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医院库
首页 >
医疗健康
传染科

谁能治好我的肝炎?

我患慢性乙肝已经有4年了 其间一直在治疗 但是要不就是没效果要不就是效果不明显 现在我在服用转阴国药 但是都一年多了 只是病毒转阴了 大三阳没有什么变化 我很着急 我是个大学生 马上就要面临毕业找工作 现在各单位对这项非常严格 我想问问谁能在这有限的一年里 把我的病治好 要是有

查看全部>>

我患慢性乙肝已经有4年了 其间一直在治疗 但是要不就是没效果要不就是效果不明显 现在我在服用转阴国药 但是都一年多了 只是病毒转阴了 大三阳没有什么变化 我很着急 我是个大学生 马上就要面临毕业找工作 现在各单位对这项非常严格 我想问问谁能在这有限的一年里 把我的病治好 要是有那家医院愿意为我免费治疗我愿意为他们做广告.要是不行  如果价钱合理 我也愿意治疗 因为我家为我治病 这几年已经花了很多钱了 

全部答案(共5个回答)

    2016-04-03 00:51:35
  • 您好,根据您所述的情况,大三阳是可以治好的,你这些年只是没选对适合自己的方法而已,鉴于你马上就毕业找工作了,那么治疗还真得尽快的,太原七院的治肝的细胞疗法治肝病效果很好,本院肝工程目前有援助的项目主要是对山西及周边的患者,如果感兴趣,可以点击按钮问我。
    自-浮生未 | 2016-04-03 00:51:35 158 76 评论
    0/300
  • 2005-04-13 22:03:19
  • 我有一种治疗肝病的特效药,属纯中药制剂,没有副作用,如果相信请和我联系。QQ 7
    hbqsj | 2005-04-13 22:03:19 131 82 评论
    0/300
  • 2005-04-06 15:50:43
  • 在我们中国,以至在全世界现在都没有特药能够治疗这种病,因为我也是这种病,我也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现在找工作都不好找,别人不要,我还在找呢,你呢,是大三,最好现在好好休息,注意一些,这种病养好就行了,不要一味追求转阴,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有,但是少得可怜啊,不要相信啊,以后找工作,就找一些小型的单位,不用体检的,或者检查的时候不去,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们同怜相怜,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愿意和我...

    查看全部>>

    在我们中国,以至在全世界现在都没有特药能够治疗这种病,因为我也是这种病,我也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现在找工作都不好找,别人不要,我还在找呢,你呢,是大三,最好现在好好休息,注意一些,这种病养好就行了,不要一味追求转阴,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有,但是少得可怜啊,不要相信啊,以后找工作,就找一些小型的单位,不用体检的,或者检查的时候不去,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们同怜相怜,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就给我发邮件,zr22457@ ,希望我能够帮你一点点,至少在思想上,其它的就不能了,希望我们成为朋友
    语过添情 | 2005-04-06 15:50:43 159 76 评论
    0/300
  • 2005-04-05 13:42:39
  •   乙肝治疗骗局
    南方周末    2003-12-25
      中国人数高达1。2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群体,成了庸医和“假郎中”们大肆攫取不义之财的“富矿”
    □本报驻京记者  吴晨光
      从40年前乙型肝炎病毒(HBV)被发现之后,人类就一直被这个恶魔困扰着。
         “我们找不到治疗它的有效方式。”一位患乙肝17年的中国病人说,“它侵蚀你的肌...

    查看全部>>

      乙肝治疗骗局
    南方周末    2003-12-25
      中国人数高达1。2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群体,成了庸医和“假郎中”们大肆攫取不义之财的“富矿”
    □本报驻京记者  吴晨光
      从40年前乙型肝炎病毒(HBV)被发现之后,人类就一直被这个恶魔困扰着。
         “我们找不到治疗它的有效方式。”一位患乙肝17年的中国病人说,“它侵蚀你的肌体、折磨你的精神,并把你逼到一个羞于见人的阴暗角落。”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表明:全球今天共有3。5亿人生活在乙肝病毒的阴 影下;中国的乙肝病毒携带者——HBVER——约有1。
      2亿人,其中3000多万人已成为乙肝患者。“乙肝,包括其他肝炎每年会为中国带来300亿—500亿元的经济损失。”一位专家称,“而我们每年也会投入同量的资金对其进行防治。”   在著名的HBVER网站“肝胆相照”上,你可以这样的调查:治乙肝你花了多 少钱?而回答“在1万元以下”的几乎没有。
         据解放军302医院刘士敬博士调查:在1984年,一个慢性乙肝患者的住院治疗费用大约为980元;1998年升至7600元,升幅达770%。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委员、北大人民医院魏来教授称:用进口干扰素治疗乙肝,每年需2万—3万元;即使口服“比较便宜”的“拉米夫定”,一年的花费也在6000元以上。
         如此庞大的HBVER人群,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令那些庸医和“假郎中”们,发现了一个大肆攫取不义之财的“富矿”。   谎言:从“祖传秘方”到“基因疗法”    “1997年2月,在杭州的一家区级医院,我们找到了那个宣称治疗大小三阳转阴率颇高的‘ZY疗法’诊室。
      这里门庭若市,医生很自信地给排成长队的病人诊断着,而后把他们交给护士处理。看病的流程,就像机械化生产中熟练工人的操作。”   赵玉泓,《中国第一病———以1。2亿HBVER的名义》的作者,这样描述6年前她陪伴丈夫去治疗乙肝的情景。   “治疗共持续了20个月,每周一次。
      ”她说,“每次扎7针,先抽血,把血浆加入药液后再输回体内。然后,再炙6个穴位——他们把膏药贴在他的前胸和后背的穴位上。24小时之后,再用针将那里鼓起来的水疱挑破。”   这种治疗方式每月需要1000元。但最后却起到了反作用。“当这些庸医被赶出杭州时,我终于明白了:我的丈夫,还有那些排队等候诊治的人,走上了一条歧路。
      ”赵玉泓说。   20世纪90年代,宣称“可根治乙肝”的“医生”们,大多打着“祖传秘方、中草药”的幌子。之所以如此,权威人士分析认为:一是因为中药人人可开——无论是正规医生还是江湖游医;二是多种多样的中草药,经过不同的搭配组合,可演变成无穷无尽的方剂;三是大众对中草药的信赖——相当多的国人依然认为中草药可去病根,安全性高;四是中草药成本低、利润大。
         “这违背了最基本的科学常识。”北京地坛医院副主任医师、著名肝病专家蔡皓东说,“乙肝病毒是在1964年才被发现的,我们的老祖宗怎么会先知先觉地搞出治疗它的秘方来?”   今天,不少医疗机构又发布了“基因治疗”乙肝的信息。对此,解放军302医院刘士敬博士指出:乙肝的基因治疗尚处于实验室和临床前期阶段,基因的制备、载体的选择、导入技术等等都须在高技术条件、精密实验室中进行和完成,这是一般诊所和个体医院根本无法实现的。
         “目前,世界范围内公认的抗乙肝病毒的药物,只有干扰素和拉米夫定等少数几种。”中国工程院院士、北大医学部庄辉教授介绍说,“但这两类药物也只能起到抑制病毒复制的作用,并不能完全杀死它们。而且,在治疗中都还有一些副作用。”   “捕鸟”:从“软硬广告”到“专家坐堂”    一名多年从事乙肝“治疗”的江湖游医透露:他们吸引患者的第一步,是在正规的医院里承包科室。
      按照医院的等级及租赁面积的大小,承包者需要交纳一笔租金。另外,他们每年还得向医院上交一定的提成,数额大约是其利润的10%—30%。“这就好比你获得了一个捕鸟儿的笼子,”他说,“而满天飞的医疗广告,就像捕鸟的诱饵。”   今年1月,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文,规定9种疾病不能做广告———乙肝被列入其中。
      但有目共睹的是:当打开电视、翻开报刊时,“肝病克星”、“转阴率90%”等宣传广告,依然会充斥着你的耳目。   一位广告界资深人士说,按照规定,医疗广告的审批权属地市级卫生局的医政处,而后再报省卫生厅复核。在标志着获得批准的《医疗广告证明》上,应该标明:服务机构名称、专业技术内容、从业医师姓名及技术职称等。
         “容易做手脚的地方是‘专业技术内容’。经过审批的可能只有十几个字,但到了广告上,就变成了几百字———你会看到各种国家严禁使用的推广用语,如‘药到病除’、‘一盒见效’、‘无效退款’、‘保险公司承保’等承诺,或者利用医疗科研单位、学术机构以及专家、医生、患者的名义和形象作为证明。
      ”他说,“因为某些人会以回扣的方式买通审批者;有些媒体,只要给钱,它们可以不负责任地刊出任何内容。”   业内人士透露:在花费巨大成本投入硬广告的同时,一些“医生”也会利用其他手段包装自己。例如一些“义诊”,不过是他们推销药品的载体。另外,他们还会拉拢某些政府机构为自己做宣传。
      一位女专家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某单位办健康讲座时,却让她借机推广一种保肝的新药。“国家机关根本无权推荐任何药品,治疗疾病是医生的工作。”这位女专家气愤地说。   本报记者就亲眼见证了一位“名医”受到高级领导人“亲切接见”的内幕:在SARS结束后的一次庆功会上,坐在听众席的“名医”走到某位领导人身边说:“久仰您的大名。
      ”而他的助手则不失时机地拍下一张两人的合影。10天后,这张巨幅合影便挂到了该“名医”的诊所里。   没有人可以统计出每年在全国范围内像这样的“名医”的医疗收入是多少,但据上述自揭家丑的江湖郎中说,他曾有过一天收入6万元的记录,而成本不过是价值数百元的、类似于“五味子”这样的常见草药。
      而某省一家靠“专家坐堂”起家的所谓肝病专科医院,3年来已将其省内分支机构迅速扩张到了100多个。   “他们走的是巨额广告—虚假宣传—暴利—巨额广告的道路。”   302医院的一位专家总结说,“而成本全部加在了患者头上。我就见过很多为治疗乙肝而倾家荡产的人。
      ”   点开“肝胆相照”网站,那些用血泪凝成的文字就会扑面而来。“你无法想象他们经受的痛苦。”赵玉泓说,“我的丈夫已经被病痛折磨了16年,乙肝不愈又导致他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焦虑症发作时,他哭着对我说,他的头好像裂成了三瓣,缝隙里又像插进了两个鸡蛋!”   在这种状况下,病人被骗后的心情可想而知。
      “把那些庸医扔到火里,全部烧死!”有人在网上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   庄辉回忆说,2000年全国肝病专家聚集西安开会时,曾联合发出公开信,对骗人者进行严厉谴责。但时隔3年,丑陋之事仍有增无减。   他分析说,“最重要的是,整个国家对乙肝病人及HBVER的歧视,科学的声音被淹没在毫无根据的说法里。
      ”“舆论歧视和政策歧视是乙肝歧视的主要原因。”赵玉泓说,“在这种压力下,乙肝患者谁不想早日摆脱病毒的折磨?所以,他们开始拼命寻求治疗的途径——哪怕只有一线希望。而那些骗人者,正是抓住了人们的这种心理。”   胡说:“保证大小三阳全部转阴”   中国药品价格虚高,尽人皆知。
      同样,治疗乙肝的药品,其售价与成本之间也有着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差距,特别是那些进口药、新药——干扰素1支150-450元;胸腺五肽1支500元;胸腺素(日达仙)1支900元……   “医生吃药品中的回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药厂医药代表说,“按照行规,给主任医生的回扣比率大约是药品价格的10%—15%;药材科负责人的回扣比率大约是10%—20%。
      有时候,我们还要‘打点’住院部的管床大夫或普通医生。”   在利益驱动下,医生们更愿意给病人开回扣多或者价格高的药品。“3年前,当一种治疗乙肝的新药面市后,在我肝功能正常的情况下,有医生给我开处方多次让我服用它。”一位乙肝患者说,“我为此3年花了10万元。
      而这种药不能停,一旦停止,病情就会反弹。”   科学研究表明:乙肝病毒本身不会致病,而当它侵入人体之后,会寄生在肝细胞里。   “我们称之为暗藏的特务。”北京地坛医院副主任医师、著名肝病专家蔡皓东说,“病毒如在肝细胞内进行复制,会刺激人体产生不完全免疫,与病毒交锋。
      ”   据他介绍,这种免疫反应的标志物是3对抗原抗体——乙肝病毒表面抗原(HBsAg)—表面抗体(抗HBs或HBsAb)、乙肝病毒e抗原(HBeAg)—e抗体(抗HBe,HBeAb)、乙肝病毒核心抗原(HBcAg)—核心抗体(抗HBc,HBcAb)——的出现。
      HBsAg、HBeAg及抗HBc三者同为阳性,俗称“大三阳”;当HBeAg转阴、抗HBe转阳以后,同时检测HBsAg、抗HBe、抗HBc三者均为阳性,称为“小三阳”。   如果人体免疫功能健全、免疫反应良好,感染少量的乙肝病毒刺激机体就会产生乙肝病毒表面抗体。
      如果人体一次感染到较多的病毒,机体的抵抗力又较差,就会发生乙型肝炎甚至重症肝炎。   患了乙肝的人如果能被及时发现、及时治疗,大多数可以治愈,体内还会产生抗HBs。但现实是,不少人感染HBV之后没有什么症状与反应,因而就不能得到及时诊断与治疗,HBV就会在肝细胞核内不断复制,造成肝脏的病变与损害。
      这就是现今临床见到的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或病人,也就是“大三阳”患者。“这个比例大约是1/3,而乙肝转为肝癌的比率也只有1/3。”蔡皓东说,“所以,今天被很多人宣扬的‘携带者—乙肝病人—肝癌患者’这个‘三部曲’,是站不住脚的。”   在今天的一些广告中,有人大肆宣称用“特效药物”、“高精尖手段”、“创新基因疗法”等,可以“保证”使乙肝“大小三阳全部转阴”。
      蔡皓东认为这是“一派胡言”。他告诉记者,至今还没有能杀灭HBV的特效药物,但通过抗HBV、免疫调节、护肝等中西医结合的多种措施治疗,可以抑制及遏止HBV的复制,让“大三阳”转为“小三阳”。对“小三阳”患者继续治疗,使患者血液中的乙肝病毒脱氧核糖核酸消失,则提示乙肝临床治愈,但“小三阳”不会再转阴。
         有权威专家同时指出:乙肝病毒感染呈阳性的人分为4种类型——乙肝病毒感染者、乙型肝炎患者、处于乙型肝炎恢复期的人、乙肝病毒携带者。除第二种外,另外三种人群在正常环境下与他人接触,并不会传染疾病。 中国工程院院士庄辉:不存在乙肝“特效药” 南方周末   2003-12-25 □本报驻京记者 吴晨光   庄辉: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从事肝病研究近30年。
      近期主持起草了我国第一部提供肝炎防治信息的手册《中国丙型肝炎防治指南》。   骗术种种   记者:在采访中我们发现,有很多宣传治疗乙型肝炎———甚至包治各种肝炎的“特效药”,或者“特效疗法”。它们真的很有效吗?   庄辉:不可能,这是骗局。
      2000年,全国上百名肝病专家在西安开会时,就有人提出要揭穿这个骗局。会后,我们向全国发出了公开信,提醒大家不要上当。但很可惜,直到今天,“特效药”的广告依然泛滥成灾。   记者:他们的骗术有哪些?   庄辉:一是夸大效果。称经过他们的治疗,乙肝“阳转阴”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六十、七十甚至八十。
      二是低价诱惑。很多广告宣称“先治疗,后付款”,但实际上,它先给你用一部分药,说这是免费的———但只有你长期服用,才有效果。而“长期服用”的药就要花大价钱买。三是靠“医托”。虽然我没有直接看到过“医托”,但被曝光的不少。甚至有些电视、广播宣传肝病治疗的节目中,嘉宾都是“托”。
         记者:“特效治疗”采用什么方法?   庄辉:主要是在中草药上做文章。   记者:既然已经有非常权威的定论,为什么虚假宣传依然泛滥?而且很多人上当?   庄辉:首先是媒体不负责的宣传。电视报刊被利益驱动,给钱就登广告。这种虚假广告甚至做到一些权威媒体上,怎么能让老百姓不相信?   其次是中国肝病患者、包括病毒携带者数量惊人,仅乙肝病毒携带者就有1。
      2亿。“有病乱投医”,这样大的群体,不可能每个人都不被假象迷惑。   第三是社会上对肝炎病人、病毒携带者的歧视。不准上学、不让参加公务员考试等等,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为了早日摆脱苦恼,成为一个“正常人”,致使他们去寻找各种治疗方法。尤其是对那些转氨酶高的人,传统疗法难以奏效。
         对上述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有关部门要加强管理。   传统疗法的局限与希望   记者:目前对于乙肝的治疗,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   庄辉: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公认的基础疗法有两种。一是采用贺普丁治疗。每天口服一片,大约只需要十几元钱,能很快把病毒数量降下来。
      但其不足之处是:有可能使病毒变异而减低药效,也可能在治疗过程中发生病毒数量及转氨酶的反弹。同时,在停药之后,病毒可能卷土重来。   另一种方法是采用干扰素。这种方式的治愈率与贺普丁差不多,但成本较高,而且副作用比较大。   记者:有人说,谁如果能找到治疗乙肝的有效方式,可以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攻克这种病毒真的很难吗?   庄辉:确实。近年来,这个领域的研究一直没有特别的突破。其难度在于,乙肝病毒的繁殖可以通过药物进行抑制,但不能完全将其杀死。病毒平时停在肝细胞的细胞核里,停药后又会“跳出来”。   而其他类型的肝炎如丙型肝炎,就没有这种特性,所以对付它们相对容易。
       。
    1079030844 | 2005-04-05 13:42:39 164 77 评论
    0/300
  • 2005-04-05 10:05:48
  • 喝点枇杷蜜\槐花蜜试试.可能会好点
    jyswj | 2005-04-05 10:05:48 132 83 评论
    0/300

类似病状

换一换
  • 传染科相关知识

  • 预防
  • 症状
医疗健康 传染科
爱问推荐

相关资料

热点检索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
报告,这不是个问题
报告原因(必选):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