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田中隆吉为东京审判的战胜国作证,他是有良心的日本人吗?

首页

田中隆吉为东京审判的战胜国作证,他是有良心的日本人吗?

东京审判里他大胆地指正他人,但是他又曾经是特务,与川岛芳子合作过。怎么评价他这个人?

提交回答
好评回答
  • 2019-02-21 14:52:24
    1932年初,在田中吉隆、金壁辉等人参与策划制造事端引发上海“一·二八事变” 中,日本宪兵队在虹口一带查捕中国民众,而且,田中吉隆还是关东军的参谋,他干了多少坏事就难以查清了,这些都是他的罪行。
    至于在东京审判时所做的事情,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功绩,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后来去自首,这能算的上是什么功么?最多从轻发落而已,不过他的这个举动,大概多多少少能减少自己的负罪感吧。但仅凭此,恐怕不足以认定他是个有良心的人,或许只是看到其他人的罪行更甚于自己,已经触及了一个人——不论什么人——能忍受的底限了吧。

    Irma芹

    2019-02-21 14:52:24

其他答案

    2019-02-21 15:04:42
  • 一个人能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除了需要勇气,还得需要良心的支撑,你觉得呢?
  • 2019-02-21 14:54:10
  • 似乎田中家的人还不错哦

    陈松翠

    2019-02-21 14:54:10

  • 2019-02-21 14:48:56
  • 作证是他做了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不能否定他犯下的罪行!

    心慌慌的夏天

    2019-02-21 14:48:56

  • 2019-02-21 14:48:39
  •    以下是东京审判的小说: 
    法庭上出现一次又一次的骚动。
      战犯席上,板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贤二互相看了下,东条英机紧紧咬着牙,死死地盯着田中隆吉。田中隆吉谁都不看,直视着前方。
      季南看着田中隆吉:“田中隆吉先生,根据你刚才的证词,我请你直接回答我的这个问 
     
     
    题:发生在中国的‘皇姑屯’事件、‘9?18’事变、‘七七’事变、‘上海’事件,你认为,这些事件及事变都是日本策划、发动及实施的吗?”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凝神等着。
         田中隆吉停了一下,坚定地回答:“是!”   一片哗然!   季南问:“那你能告诉我以及法庭,这些战争的发动者、策划者和实施者的名字吗?”   田中隆吉点了点头,凑到话筒前:“可以!”他看了下战犯席,停了停,“他们有些人就在那边。
      ”   “那请你给我们指明一下。”   田中隆吉手一指:“他,东条英机!他,土肥原贤二!还有他,板垣征四郎!”   法庭乱作一团,媒体的闪光灯噼啪乱响。   卫勃使劲敲着法锤:“安静!安静!辩方律师!辩方律师!”   广濑一郎正皱眉想着什么,一惊后,忙站了起来,走到发言席上,看着周围,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他们都看着他。
         广濑一郎站在发言席上,闭了下眼,咬了下牙,想着什么。   卫勃皱着眉说:“广濑一郎先生,请你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有问题你就请问,要没有,请下去。”   广濑一郎清了清嗓子:“田中隆吉先生——你,是日本人吗?”   田中隆吉一愣。
         季南马上站起来:“我抗议!辩方这个问题带有明显的暗示性,他想干什么?想指责我方证人不该作证吗?”   卫勃说:“抗议有效!广濑一郎先生,请你注意你的问话方式及语气。”   广濑一郎微笑了一下:“庭长先生,我的问题有我的用意,他要是日本人的话,我想用日语来对他进行询问,这应该没什么吧?”   卫勃看着他,停了一下,皱了皱眉:“继续提问!”   梅汝璈也皱了皱眉,下巴微抬了一下,等着。
         “那我再问一遍,你是日本人吗?!” 广濑一郎恶狠狠地盯着田中隆吉。田中隆吉跟他对视起来。   季南高声道:“我抗议!辩方的提问已经带有威胁性了!”   法庭一片喧哗。   卫勃补充一句:“辩方律师!我警告你——”   广濑一郎盯着田中隆吉:“我没什么可问的了!”他径自走回了座位。
         梅汝璈的嘴角浮上了一丝冷笑。   1946年8月16日。   季南站了起来,走到发言席上:“尊敬的庭上,请允许我们传唤我们检察团的另外一个证人,中国清朝末代皇帝及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出庭作证!”   卫勃表示同意。   “带证人爱新觉罗?溥仪出庭!”法庭执行官说。
         法庭一片骚动,很多人都站了起来,翘首看向一个方向。闪光灯中,两个美国宪兵及一个苏联军官护送着溥仪走了进来。   芳子一脸惊讶,肖南也微微一探头。   闪光灯中,溥仪走到了证人席上,板垣征四郎有些不相信似的,嘴微张着,广濑一郎的眉头皱了起来,忙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又在纸上记着什么,纸条被传了下去。
         季南对溥仪说:“证人,请你自己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及经历。”   溥仪清了一下嗓子:“我生在北京,名字叫溥仪,本来是这个满洲姓,爱新觉罗,爱新觉罗?溥仪,1909年做这个……中国的皇帝,这个的帝位……1911年的时候,在这个中国啊,发生了啊……1911年,在中国,发生这个……内部的一种革命……”他不时看看手中的一个小本子。
         广濑一郎马上站了起来:“我抗议!证人没有经过法庭允许,是不能看任何备忘录等文字资料的!”   “抗议成立。证人,不经法庭允许,即使你写了备忘录也是不允许看的。”卫勃说。   溥仪有些不满地说:“我只是因为年月日记不住,回答这些问题需要看看备忘录,这上面只是简单记录了些年月日的数字而已。
      我为什么不能看?”   广濑一郎说:“这只是证人的说法而已,我们怎么判断那上面都记载了什么?”   溥仪微微有些不屑地答道:“你是不是想看?我这上面写的都是中国字,你认得吗?”   法庭上出现微微的笑声,广濑一郎被噎得一脸尴尬。   梅汝璈用铅笔轻轻敲了敲桌面,卫勃回头,跟梅汝璈交换了一下眼神。
         卫勃微笑着说:“这不要紧,证人,我们的同事里有一位精通中文的法官,他能辨认你写的是什么东西。” 。

    疯狂的那年_

    2019-02-21 14:48:39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历史学 相关知识

  • 教育科学
  • 教育考试

相关推荐

正在加载...

爱问推荐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热点检索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返回
顶部
帮助 意见
反馈
关注
爱问

关注爱问微信公众号,开启知识之旅,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资讯。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