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文化/艺术
文学

<上邪>此文在何处

《胆小鬼》杂志5月份有一篇文章很好,叫《上邪》主人公是‘上官莲儿’和‘佛烈’谁能帮我找到它?

好评回答

2018-05-28 18:37:45
西可可可 |2018-05-28 18:37:45 82 14 评论
上邪

一盏红灯,幽浮于空中,指引着迷雾中一个飘荡不定的幽魂,白衣,青丝,胸前,好大的一片血渍,触目惊心。向前,向前,不甘不愿,一步一回头,从那披散的长发缝隙间,是一双茫然自失的眼睛。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猛然惊醒,手掌紧紧相攥一起,眼中,盈盈的欲滴,是两滴泪,眉睫一动,扑扑的落在黄泉路上,何处风来,透骨的阴冷,白裙,飘飘然欲乘风去。
  “阎王让尔三更死,你何故如此怨气冲天?”
  “人世间尚有未完情缘,难以了断!”
  “情爱纠葛,何必痴缠不休?”
  “但求一个来生,可否?”
  “自求苦楚,却也由你。”
  无道轮回,赫然陈列眼前,轮下红水滔滔,带着厉笑,两道艳丽眼神,神鬼皆惊,赴身而起,裙带飘舞,离恨之天,何时才能重归平静?
                 
  身边飒飒的飘冷,是汗,是风?透窗一线,欧阳墨影从梦中醒来,抱膝而坐两只眼睛静对虚空,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寂静,隐隐窗外,是落花坠地的声音。
  轻舞的霓裳,摇摆的腰身,含情的眼神,青丝飘飘,牵引...

查看全部>>

上邪

一盏红灯,幽浮于空中,指引着迷雾中一个飘荡不定的幽魂,白衣,青丝,胸前,好大的一片血渍,触目惊心。向前,向前,不甘不愿,一步一回头,从那披散的长发缝隙间,是一双茫然自失的眼睛。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猛然惊醒,手掌紧紧相攥一起,眼中,盈盈的欲滴,是两滴泪,眉睫一动,扑扑的落在黄泉路上,何处风来,透骨的阴冷,白裙,飘飘然欲乘风去。
  “阎王让尔三更死,你何故如此怨气冲天?”
  “人世间尚有未完情缘,难以了断!”
  “情爱纠葛,何必痴缠不休?”
  “但求一个来生,可否?”
  “自求苦楚,却也由你。”
  无道轮回,赫然陈列眼前,轮下红水滔滔,带着厉笑,两道艳丽眼神,神鬼皆惊,赴身而起,裙带飘舞,离恨之天,何时才能重归平静?
                 
  身边飒飒的飘冷,是汗,是风?透窗一线,欧阳墨影从梦中醒来,抱膝而坐两只眼睛静对虚空,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寂静,隐隐窗外,是落花坠地的声音。
  轻舞的霓裳,摇摆的腰身,含情的眼神,青丝飘飘,牵引着他的回忆,眼眸中,漫溢痛苦之色。
  墙上“龙泉”戛戛作响,似乎又要横空跃出,痛饮鲜血,剑自无情,那用剑的人呢?那一段触人眼目的雪刃光辉间,是他同样如雪的脸色。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屠刀已经放下了,这人,是不是就真的成了佛?
  有烟氤氲,幡带飘移,莲坐上,是佛在烛光下阴晴不定的脸色。
  江湖上少了一个欧阳墨影,拈花寺里,却多了一个佛烈。
  他二十八岁的时候,已成为拈花寺里最有回跟与前途的弟子,据说,方丈的衣钵,早晚要归他所有,寂静的千年古寺,苔痕斑斑的青瓦房,关不住各种各样的脸色,本本檀香气息的佛经,镇不了漫天飞舞的流言蜚语,明明以为是世外,难道还避不料无尽的纷扰?
  他无望无求,平静似水的表情,是佛堂上如来的尊容,如出一辙。
  “一生无性。”面对围在周遭的谄媚人群,他低眉含笑。
                 
  人皆茫然,却又做恍然状,表示滔滔尊敬,一转身却总大骂:莫名其妙的贼秃!
  他却抬头,扬眉,笑意淡淡,天边云去,承载的,是已封存的或者忘却的记忆。
  俊美的面容,潇洒的谈吐,闲云野鹤般的性格,八年的修行虽隐却了他仗剑江湖的戾气,祥和之中,却越显的他身上一种跳拖气质,于庸庸碌碌众僧如明珠之于瓦砾,有掩不得的耀眼光芒。
                 
  飘香,飘香镇,桂子飘香。
  上官莲儿出轿,风过,她的白衣轻飘飘而舞,衬的一张小脸如同透明颜色,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明媚而朦胧,深深望去,仿佛笼者无限哀愁,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哪里会懂得愁的滋味?
  上官莲儿抬头,看热闹的街市,忙碌的人群,一点点好奇,一点点迷茫,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只是任性,心里觉得欢喜,便不顾一切。
  可是她发现自己迷路了,上官莲儿跺脚,皱眉,很象发脾气。
  幸好她看见了他。
  在一千个人之中,她只看见了他,因为在一千个人之中有他,所以她看到的,就只能是他,如果一千个人中没有他存在,她就会忽略那纷扰存在的一千人。
  白衣飘飘,剑眉星眸,若遗世独立,羽化登仙。
  上官莲儿茫然中,莞尔一笑。
                 
  有一道伤痕在心上慢慢的裂开,所有隐没的记忆,所有痛苦的封存,在视线相对的那一刻,全部苏醒。如果坚持到最后等到的结果不是我预料,那么我还是心甘情愿去做,因为我喜欢,我无怨无悔,你呢?我追寻的人?
  是人?是神?是鬼?是妖?三千顾虑,为何生?为何灭?
  阿弥陀佛。
                 
  她的眼眸凝住处,面前的所有物体都会被一一切开,包括他的心。
                 
  她所谓的熟悉,不过是由于他的存在,引得她的心有所思有所感应,于是他在那里,她便注定了在那里。可是他是个和尚。
  她于是也在了拈花寺里。
                 
  寺里的僧人纷纷借故到后院徘徊,希望偷偷的用眼睛寻找她的所在,乌黑的长发,绚美的珠花,盈盈的坠子,飘飘的衣袂,却总不敢看她的面容,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太生动,生动到让人不敢直视,轻轻接触便浑身颤抖。
  除了佛烈。
  他的沉默,在众僧热烈的切切声中,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他的沉默,是因为他知道更多吗?或者?是要求更多?
  她的到来,是要索债吗?
  禅房里,他静静的坐了一个晚上。
                 
  月光如水,冰凉侵人,他雪白的脸色,正如他那一刻刺进她的胸膛中时,剑体映亮了他的眼,他的脸,他不敢看她脸上那种凄美的神色,他于是闭上双眼,他只是没有察觉,那滴泪,洒在他的手心,竟握成了永恒。
  她于是倒了下去,颓然而去,他呆呆的站在月光下,想痛哭,想悲号,想大啸,她长长的睫毛仿佛还在轻动,他却名知道她永远也不可能醒过来了。
  口一张,喷出一口鲜血,如漫天血雾,飘飘洒洒的在她的身上。
                 
  她痴缠不休,不顾女儿家的矜持,日日于溪边等候。
  鹅黄罗衫,绣者轻粉小花的白裙,一双精致的不染纤尘的葱绿凤靴,撑一把粉色小伞,巧笑嫣然。
                 
  清晨,溪桥。
  “长老,我的脚伤了。”鹅黄罗衫,白色绣花长裙,葱绿凤靴,那支粉色小伞被掷在一旁。
  面前是雨后被淹没的溪桥,他停住,将肩上物事放下。
  转身,他轻轻的抱起了她。
  横渡一条河的距离,是从地狱到天堂,还是从天堂到地狱?
  温暖,甜美,那种少女身上所特有的香袭击着他的神经,她盈盈的眼神似躲非躲的在他的面上游走,双颊却红彤彤的,如同,跑了几十里的山路。
  眼观鼻鼻观嘴嘴关心,心却没来由跳的厉害,脚下一滑,身子向前便倒。她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她的脸靠向他的脸颊,一股香,从他的鼻端,入侵他的心脏,他的身体。
  双目交接那一刻,已经千年时光。
                 
  “师傅,出家人不得近女色,佛烈却违了此规。”
  “哦?”
  “弟子亲见佛烈抱一女子过河。”
  “佛烈抱一女子?佛烈,你怎么说?”
  “师傅,弟子是抱过那女子,可是弟子已经放下了那女子,为什么师兄还苦苦记挂?”他一笑,飒然粲然傲然。
                 
                 
  窗外,她脸色颓败,心痛,让她蜷缩了身子,会吗佛烈,你真的忘记了我吗,真的能放下我吗?
  为了他,他假意投诚,只是为了取得那解药,让他不再是痛不欲生的面容,面前有一千人,她的眼中却只有一个人,只是为了他一个人,她不惜心狠手辣,杀诸那一千人而投诸一人,她,原本就是这么性烈的女子,原本就毫不顾及别人的看法。
  她,元就是为他而生,也愿为他而死。
  而他醒来,她已经是武林中人尽皆知的妖女,每个人都争着向他诉说她的种种劣迹,每个人都是不屑而唾弃的模样,要将她制于死地而后快。
  而他,就义无返顾。
                 
  入夜,狂风,急雨。
  她一身古代儒生装扮,静坐在空荡无人的佛堂中。
  窗外,有脚步声起,她未动,手中一圈经文,却在微微颤抖。
  “从何处来?”一个声音淡淡飘来。
  “从来处来。”她双目凝视书本,平静回。
  “到何处去?”声音依旧远远。
  “到去处去。”眼睛未曾眨动,一缕秀发,却从帽端滑落,飘在鬓边。
  一声叹息。
  “何所见而来?何所见而去?”
  “见所见而来,闻所闻而去。”
  窗外一声炸雷,一扇窗户忽的被风吹开。
                 
                 
  剑刺过去,以她的武功,要躲开易如反掌,可是她根本没有躲,是不信他能动手,还是一种决然?
  以她的身份,纵使活下去,已经无望跟他长相厮守下去,于是连自己的性命也放弃?
  那些隐情,那些连旁人也不知的他们之间的以往,她娇嗔时候的红唇,她大声的冰水般的笑声,她飘然起舞时候长长的衣袖,她面上一抹难以消退的娇红,天啊!
                 
  她幽怨的眼神,一如前生,她决裂的情爱,亦是不变的固执,她拍打山门呼喊:佛烈!佛烈!!
  一声声如同刀割般在他的心上,一刀刀的划下,纵横交错,颤颤抖抖的痛。
  他是欧阳墨影,她是西门无双,如今,他已是佛烈,她是上官莲儿,无双,莲儿,你何苦如此?何苦?
  一掌推翻了孟婆汤,满桌的相思流转,无奈而缠绵,她纵身跃入轮回道的身影,若飞天之舞,长久的镌刻在他的心上。
  提早了十年的相遇,可还是晚了。
  竹签子捏在手里: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触目惊心,但是天命,他喃喃的叹息,踱出禅房,她正当青春,韶华还好,苦寻过,无得,也就放弃了。
  他只是低估了她的性情的决烈。
  莲花池边,忽然开出了一池的白莲,如雪的颜色,素白而纯洁,丝毫没有世俗的气息,象一夜间从天上落下来的精灵,那一夜他将龙泉投入莲花池,那池底的龙泉,大概也就是这种颜色罢?映的他的心痛,心动,映的他天旋地转,四顾茫然。
  “有人跳崖了!”一声厉喝,从前院传来。
  竹签的尖刺扎进手心,流出鲜红的血,滴滴的,打在圣洁的莲花花瓣上,有种诡异而艳丽的美。
                 
  她一袭白衣,长长的发上,轻轻的系了那方太阳颜色的黄色丝帕,平静的脸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冷的没有丝毫世俗气息。
  风中,那裙带飞舞的模样,宛若平地生莲,又似要起舞弄影,乘风而去。
                 
  一声轻轻的叹息,他看着她,她看着他。他的眼睛明亮纯净,如同当日初见一般模样。
  “你来了?”她微微笑。
  “我来了。”他回。
  “可是我要走了。”她苦笑。
  “你无须走,”他淡淡的,“我走。”
  她摇摇头,“逃是逃不掉的。”
  他的身子一震。“我无法忘记,就只能选择永恒。”她看着身边缭绕的白云,“好美。”
  “那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他看着她的双眸,轻轻的。
  “我叫上官莲儿,你呢?”她促狭的问,一如初见他时那不谙世事的女孩。
  “我叫佛烈。”他回,唇边,有如对往事同样温柔记忆。
  “哦,我知道的,”她笑,眼中却闪烁什么,“其实我要问的是,你会记得我么?记得曾经有一个上官莲儿?”
  “捻花寺里有许多莲花,”他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好。”她说。
  “好。”他说。
                 
  只等待一个灵犀相通的眼神,莲花将开出雪一般的颜色。
                 
  青丝荡漾空中,牵挂了万般的不舍,珠泪抛洒尘凡,割舍了缠绵极至的恩爱。回旋,转身,她以一种的曼妙姿势跃了下去,风飘飘而来,众人眼中,那纯美的白色裙裾在风中飘舞轻扬,冉冉落下的姿态,如一朵如雪盛放的莲,圣洁而美丽。
  他踏前一步,空气中,仿佛还有她淡淡发香,慢慢的伸手,以一种期望的姿势,掌心,一滴泪,晶莹婉转,渐渐的幻化如莲。
  即使捻花寺的莲花没了,也不要紧,莲花,已经从那一刻植入了他的心里。
  那一刻他祈望而忧伤的身影,被永远的定格在天地之间。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她娇俏的笑,慢慢回头,轻轻念颂,那种悲伤的声音环绕回荡天地,她清亮的眼神,却锁住了他的心,一生一世。
  生生世世。
0/300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文学相关知识

  • 文化艺术知识
  • 文化艺术
  • 文化艺术问题

相关推荐

  • 开奶茶店需要什么

    要有经营场所,办理工商登记(办理卫生许可),如果觉得有必要还要到税务局买定额发票,不过奶茶店一般人家消费是不会要发票的巴,要买设备,要联系供应商备一些原料,就好啦,没啥难的,不过要赚钱的话就得选好开店地段。 办理手续的程序(申领个体执照): 1、前往工商所申请办理 2、根据工商所通知(申请办理当场就会给你个小纸条)前往办理名称预核 3、拿到名称预核通知书,办理卫生许可证(前往所在地卫生监督所办理) 4、拿着名称预核通知书和卫生许可证前往工商所核发营业执照。

    酒类/饮品

  • 三人成虎的故事 转载

    说的太好了 !我们自己要把握好.

    股票

  • 做塑钢普通纱窗和塑钢隐形纱窗的价格一般是多少,哪个地方做的多?

    现在流行隐形纱窗,价格在50-70元,质量好的在100元左右。普通的30-35就可以买到。相比较,还是隐形的好一些,它美观,易清洗,方便拉动,冬天不用摘下来,可以节省空间。到家居和家具市场看看,会找到的。

    家居装修

  • 魔兽世界里面什么职业练级最快

    偶9个职业都练过,从我自己的经验上感觉,最有效率的,应该是猎人,其次是盗贼和法师,这三个的速度效率应该是第一档次的;次于他们的,应该是术士。术士靠dot伤害,虽然不快,但是只要不是一次引太多的怪或者pvp,基本不需要坐地板补给;战士只有在装备相当不错的情况下练级才会快,不然只怕不比牧师快多少;德鲁依的情况和战士差不多,在装备不错的情况下,练级效率甚至比得上盗贼(当然,是要在20级有猎豹形态后);牧师在前40级练级都比较郁闷,到40级出暗影形态,练级效率会有质的飞跃;萨满我自己练不到高级,不过我玩猎人时在44级时和一个46级萨满组队,我们一人打一个怪,他杀怪的速度不比我慢多少,至少应该和术士一个档次,但他的装备也是很不错的;至于圣骑士,练级应该是最慢的,就是装备很好,也快不了多少。 综上,在20级之前:猎人盗贼第一档次;法师、术士第二档次;萨满、战士第三档次;圣骑士、牧师、德鲁依最后; 20级~40级:猎人、盗贼、法师第一档次;术士、萨满第二档次;牧师、圣骑士第三档次;战士、德鲁依装备好时可归入第二档次,装备不好就归入第三档次; 40级以上:这个级别的我没有太大的发言权,因为我只有圣骑士、猎人、术士练到了这个级别以上,牧师、法师拿别人的60级号玩过。萨满直接就是70的成型号。不过,在速度上,和20到40级的阶段差不太远。还应该是猎人、盗贼、法师第一档次;术士、萨满、德鲁依(装备好时)、牧师、战士(装备好时)第二档次(这一档次的速度按我写的顺序逐渐变慢)、圣骑士依然最慢。

    魔兽世界

  • 舌舔皮炎老中医如何根治?

    考虑是由于天气比较干燥和身体上火导致的,建议不要吃香辣和煎炸的食物,多喝水,多吃点水果,不能吃牛肉和海鱼。可以服用(穿心莲片,维生素b2和b6)。也可以服用一些中药,如清热解毒的。

    中医

  • 网贷不还,有什么影响吗?

    确实没有偿还能力的,应当与贷款机构进行协商,宽展还款期间或者分期归还; 如果贷款机构起诉到法院胜诉之后,在履行期未履行法院判决,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法院在受理强制执行时,会依法查询贷款人名下的房产、车辆、证券和存款;贷款人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而又拒绝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则有逾期还款等负面信息记录在个人的信用报告中并被限制高消费及出入境,甚至有可能会被司法拘留。

    法律

  • 纠正宝宝“吮指癖”有哪些招数?

    第一步:教育引导 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吮指癖”的原因不尽相同,但于力认为,如果没有什么异常的症状,应该以教育引导为首要方式,并注意经常帮孩子洗手,以防细菌入侵引起胃肠道感染。 第二步:转移注意力 比起严厉指责、打骂,转移注意力是一种明智的做法。比如,多让孩子进行动手游戏,让他双手都不得闲,或者用其他的玩具吸引他,还可以多带孩子出去游玩,让他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获得知识,增长见识,逐渐忘记原来的坏习惯。对于小婴儿,还可以做个小布手套,或者用纱布缠住手指,直接防止他吃手。但是,不主张给孩子手指上“涂味”,比如黄连水、辣椒水等,以免影响孩子的胃口,黄连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吃多了还可导致腹泻、呕吐。

    育儿

  • 请教一下!合肥政务区网络广告推广网络推广...

    合肥政务区网络广告推广网络推广哪家公司比较好 一套能在互联网上跑业务的系统,被网络营销专家赞为目前最 有效的网络推广方式!

    互联网

  • 常州利华拓市网络公司告诉大家网络推广具体...

    1、搜索引擎营销:分两种SEO和PPC,即搜索引擎优化,是通过对网站结构、高质量的网站主题内容、丰富而有价值的相关性外部链接进行优化而使网站为用户及搜索引擎更加友好,以获得在搜索引擎上的优势排名为网站引入流量。

    互联网

  • 良工维修可以上门加雪种吗,维修速度快吗?

    良工拥有十多位资深制冷维修工程师,十二年生产与制造经验,技术力量雄厚,配有先进的测试仪器,建有系列低温测试设备,备有充足的零部件,包括大量品牌的压缩机,冷凝器,蒸发器,水泵,膨胀阀等备品库,能为客户提供迅捷,优质的工业冷水机及模温机维修和保养。

    职业教育

  • 高考化学辅导哪里最好?

    楼主,龙德教育就挺好的,你可以去试试,我们家孩子一直在龙德教育补习的,我觉得还不错。

    高考

  • 成人还可以学爵士舞吗想学爵士舞

    成人可以学爵士舞。不过对柔软度的拒绝比较大。  不论跳什么舞,如果要跳得美,身体的柔软度必须要好,否则无法充分发挥出理应的线条美感,爵士舞也不值得注意。在展开暖身的弯曲动作必须注意,不适合在身体肌肉未几乎和暖前用弹振形式来做弯曲,否则更容易弄巧反拙,骨折肌肉。用静态方式弯曲较安全,不过也较必须耐性。柔软度的锻炼动作之幅度更不该超过疼痛的地步,肌肉有向上的感觉即可,动作(角度)保持的时间可由10馀秒至30-40秒平均,时间愈长对肌肉及关节附近的联结的组织之负荷也愈高。

    舞蹈

正在加载...
文化/艺术 文学

相关资料

热点检索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
报告,这不是个问题
报告原因(必选):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