒斯坦少年。由于这些少年天天与以色列的接触,他们对以色列的了解远远超过了阿拉伯国家的军事情报系统,如果他们再采取一些敢死行动的话,并不需要高技术装备,只是年轻人的血气之勇。
      这四个梯度:使以色列的军事资源分配产生了很大的问题。
       谢谢  先一 先生
         2000年12月22日 20:51 
    
  • 一 边是,理性的生意人,为了利益,,在精打细算,,
    一边是 ,狂热的宗教分子,为了真主,在呐喊,,,
    谁都不会后退,后退,意味着,利益的丧失,和对真主的背叛,不可调和 .
    
  • 以色列领导人真是“滑得可以” 
     发贴者:akaaaa  2006
    08
    15 10:36 来源:军事-东方军事快讯 点击:6520次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    出尔反尔”的以色列,虽然面子上“不太好看”、却也足见其“处心积虑”   在昨天的点评中,在有关“中东冲突”部分,我们曾经讨论过以色列内阁的“集体秀”,东方评论员认为,在以色列舆论“大都”不满以色...

    查看全部>>

    以色列领导人真是“滑得可以” 
     发贴者:akaaaa  2006
    08
    15 10:36 来源:军事-东方军事快讯 点击:6520次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    出尔反尔”的以色列,虽然面子上“不太好看”、却也足见其“处心积虑”   在昨天的点评中,在有关“中东冲突”部分,我们曾经讨论过以色列内阁的“集体秀”,东方评论员认为,在以色列舆论“大都”不满以色列军队“打得不够狠”的心态下,在国际舆论“强烈要求”以色列立刻停火的背景中,以色列安全内阁召开那种意在讨论“是否需要”扩大军事行动规模的内阁会议,本质上都是在“做秀”。   此外,我们对以色列内阁“集体做秀”意图、也给出了我们的观点:   第一,以色列内阁既是“秀”给要求立刻停火的“国际舆论”之“新闻媒体”看的、也是“秀”给对以色列军队战绩“很差”强烈不满的以色列民众看的、更是“秀”给“国际舆论”之“各大国政府(包括美国政府)”,“秀”给真主党武装、及其背后的叙利亚、伊朗看的、意思就是因为以色列“够克制”、没有进行大规模地面进攻、所以才战绩欠佳的;   第二,以色列也是在借“做秀”之机警告“各大国(包括美国)”:以色列“有意”进行大规模的地面行动、去赢得这场战争,如果华盛顿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新中东”、且敢于配合的话。   第三,以色列内阁“集体做秀”、是为进一步发出强硬的“战争升级信号”做好铺垫。事实上,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正是在“上面两点”的基础上,以色列安全内阁在9日的会议上顺势做出“早就想实行的”“增兵并扩大对黎军事攻势计划”。   ●以色列领导人真是“滑得可以”!也“滑得可怜”!   然而,经过“集体做秀”好不容易才发出强硬的“战争升级信号”、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以总理奥尔默特就决定“暂停执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表面上看,这未免过于儿戏了一点儿,但是,如果考虑到大国已经纷纷“或明(美法英)、或暗(中俄)”地介入之事实,东方评论员也不得不赞叹以色列领导人几句:真是“滑得可以”!不过,就其用心而言,也“滑得可怜”!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以色列“扩大战争规模”的决定,是以色列安全内阁以内阁会议的方式,经过认真的辩论、最后再经过“谨慎表决”、好不容易才做出的重大决定。   然而,就在国际、国内舆论都在猜测以色列军方“何时”大举进攻黎巴嫩南部、以绝对优势兵力对真主党武装进行致命一击的时候,以色列政府却突改初衷,出乎“国际舆论”之意料地来了个“暂停执行”的“大变脸”。   在我们看来,值得强调的是,以色列的“变脸”,是在真主党领袖公开要求阿拉伯人“立刻离开”以色列城市、从而摆出一副真主党不仅不怕以色列的大规模进攻、也准备大规模攻击以色列的强硬姿态后,才做出的。   显然,就“时间”的先后而言,本来就对奥尔默特政府的“战绩不佳”与“强硬不够”心怀不满的以色列主流民意,是很容易将其“变脸”视作软弱而不是政府所解释的“给外交努力一点时间”。   有分析人士就指出,在战场上、“摔炸弹”以色列就没有讨到便宜,现在“摔口水”,获得“加分”的仍然是真主党。作为美国中东利益的棋子,以色列的被动由此可见一斑。   ●就“支持率”而言,奥尔默特内阁这样做无疑是在“玩火”   事实上,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以色列民众对这场“不对称”战争的支持率极高,并相信凭借本国军队的绝对技术优势,最终肯定能取得这场战斗胜利。因此,因拒不停火、且又战绩不佳,以色列现政府正受到来自国内外舆论的双重夹击。   我们注意到,在以色列民众的“为什么占绝对优势的以色列国防军却和一支民兵武装打成这般模样”的“强烈质疑”下,因继承“强人”沙龙之衣钵、才得以高票当选的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及其执政联盟的支持率正在直线下滑。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根据以色列《国土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48%的被调查者对奥尔默特的表现感到满意,而在以色列对真主党进行打击的初期,其支持率曾超过75%;佩雷茨的支持率也由65%锐减到37%。   ●以色列内阁的“大变脸”不那么简单!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政府的“出尔反尔”在可以部分平息国际舆论强烈不满的同时,必然更加为国内舆论所“不齿”,就“支持率”而言,以色列历届政府中“军事色彩”最淡、“强硬形象”最需要得到证明的奥尔默特内阁、这样做无疑是在“玩火”。可以肯定的是,这时候“玩火”当然不符合奥尔默特的个人利益、也不符合以色列“执政联盟”的“个人利益”。   非常清楚,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以色列内阁的“大变脸”不那么简单!   ●“出尔反尔”的以色列,虽然面子上“不太好看”、却也足见其“处心积虑”   不过,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以色列政府的这番“出尔反尔”主要是侧重于对“外压”的反应,虽然面子上“不太好看”、却也足见以色列人的“处心积虑”:在种种迹象都表明“中东冲突”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几个月来,特别是“巴以、黎以冲突”一个多月后,事实证明华盛顿既“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弥合欧洲(法国)间的缝隙、也不能有效阻止“中俄”幕后布局的情况下,以色列的“出尔反尔”显然出于两层目的:   其一,东方评论员认为,以色列决策层的这种做法显然是在向华盛顿决策层公开申请“战争升级许可证”。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说过,以色列内阁“做秀”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明示“没能进行大规模地面进攻,就是以色列战绩不佳的主要因素”。因此,如果美国人继续拒绝发放“许可证”,那么,由于美以间的特殊关系,在以色列暂时不能公开背离美国的情况下,对以色列民众而言,有一个道理也就容易想明白了,那就是:以色列军队战绩不佳的责任就不能只记在以色列政府的头上;   对华盛顿而言,在“责任”的问题上同样需要弄清楚,那就是:美国的“新中东”能否成功,责任也不能记在以色列政府的头上。   总之,仍然是那句话,以色列耍这个滑头、“分清”责任,还是想得到那张“许可证”。不可否认的是,如果站在以色列内阁的角度去看问题的话,那么,扩大军事行动规模、甚至升级战争、是符合其“近期利益”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就是以色列政府“滑得可以”的地方。   ●以色列“滑得可怜”的地方   其二,就在利用华盛顿为战事不利“背黑锅”、以色列表现得“滑得可以”的同时,作为华盛顿的“中东钢钉”,美国人的枪子,依靠华盛顿的以色列在耍这种“滑头”的时候,显然也是有限度的,在中东的力量暂没有形成“新的平衡”之前,以色列是不能超越其“美国代理人”之角色的,因此,以色列还必须在关键时刻为美国人当“托儿”。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法国总统公开声称“不包括立刻停火内容的协议是‘最不道德的’”、并威胁“准备提出法国人自己的协议”,从而与美国的分岐公开化之后,以色列就更得为美国人当“托儿”了,华盛顿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得拿以色列这个“托儿”的“托词”当牌打了,这也是以色列虽“滑”却“令人觉得可怜”的地方。   随着“天理不容”的掷出,可以这样说,北京似乎也已经发出了“准备出手”的信号   在我们看来,值得注意的是,埃及总统的“这番指名道姓”、恰恰发生在美国的“新中东”面临破产,各方为联合国决议案的“三个关键条款”争吵不休,特别是中国中东特使正准备登门拜访、伊核危机也准备悄然升级之际;还发生在以色列内阁“集体做秀”、且“放话”扩大军事行动规模之际;   显然,这就是说,埃及总统是在“方方面面”的神经 得最紧的时候“公开警告”美以、并发出“埃及正在反省亲美政策”之信号的。   ●对中国外长李肇星的那句“鲜血不会白流”应该有了更深的顿悟   在之前的点评中,东方评论员就一再强调,与已经是“中东和平进程” “既得利益者”的“欧美”不同,在“中东和平进程”的问题上,不论是被淹没在联合国“这一方”的“群众演员”一中国,还是虽然身为“中东四方小组”中的一方、却被视为“配角”,说话没人听的俄罗斯,在极其复杂的“中东矛盾”下,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等待机得会。   事实上,这也正是“美以”费尽一切心思、施展包括“轰炸致死联合国中国籍维和观察员”等手段,要将中俄“提前拖进”中东冲突的心机之所在;也是在这个问题上、对“美以”的做法心知肚明、从而也巴不得借美以之手、将欲与“欧美”争夺“中东和平进程决策权”的中俄“提前淹没在”中东矛盾之中的原因;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更是同样有人被轰炸致死,但在反应上,欧洲国家却比中国软弱得多的原囚。   经过我们对中东冲突的“连续跟踪”,相信大家对中东冲突背后的“极其复杂”已经有了充分地了解,也对中国外长李肇星的那句“鲜血不会白流”应该有了更深的顿悟。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这句话的最准确的解读就是“时机未到”这四个字。   ●美国的中东政策已经开始给人一种“被人随时一掌”就可击得粉碎的感觉   值得指出的是,历史上,埃及是出于“理想层次的利益”高兴泛阿拉伯大旗、带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血战的;却是出于“现实层次的利益”才成为美国最重要的阿拉伯盟友,才敢于冒被阿拉伯国家视为叛徒、并一度被开除出阿拉伯联盟的巨大代价、成为与以色列第一个建立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埃及对美国人的重要性,从美国每年援助埃及的几十亿美元中就能看出。真实的情况就是,埃及每年接受的美援、与美国费尽心血精心打造的中东钢钉一、外 列竟然是“不相上下”。   显然,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国家、其总统却在“方方面面”的神经 得最紧的时候“公开警告”美以、断定美国的中东政策不可能实现,从而发出“埃及正在反省亲美政策”之信号、其冲击力是不言而喻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正是在这一冲击下,华盛顿中东政策的一个“重大工程”一大中东民??色列分裂阿拉伯国家、再以阿拉伯国家制衡阿拉伯国家,并以逊尼派围剿什叶派, 卞口[(过程*中在中东地区广播民主之花”,已经“开始”承受了一种“有可能土崩瓦解”的正面冲击,美国的中东政策已经开始给人一种“被人随时一掌”就可击得粉碎的感觉。   ●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沙祖康先生赫然用上了“天理不容”这四个字   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在这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黎巴嫩局势的特别会议上,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中国代表团团长沙祖康先生在谴责“如此大规模、系统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时、赫然用上了“天理不容”这四个字。   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尽管沙祖康先生掷出了“天理不容”,但是,只要我们仔细看看就不难知道,他并没有将“天理不容”扣在哪个的头上,换句话说,造成“如此大规模、系统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的是黎以冲突中的双方、沙祖康先生掷出的“天理不容”这四个字、实际上仍然是在各打五十大板。   ●随着“天理不容”的掷出,可以这样说,北京似乎也已经发出了“准备出手”的信号   不过,结合中国政府的“鲜血不会白流”、与强烈要求“立刻停火”,我们绝对不难看出,沙祖康先生在掷出“天理不容”的时候,是朝哪个方向“用劲儿”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埃及这个重要的阿拉伯国家发出“反省”的信号之后,在终于等来了阿拉伯国家对美国中东政策产生“绝望、受挫和极端主义的情绪不断蔓延”的感悟之后,随着“天理不容”的掷出,可以这样说,北京似乎也已经发出了“准备出手”的信号、准备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公开担任“重要角色”了。   ●北京将以“公正人”的形象, “切进”中东和平进程之中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的中东特使仍然可以到包括以色列在内的“所有重要中东国家”去“转悠”,且与主要当事国一以色列的“对话层级”在一点点升高,这就是说,在阿拉伯人“公开认定”美国等西方国家“信用不再”的同时,北京将以“公正人”的形象, “切进”中东和平进程之中。
    老山猫 | 18-02-13 667 145
  • 第一感觉——麻木。第二感觉——还是麻木。天天闹看都看烦了。
    可以说巴以都是仇恨的囚徒。
    在一次次的冲突和屠杀中,在不断被累加、堆砌起来的“仇恨牢狱”中,巴以双方都成为了仇恨的囚徒。巴以双方都在重复玩着一种比谁敢死拼到底、比谁不是是胆小鬼的“开车对撞”游戏,谁都不肯示弱,谁也不能示弱。
    巴以双方的冲突症结就是双方如何减少和稀释仇恨。可仇恨——是一种多么美妙诱人的东西。拿起它,运用它,膨胀它,崇...

    查看全部>>

    第一感觉——麻木。第二感觉——还是麻木。天天闹看都看烦了。
    可以说巴以都是仇恨的囚徒。
    在一次次的冲突和屠杀中,在不断被累加、堆砌起来的“仇恨牢狱”中,巴以双方都成为了仇恨的囚徒。巴以双方都在重复玩着一种比谁敢死拼到底、比谁不是是胆小鬼的“开车对撞”游戏,谁都不肯示弱,谁也不能示弱。
    巴以双方的冲突症结就是双方如何减少和稀释仇恨。可仇恨——是一种多么美妙诱人的东西。拿起它,运用它,膨胀它,崇拜它!生活在仇恨牢狱中的人们,象美食一样品尝它。对于对立双方的人们来说,仇恨是世界唯一的关键词;对于政客来说,妙用仇恨是迅速获得权力和执政合法性的通途。仇恨象遗传密码一样在世代之间传承。仇恨还可以使人活得精神抖擞、目露凶光。
    以色列这是要让巴勒斯坦跪着求生。
    巴人的生存绝望感、屈辱感主要是以色列人造成的。于是巴人就疯狂地用人体炸弹,绑架来解决问题。
    中日双方又何尝不是生活在仇恨之中呢?中国最恨的不是殖民,而是儿子打了老子,小兄弟打了昔日的老大,这种民族的屈辱感比死上多少多少人来得更猛烈。精神上的侮辱远比物质上的缺乏更令人绝望、更令人痛恨、更令人永世难忘。
    可仇恨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伟大的毛主席曾经说过:“天下是经济第一,其他东西第二.....吃饱了饭可以开会上课,不穿衣服东西就要冻死......”虽然他老人家说过后就忘了,不过这有远见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而巴人现在是真正的连饭都吃不饱,伸着手向国际要救济。
    这是民族智慧的问题,巴人没有这种民族智慧,当然也可能看不到老人家的讲话。所以他们现在还是挨饿,还是被屠杀,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 落后就要挨打!想到以色列我就想到日本跟周围所有邻国的领土争端。想到了当年的秦国。
    江主席说得好,我们不搞什么实力主义,用实力来压迫别人,但
    我们必须有实力!!!!!
    CT来的小炮兵 | 18-02-13 594 135
查看更多其他答案(1)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军事相关知识

  • 社会热点
  • 社会民主

相关资料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
报告,这不是个问题
报告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