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法律

他一直都在工作,在假期的时候,他哥哥一叫他,他就去,就算没钱,也都要把电瓶车卖掉,而我了,打胎的时

他一直都在工作,在假期的时候,他哥哥一叫他,他就去,就算没钱,也都要把电瓶车卖掉,而我了,打胎的时候,我叫他不要卖,他就没卖,但他没有遵守诺言,说2点钟去医院,还没去,说我们一起,但还是要等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去的,打胎的钱,也是他筹够的。 我是... 他一直都在工作,在假期的时候

查看全部>>

他一直都在工作,在假期的时候,他哥哥一叫他,他就去,就算没钱,也都要把电瓶车卖掉,而我了,打胎的时候,我叫他不要卖,他就没卖,但他没有遵守诺言,说2点钟去医院,还没去,说我们一起,但还是要等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去的,打胎的钱,也是他筹够的。 我是... 他一直都在工作,在假期的时候,他哥哥一叫他,他就去,就算没钱,也都要把电瓶车卖掉,而我了,打胎的时候,我叫他不要卖,他就没卖,但他没有遵守诺言,说2点钟去医院,还没去,说我们一起,但还是要等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去的,打胎的钱,也是他筹够的。
我是埋怨他,不陪我,为什么他哥哥叫他去,他就去,他就不能找个理由不去嘛。没打胎的时候叫他问他哥哥借钱,他说,不好意思,说的那么轻描淡写。说,还有几周嘛。医生说胎儿都有手有脚了,都那么大了。医生给我打电话,说你这周不来,下周我只能给你做引产了。他说,医生乱说的。
这周做流产的时候我哭了整整一个小时,我对自己说如果我现在身上有钱就好了,就不用求别人了,自己都可以去。

全部答案(共1个回答)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法律相关知识

  • 法律咨询
  • 法律

相关资料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
报告,这不是个问题
报告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