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知识人 爱问共享资料 医院库

巴西车手塞纳是谁?

首页

巴西车手塞纳是谁?

怎样死的?

提交回答

全部答案

    2007-01-26 18:18:33
  • 怎么能这样说呢…………
    他的死是赛车史上永远的痛

    schumi...

    2007-01-26 18:18:33

  • 2007-01-26 11:19:25
  •   引用:1994年5月1日14点18分,F1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第七圈tamburello弯道,时速三百公里的FW16突然间脱离了既定轨道,一声沉重的巨响中撞击在混凝土护墙上支离瓦解,那个黄绿色的头盔无神地垂落一旁,鲜血在狭窄的单座车舱里急速蔓延……10年之后,曾亲历那个黑色五·一的《队报》记者菲利浦·布鲁内尔对于发生在伊莫拉的每一幕记忆犹新:出奇闷热的天气,接二连三的不详预兆,塞纳的最后一战。
         本能始终在敦促他放弃。“赛道很滑而且没有足够的散热”,“这部车难于驾驭,极不稳定”,赛前他对家人、车队、媒体不止一次地提到自己的担忧。然而,退出对于太多人来说无法想象。电视频道、赞助商、埃克莱斯通……千丝万缕的商业利益似乎早已封堵了回头的路,况且退出比赛意味着招认自己的恐惧、消褪塞纳的传奇色彩。
      在新手兰岑博格试车时丧命后的第一时间,他赶到了出事的弯道,与当时的目击者交谈,悲痛和茫然清晰地写在那张平素安详的面孔上。一天之后,双眉紧锁、脸色惨白的他依然坐在了FW16里,不住地摆正那个黄绿色头盔,右手食指朝向天空的动作像是在召唤紧要关头总会为他指明方向的上帝。
         头颅创伤、动脉爆裂、输血、气管切开和心脏按摩都只是杯水车薪,在紧急运送这具灵魂正在悄然离去的躯体前往临近博罗尼亚医院的直升机上,鲜血从他的鼻、口腔、耳朵湍湍流出,手术已无济于事,两小时之后进入了深度昏迷的塞纳踏上了魂归的最后一程,为他行临终礼的教士说他乌黑的双眸似乎从未熄灭。
      死亡时间——1994年5月1日18点40分。 加一句我自己说的:当时的塞纳不是一般的强,就连舒马赫都是他的FANS。

    wolf

    2007-01-26 11:19:25

  • 2007-01-26 11:17:42
  •   1994年5月1日14点18分,F1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第七圈tamburello弯道,时速三百公里的FW16突然间脱离了既定轨道,一声沉重的巨响中撞击在混凝土护墙上支离瓦解,那个黄绿色的头盔无神地垂落一旁,鲜血在狭窄的单座车舱里急速蔓延……10年之后,曾亲历那个黑色五·一的《队报》记者菲利浦·布鲁内尔对于发生在伊莫拉的每一幕记忆犹新:出奇闷热的天气,接二连三的不详预兆,塞纳的最后一战。
         本能始终在敦促他放弃。“赛道很滑而且没有足够的散热”,“这部车难于驾驭,极不稳定”,赛前他对家人、车队、媒体不止一次地提到自己的担忧。然而,退出对于太多人来说无法想象。电视频道、赞助商、埃克莱斯通……千丝万缕的商业利益似乎早已封堵了回头的路,况且退出比赛意味着招认自己的恐惧、消褪塞纳的传奇色彩。
      在新手兰岑博格试车时丧命后的第一时间,他赶到了出事的弯道,与当时的目击者交谈,悲痛和茫然清晰地写在那张平素安详的面孔上。一天之后,双眉紧锁、脸色惨白的他依然坐在了FW16里,不住地摆正那个黄绿色头盔,右手食指朝向天空的动作像是在召唤紧要关头总会为他指明方向的上帝。
         头颅创伤、动脉爆裂、输血、气管切开和心脏按摩都只是杯水车薪,在紧急运送这具灵魂正在悄然离去的躯体前往临近博罗尼亚医院的直升机上,鲜血从他的鼻、口腔、耳朵湍湍流出,手术已无济于事,两小时之后进入了深度昏迷的塞纳踏上了魂归的最后一程,为他行临终礼的教士说他乌黑的双眸似乎从未熄灭。
      死亡时间——1994年5月1日18点40分。

    有来无回

    2007-01-26 11:17:42

相关推荐

正在加载...

爱问推荐

  • 1-20
  • 21-40
  • 41-60

热点检索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返回
顶部
帮助 意见
反馈
关注
爱问

关注爱问微信公众号,开启知识之旅,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资讯。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