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介绍一下费雯丽

首页 >
娱乐休闲
明星
欧美明星
举报

介绍一下费雯丽

好评回答

    2018-04-13 04:09:24
  •   生平简介
    费雯·丽(Vivien Leigh,1913年11月5日-1967年7月8日)
    原名维维安·玛丽·哈特利(Vivien Mary Hartley),英国电影演员。她成功地饰演《乱世佳人》的斯佳丽·奥哈拉和《欲望号街车》的布兰奇·杜波依斯,两度获得奥斯卡奖。
      1999年,她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16名。 费雯·丽是一位多产的演员,她与丈夫劳伦斯·奥利弗(又译奥利维尔)在银幕上有多次合作,奥利弗导演了多部由她主演的电影。在她30年的表演生涯中,她饰演的角色多变,从诺埃尔·科沃德和萧伯纳喜剧的女主角到经典的莎士比亚剧作中的角色。
       费雯·丽以美貌出名,她认为有时这一点使她不能作为一个女演员被认真对待,不过她的健康情况是她最大的障碍。躁郁症几乎伴随着她整个人生,她也因此获得了难以相处的名声,演艺生涯也几经起伏。1940年代中期,她被诊断为慢性结核,因为反复发作变得更加虚弱。
      1960年,她与奥利弗离婚,直到她因肺结核去世前,她很少出现在银幕和舞台上。 个人资料 英文姓名:Vivian Mary Hartley 中文姓名:费雯丽(港译慧云李) 中文全名:维维安·玛丽·哈特利 生日:1913年11月5日 忌日:1967年7月7日 出生地:印度 大吉岭(Darjeeling) 籍贯:英国 星座:天蝎座 身高:160厘米 学历:曾于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学习 婚姻状况:1932年嫁首任丈夫律师霍尔曼,1933年生女儿苏珊妮,1938年8月离婚。
      两天后与劳伦斯·奥立弗结婚,1960年离婚。 难忘的事情:扮演《乱世佳人》中“斯佳丽” 常到的地方:湖 最喜欢的动物:猫 嗜好:猜字迷 缺点:一双与优美体形极不相称的大手和频率偏高的嗓音 最喜欢的电影作品: Waterloo Bridge(魂断蓝桥) 个人语丝: 让观众哭比让观众笑更容易。
      (费雯丽关于自己的第二部舞台戏《伪善》(1935)的感想) 有些评论把我说成是伟大的女演员。我认为这是愚蠢的,因为它们把包袱和责任推给了我,我不能就这么接受。 有风采的人有自己的原则。 一个女人的迷人,一半来自于她的幻想。 代表作品 1965 - 愚人船(Ship of Fools) 1951 - 欲望号街车(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1946 - 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Caesar and Cleopatra) 1941 - 汉密尔顿夫人(又译:绝代佳人/ 忠魂鹃血离恨天)(That Hamilton Woman) 1940 - 21 Days 1940 - 魂断蓝桥 1939 - 乱世佳人《飘》(Gone with the wind) (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1938 - Sidewalks of London 1938 - Yank at Oxford, A 1937 - Storm in a Teacup 1937 - Dark Journey 1937 - Fire Over England 1935 - Gentlemen's Agreement - 绅士的协议 1935 - Look Up and Laugh - 1935 - Things Are Looking Up - 渐有起色 1935 - Village Squire, The - 乡村奇士 经典形象   《乱世佳人》中斯佳丽狡黠的眼神,《魂断蓝桥》中玛拉纯真无邪的笑脸、《欲望号街车》中迟暮美人的无奈与疯狂,是费雯·丽留给世界影坛的不朽形象。
          当她以《乱世佳人》获封奥斯卡影后时,宣读的评委鉴定是:“她有如此的美貌,根本不必有如此的演技;她有如此的演技,根本不必有如此的美貌。” 12年后,《欲望号街车》中那个年华逝去、红颜不再的疯颠妇人,使她再登影后宝座。由此看来,光阴可以逝去,美人却不迟暮。
       详细介绍 费雯丽1913年11月5日出生于印度大吉岭海峡附近的一个偏僻地方,费雯丽在印度这个美丽的国家度过了她生命中最初的六年,这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中,父母想要返回祖国英国,但因为战火阻隔,还是呆在印度。但是母亲想要她接受正规的教会教育,于是在战争结束后把费雯丽送回了英国,费雯丽成为了当时学校里年纪最小的学生。
      后来母亲又把她送到了位于伦敦西区的一所戏剧学校里,在那里费雯丽就立志做一名女演员。毕业后费雯丽遇见了赫伯特雷并且嫁给了他。1935年,费雯丽在影片《村庄地主》中扮演了罗斯温娜伯丽斯,这是费雯丽首次出演电影。同年费雯丽出演了三部影片:《情况好转》、《仰面大笑》和《君子协定》。
       1938年,费雯丽去美国看望她的丈夫劳伦斯奥利弗,那时劳伦斯正在拍摄影片《呼啸山庄》。在那里,费雯丽幸运地遇见了塞尔兹尼克兄弟,兄弟俩儿正好在为影片《飘》布置焚毁的亚特兰大市的拍摄现场。而片中斯卡利特哈拉的角色还没有确定演员,费雯丽被邀请去试镜。
      当时有好几位大牌演员都是这个角色的候选人,像诺玛西拉、凯瑟琳赫本和鲍莱特乔达德,而且事实上舆论都认为乔达德夫人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尽管如此,四天后费雯丽被通知她获得了自己梦想的角色,其余者则被淘汰。影片《飘》后来成为了电影史上最值得纪念的一部电影,也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费雯丽也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
      她领奖时的名字是劳伦斯夫人的名字。1940年,费雯丽出演了两部影片:《魂断蓝桥》和《21天》,但反响不大;同年费雯丽和劳伦斯奥利弗结婚,1941年两人合演了影片《哈密尔顿的女人》。1944年在拍摄影片《凯撒和克列奥帕特拉》时,费雯丽怀孕了,她两次都流产,同时患上了肺结核病,情绪时而狂躁时而压抑。
      尽管如此,影迷们却依然钟情于她。1951年费雯丽在影片《欲望号街车》为自己赢得了第二个奥斯卡金像奖,这之后直到1955年她才主演了影片《深蓝色的海洋》,又事隔多年,1961年费雯丽主演了影片《罗马之春》。 费雯丽最后一次出现在银幕上是影片《愚人船》,扮演一个失落的贵妇。
      1967年7月7日费雯丽因突发肺结核去世,享年53岁。按她的遗愿,死后她的角膜捐献出来;遗体火化,将骨灰洒进她生前最喜爱的小湖理;自己收藏的名画德加的《浴女》赠给前夫劳伦斯奥利佛。 她是律师家的女主人,却渴望成为一名女演员 1931年,当31岁的霍尔曼在街道上遇见18岁的费雯丽时,这位一向举止得体的律师竟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那张令人神往的脸:圆润而俊俏的下颌,唇线清晰而优雅,双眸闪动出夺人心魄的聪慧,面庞秀丽得举世无双。
      霍尔曼律师按部就班的人生由此突然出现了爱情故事。 霍尔曼在街区的舞会上得以与费雯丽相识,他用最绅士的风度带着她起舞,他关切地与她聊到她的生活和愿望,对于在修道院长大的费雯丽来说,霍尔曼律师成熟的亲切与温存是她从未遇到的。第二年,费雯丽考上了皇家戏剧学院。
      于是,霍尔曼每天都在她下课的时候等在学院门口。出身名门,剑桥毕业,在伦敦有自己的事务所,还有众多事业有成的朋友,霍尔曼所具有的一切令费雯丽感受到一个男人的智慧是多么值得敬重。后来,霍尔曼律师所有的朋友对那时的费雯丽记忆最深的是:美丽而柔顺。 只有母亲了解费雯丽的生命里其实潜藏着不可遏制的激情,她知道这一点是温文尔雅的霍尔曼根本无法理解也不可能接受的,她警告费雯丽钦佩一个人并不等于爱这个人。
      但是,费雯丽从6岁起就独自与修道院的嬷嬷一起生活,这让她后来一生遇事总是习惯于首先揣摩别人的愿望,哪怕要隐忍下对自己的伤害。所以,当霍尔曼律师向她求婚时,还是学生的费雯丽就答应了。 费雯丽成了霍尔曼家安逸的女主人,成了一个漂亮女孩儿的母亲。
      但是不久,费雯丽就告诉霍尔曼,她要回皇家戏剧学院继续学习。她没对霍尔曼说的是,她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女演员。霍尔曼律师对舞台不屑一顾,他的智慧再也不曾造访过费雯丽内心的渴望。他先是愤怒,继而嘲讽,后来就不解地沉默了。而费雯丽渴望着走上舞台;同时,她又不愿伤害霍尔曼和女儿。
      费雯丽天性的敏感令她深切地感受着自己的痛苦,她在这种苦痛中获得了她对男女情爱最果敢也是最伤怀的理解:爱情应该是自由的。 婚姻家庭 1940年2月,吉尔·埃斯蒙德同意与奥利维尔离婚,而霍尔曼也同意与费雯·丽分手,后来他们保持了一生的友谊。8月30日,奥利维尔和费雯·丽在圣巴巴拉结婚,只有证婚人凯瑟琳·赫本和加森·卡宁参加了仪式。
       《魂断蓝桥》剧照费雯·丽希望能与奥利维尔一起参加《蝴蝶梦》的试镜,该片由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导演,并确定奥利维尔出演男主角。但是在费雯·丽试镜后,塞尔兹尼克认为“她看起来不象天真无邪的样子。”希区柯克和费雯·丽的指导者乔治·丘克也持有相同观点。
      塞尔兹尼克还注意到在奥利维尔确定为男主角之前她并没有表现出对角色的期待,后来琼·芳登获得了该角色。塞尔兹尼克还拒绝她和奥利维尔一起出演《傲慢与偏见》,葛丽亚·嘉逊得到了费雯·丽所希望的角色。 《魂断蓝桥》原定由奥利维尔和费雯·丽主演,然而,塞尔兹尼克将男主角更换成罗伯特·泰勒,使他达到演艺事业的顶峰,成为米高梅公司最受欢迎的男演员之一费雯·丽在演员表上的头牌地位体现了她在好莱坞的位置,尽管她不愿意在奥利维尔缺席的情况下参加演出,这部电影不仅仅受到观众和评论家的欢迎,同时也成为她最喜欢的电影。
      她将人物初恋时的幸福、分手时的忧伤、失去爱人后的绝望表演得淋漓尽致。 她与奥利维尔在百老汇主演了舞台剧《罗密欧与茱丽叶》。纽约的媒体专著于报道两人交往初期对各自婚姻不忠实的事实,并质疑他们为什么不返回英国为战争出力。对演出的评论也多为负面。
      《纽约时报》的布鲁克·阿特金森撰文写道:“尽管费雯·丽小姐和奥利维尔先生是英俊的年轻人,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饰演好自己的角色。”当大部分责备针对奥利维尔的表演和导演的时候,费雯·丽也被批评。评论家伯纳德·格里班尼尔提到“费雯·丽小姐的嗓音很细,女店员的水准。
      ”夫妇两人为了这部舞台剧投入了他们大部分积蓄,因此演出失败对他们来讲在经济上是一个惨重的打击。 1941年,他们双双出演《汉密尔顿夫人》,奥利维尔饰演霍雷肖·纳尔逊,费雯·丽饰演爱玛·汉密尔顿。当时英国已经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该片是好莱坞几部激发美国观众亲英情绪的电影之一。
      影片在美国受到欢迎,并在苏联获得巨大成功。温斯顿·丘吉尔在他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请宾客观看此片,宾客中包括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并发表讲说,“先生们,我认为这部电影会让你们感兴趣,它展现的伟大的事件,和你们正在参与的相仿。” 丘吉尔一直很喜欢奥利维尔夫妇,在他的余生经常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出席一些场合。
       奥利维尔夫妇回到英格兰,1943年费雯·丽在北非巡演,为官兵表演直到持续咳嗽和发烧而病倒。1944年,她左肺确诊为结核,在医院呆了几周后,她看起来已经痊愈。春天,她出演影片《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时发现自己怀孕,但是不幸流产。她非常沮丧,严重时会对奥利维尔辱骂和动手,直到自己倒在地上哭泣。
      这是她第一次神经完全崩溃,后来又发生多次。奥利维尔开始识别即将爆发的症状——几天过分活跃后是一段时期的忧郁和一次彻底的崩溃,事件之后费雯·丽毫无印象,但是会非常局促不安和后悔。 1946年,她基本康复,恢复了表演,在桑顿·怀尔德的戏剧《九死一生》(The Skin of Our Teeth)中获得成功,但是那段时期上映的电影《凯萨与克丽奥佩拉》和《安娜·卡列尼娜》均不太成功。
       1947年,奥利维亚被授以爵位,费雯·丽陪伴他前往白金汉宫参加授权仪式。她成为奥利维亚夫人,在他们离婚后,她在社交上的称呼为费雯-奥利维亚夫人。 1948年6月,奥利维亚夫妇抵达澳大利亚布里斯班。1848年,奥利维亚是老维克剧院的董事会成员,他和费雯·丽乘船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巡回演出,为剧院筹集资金。
      在6个月的旅行中,奥利维亚表演戏剧《理查三世》,也与费雯·丽合作演出《丑闻学校》(The School for Scandal)和《九死一生》。巡回演出获得巨大成功,期间费雯·丽受失眠困扰,她的替补演员在她生病的一周内代替她演出。但是总体上她还是完成了对她的要求,奥利维尔注意到她有“使新闻界着迷”的能力。
      他们的同事后来回忆他们之间的几次争吵,最戏剧性的一次发生在克赖斯特彻奇市,当时费雯·丽拒绝上台演出。奥利维尔打了她一巴掌,费雯·丽给予还击并咒骂他,直到她走到舞台上。在巡回演出结束后,两人都精疲力竭并且身体不适,奥利维尔对一个记者说:“你也许不知道,你在和一对骨瘦如柴的人说话。
      ”后来他评论道他在澳大利亚失去了费雯·丽。 巡回演出的成功坚定了奥利维尔在伦敦西区剧院表演的信心,除了巡演的剧目外,还增加了《安提戈涅》,因为费雯·丽坚持希望出演一个悲剧角色。 费雯·丽在《欲望号街车》中饰演布兰奇·杜波依斯。费雯·丽的下一个在伦敦西区剧院表演的角色是田纳西·威廉斯编剧的《欲望号街车》中的布兰奇·杜波依斯。
      威廉斯和制作人艾琳·迈耶·塞尔兹尼克观看了她在《造谣学校》和《安提戈涅》的表演后决定让她出演该角色,奥利维尔担任导演。由于剧情中含有强奸的场景以及放荡和同性恋的内容,该剧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争议,媒体的讨论增加了费雯·丽的焦虑,但是她确性这部作品的重要性。
      作家约翰·博因顿·普里斯特利公开抨击了剧作和费雯·丽的表演,评论家肯尼思·泰南认为费雯·丽不适合出演该角色,因为英国演员“在舞台上太有教养而不能激动地表达感情”。剧作商业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观众希望看到一个他们认为是淫荡和轰动的故事,而不是奥利维尔和费雯·丽所预想的希腊悲剧,这点令他们很灰心失望,幸亏还有一些强有力的支持者,其中包括诺埃尔·科沃德,他认为费雯·丽表演非常出色。
       在326场表演后,费雯·丽完成了她的舞台演出工作。然而,她很快受邀参加电影《欲望号街车》拍摄。她的无礼和经常有点下流的幽默感使她与男主角马龙·白兰度建立了亲密的关系,但是和导演伊利亚·卡赞相处不太融洽 ,卡赞对她评价不高,认为她天分不高。
      但是随着作品的拍摄,他的评论充满了赞赏,变成了“她是我认识的最有恒心的女演员,如果她认为对表演有帮助,她会爬过碎玻璃。”费雯·丽认为这个角色繁重而累人,接受《洛杉矶时报》 采访时说,“我在剧院里演了9个月的布兰奇·杜波依斯,现在是她主宰着我。
      ”电影好评如潮,她也因此获得了第二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以及英国电影学院奖和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女主角奖。田纳西·威廉斯认为费雯·丽带给角色“所有我所希望的东西,还有更多我从没奢望的。”但是后来,费雯·丽表示扮演布兰奇·杜波依斯“使我陷入了疯狂”。
       病情加剧 1951年,费雯·丽和奥利维尔演出了两部关于克利奥帕特拉的戏剧,威廉·莎士比亚的《安东尼与克利奥帕特拉》和萧伯纳的《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获得好评。之后,他们来到纽约,在齐格菲剧院整整表演了一季。大部分的评论是赞扬的,但是评论家肯尼思·泰南使他们很恼怒,因为他认为费雯·丽平庸的才能导致奥利维尔水准也因而下降。
      泰南的诽谤几乎导致又一次崩溃。害怕失败并想获得成功的费雯·丽反复咀嚼他的评论,而忽略了其他评论家正面的评价。 1953年1月,费雯·丽与彼得·芬奇一起前往斯里兰卡拍摄《象宫鸳劫》。影片开拍后不久,她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派拉蒙电影公司只好请来伊丽莎白·泰勒顶替她的角色。
      奥利维尔陪伴她回到了英国的家中,费雯·丽告诉他自己已经爱上了芬奇,并和他有了暧昧关系。她在几个月内逐渐康复。这次发病使许多奥利维尔的朋友得知了她的疾病。戴维·尼文说她已经“相当、相当疯狂”。诺埃尔·科沃德在他的日记中表达了他的吃惊:“大概从1948年左右起,情况已经变坏,并且愈来愈糟糕了。
      ” 1953年,费雯·丽基本康复和奥利维尔一起演出舞台剧《睡美人》(The Sleeping Prince)。1955年,他们在莎士比亚的故乡斯特拉福镇演出一季莎翁的戏剧,包括《第十二夜》、《麦克白》和《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演出爆满并受到好评,费雯·丽的健康状况似乎稳定下来。
      诺埃尔·科沃德的新作《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邀请费雯·丽担任女主角,正当他享受成功的喜悦时,费雯·丽因怀孕推出该剧。几周之后,她再度流产,又经历了一次精神抑郁,这回长达数个月。她和奥利维尔一起参加《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的欧洲巡回演出,但是整个旅程因费雯·丽与奥利维尔以及其他同事间经常爆发的冲突而坏事。
      当他们回到伦敦后,她的前夫利·霍尔曼仍然对她有很大影响,与奥利维尔一起帮助她镇定下来。 1958年,考虑到她的婚姻即将走到尽头,费雯·丽开始和演员约翰·梅里韦尔交往,梅里韦尔知道了她的健康情况,向奥利维尔保证自己会照顾好她。1958年,她在1959年参加了诺埃尔·科沃德的喜剧《Look After Lulu》的演出,获得成功。
      《泰晤士报》如此评论她:“美丽、冷静,事实上她是每一个场景的焦点。” 1960年,费雯·丽和奥利维尔离婚,之后奥利维尔与琼·普洛莱特结婚。在他的自传中提到了这些年两人遇到的问题是因为费雯·丽的疾病,他写道:“尽管她会突然脾气暴躁、沮丧、并且越来越糟糕,她还是保持了她特有的谨慎——一种在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面前掩盖她真实的精神情况的能力,在我面前,她不必如此费心。
      ” 最后岁月 费雯·丽1958年照片梅里韦尔对费雯·丽有稳定的影响,尽管她看起来很满足,但是记者雷迪·哈里斯引用了她的话:“宁愿和奥利维尔度过短暂的一生,也不愿意和别人共度漫长人生。”她的第一个丈夫利·霍尔曼也陪伴了她相当长的时间。从1961年的7月到1962年的5月,梅里韦尔和她一起参加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拉丁美洲的巡演,没有奥利维尔与她分享公众的注意,费雯·丽很喜欢对她肯定的评价。
      尽管仍然受多发性抑郁症的困扰,她继续在剧院工作,1963年因百老汇音乐剧《同志》(Tovarich)获得了东尼奖最佳音乐剧女主角奖。她还参加了影片《罗马之春》和《愚人船》的拍摄。 1967年5月,当她与迈克尔·雷德格雷夫一起排练爱德华·阿尔比创作的舞台剧《人海万花筒》的时候,困扰了她超过20年的肺结核复发,在休息了几周后,看起来已经康复。
      7月7日晚上,梅里韦尔和往常一样将她留在家中,外出表演,半夜返回家中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着了。30分钟后(已经是7月8日),梅里韦尔返回到卧室发现费雯·丽躺在地板上,已经去世。费雯·丽曾试图走到卫生间,但是由于她的肺中充满了液体而摔倒。梅里韦尔联系了奥利维尔,后者正在附近的一家医院接受前列腺癌的治疗。
      在奥利维尔的自传中,他描写自己“极度悲痛”,立刻赶到费雯·丽的住所,发现梅里韦尔已经将她的尸体搬回床上。奥利维尔表达了他的敬意,在帮助梅里韦尔处理葬礼的安排之前,“站在那里祈求原谅所有我们之间发生的不快。” 费雯·丽被火葬,她的骨灰撒在家乡的一个湖中,靠近英格兰东萨塞克斯。
      一场纪念仪式在西敏市圣马丁教堂举行,约翰·吉尔古德宣读了悼词。在美国的南加州大学也举行了一场悼念活动,乔治·丘克等好友宣读悼词。 《乱世佳人》 爱人使她得以走向《乱世佳人》,使她得以名垂世界电影史册 1936年5月,费雯丽被告知,她将与奥立弗合拍电影《英格兰大火记》。
      费雯丽见到奥立弗时说:“很高兴我们在一起工作。”奥立弗说:“片子一旦拍久了,我们很可能要讨厌对方。”事实是,当《英格兰大火记》停机后,奥立弗因为不能忍受分别而成为霍尔曼律师家每天必定出现的客人。朋友们直到费雯丽去世后依然记得他们当年“彼此深深为对方所陶醉”的情景。
       费雯丽天天晚上坐在剧院里看奥立弗演出《哈姆雷特》,回到家后,霍尔曼律师冷漠的目光令她只有通宵达旦地读书。双重生活折磨着费雯丽与生俱来的优雅,直到有一天不堪承受。她告诉霍尔曼,尽管他不同意离婚,但她也必须离去,因为一个人应该葆有心灵的健康,她要和一个懂得她的人生活在一起。
      而奥立弗对他的朋友说,他们两个都克制过,但已经无法坚持。奥立弗有过贫困的童年,有过等待成功的屈辱,费雯丽给予他的无限的爱是他从未遇到过的。而奥立弗的支持也令费雯丽的舞台生命更加动人,并最终使她走向了世界电影史上的不朽之作《乱世佳人》。 1938年,为了能与在好莱坞拍摄《呼啸山庄》的奥立弗相会,费雯丽越洋过海来到美国。
      此时,全体美国人民正为一件事而争论不休:谁演电影《乱世佳人》中的郝思佳?制片人大卫对所有试演过这一角色的女明星均议而不决,这令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为《乱世佳人》操心不已。奥立弗知道费雯丽非常想扮演郝思佳。12月10日晚,通过奥立弗的引见,大卫的弟弟迈伦将费雯丽带到了大卫面前,他说:“喂,天才,我给你带来了你的郝思佳!”大卫看见费雯丽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既温情脉脉又流露出猫一样的狡黠,他感受到了费雯丽高贵的外表下压抑着的瞬间即可爆发的情感力量。
      费雯丽没有一丝的怯懦和造作,她的柔媚可人中混杂着惊人的桀骜不驯,这种非凡的个性可以让一个女人在任何时候都与众不同。大卫终于为《乱世佳人》找到了郝思佳。1940年,电影《乱世佳人》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费雯丽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纽约时报》评论说:“费雯丽所扮演的郝思佳如此美艳动人,使人不再要求演员有什么天才;可她又演得如此才华横溢,使人不再要求演员必须具备这样的美貌。
      ”而费雯丽为电影《乱世佳人》所付出的却是她永远无法重新得到的——拍摄影片所需要的红色尘土令她染上了肺结核。 这一年的8月28日,奥立弗和费雯丽分别离婚,两天后他们结婚。费雯丽懂得,爱情能够展示人性的美丽与尊严的时候才是有价值的。她坚信她与奥立弗炽烈而忘我的爱情能够经受住一切考验。
      20年后,当她发现自己错了时,竟难以置信。 她后来说,如果能重新拥有生命,她还会做一名女演员,还会嫁给奥立弗 费雯丽在《乱世佳人》之后又出演了电影《魂断蓝桥》、《汉密尔顿夫人》、《安娜。卡列尼娜》。1951年,因出演《欲望号街车》,费雯丽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随后又获得了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令朋友们惊异的是,费雯丽无视自己在银幕上的成就,她仰慕着奥立弗杰出的舞台表演。奥立弗说:“必须去感受。痛苦、热情、忧伤,一切的感受都会使你永远地失去一些东西,而一切的感受又会使你的内心更加丰富。”奥立弗的主张对于费雯丽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因为她太真挚,总是动情地感受他人的命运,又从来表里如一,于是她所表演的每一个悲剧故事都在消损着她的健康。
      《魂断蓝桥》中的玛拉因为爱而死在车轮下,《汉密尔顿夫人》中的埃玛因为尊严而失去了一切,《欲望号街车》中的布兰奇因为不愿忘怀而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一次次忘我地置身于这些角色中的费雯丽终于病了,没有人知道她脆弱而又紧绷着的神经何时会突然崩溃,她拍《乱世佳人》时染上的肺结核也更加严重了。
       奥立弗开始感到了无能为力,他越来越长时间地离开家去巡回演出,费雯丽曾在极度绝望中给奥立弗写出长达22页的信,诉说她的孤寂和思念。但是,1960年6月,当奥立弗要求离婚时,费雯丽的回答是:当然,奥立弗夫人将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费雯丽知道爱意味着尊重别人和尊重自己,男女之爱最不堪重负的是虚伪和强迫。
      她不能让奥立弗经历20多年前她与霍尔曼之间发生的痛苦。这样的理解令费雯丽在一往情深的爱情逝去时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 7年后7月里的一个晚上,费雯丽独自在她的寓所死去。在她去世的前一天,她曾给朋友送去两棵玫瑰,她说:“如果你现在种,它们很快就会生根。
      种花人把第一棵叫做费雯丽;另一棵是你,叫做超级明星。”朋友说:“这就是说,两棵玫瑰都是你。”费雯丽的眼睛一下湿润了,过了很久她才说:“所有的花都应该好好施肥……”    1967年9月8日,费雯·丽在心力交瘁中孤独地倒在卧室门口。53岁的生命到此结束了。
      当天晚上,伦敦的所有剧院都熄灭舞台脚灯一分钟,演员和观众一起默哀悼念这位天才的表演艺术家。费雯·丽虽然红颜薄命,但她创造的银幕形象却成为了不朽的电影经典。 。

其他答案

    2018-04-13 06:09:24
  •   
    费雯丽介绍资料: 
    籍贯:英国 
    学历:曾于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学习 
    婚姻状况:离异 
    难忘的事情:扮演飘中“郝斯嘉” 
    常到的地方:湖 
    最喜欢的动物:猫 
    嗜好:猜字迷 
    缺点:一双与优美体形极不相称的大手和频率偏高的嗓音 
    最喜欢的电影作品: Waterloo Bridge(魂断蓝桥)) 
    所摄影视剧 
    1965 愚人船 
    1951 欲望号街车 
    1946 Caesar and Cleopatra 
    1941 汉米登夫人 
    1940 21 Days 
    1940 魂断蓝桥 
    1939 乱世佳人《飘》 片酬 (1939) 2。
      5万美元 1938 Sidewalks of London 1937 Storm in a Teacup 1937 Dark Journey 1937 Fire Over England 成长经历 : 1963年以影片“Tovarich”获得托尼最佳音乐剧女演员奖。
       1997年10月被《英国皇家》杂志评为“100位最优秀的电影演员”,名列第48位。 曾患有狂躁性抑郁症。 埋葬在位于伦敦的Golders绿色公墓。 喜欢抽烟,在拍摄影片《飘》时,曾一天抽4包烟。 女儿霍尔曼·苏珊妮(1933年12月10日出生) 个人语丝 : 让观众哭比让观众笑更容易。
      (费雯丽关于自己的第二部舞台戏《伪善》(1935)的感想) 有些评论把我说成是伟大的女演员。我认为这是愚蠢的,因为它们把包袱和责任推给了我,我不能就这么接受。 有风采的人有自己的原则。 一个女人的迷人,一半来自于她的幻想。 (作者:银海)如果把费雯丽的一生拍成电影的话,我相信那将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影片。
      影片的开始应该是这样的:"一战"前夕,在印度东北部海湾的一个英国殖民者的王室家族中,小公主费雯丽降生了……费雯丽在这个美丽的国家度过了她生命中最初的六年。 战争结束后,母亲把费雯丽送回了英国,费雯丽成为了当时学校里年纪最小的学生。后来母亲又把她送到了一所戏剧学校里,在那里费雯丽就立志做一名女演员。
       毕业后费雯丽遇见了赫伯特·雷并且嫁给了他,第二年也就是1933年,他俩儿有了一个孩子,取名叫苏珊妮。虽然费雯丽很怀念她的出生地印度,但她更想成为一名女演员。1935年,费雯丽在影片《村庄地主》中扮演了罗斯·温娜伯丽斯,这是费雯丽首次出演电影。
       紧接着,费雯丽认识了大名鼎鼎的劳伦斯奥里弗并爱上了他。1938年,费雯丽来到了美国。在那里,费雯丽幸运地遇见了塞尔兹尼克兄弟,他们正好在为影片《飘》寻找扮演女主角赫思嘉的演员。1939年,费雯丽以独特的魅力压倒群芳,成为扮演赫思嘉的最佳人选。
      接着,她又以对人物的深刻理解,赋予角色鲜明的个性。影片上映后,该片在全美和整个大洋彼岸引起了轰动。一致认为,费雯丽所扮演的赫思嘉为美国电影史增添了灿烂的光彩。为此,她登上了该年度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的宝座。紧接着,费雯丽又以真挚自然和富有魅力的表演,主演了影片《魂断蓝桥》,为美国电影史又添上了绚丽的一笔。
      五十年代初,已届中年的费雯丽以深刻的内心体验和完美的表演技巧,在影片《欲望号街车》中,将一个昔日美丽富贵,现已破落早衰的可怜女人,表现得维妙维肖,从而第二次摘取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的桂冠。费雯丽的一生,是在电影事业上创造一系列辉煌成就的一生。不幸的是,自拍完《乱世佳人》后,她就患上了"狂郁型精神病",尤其是和劳伦斯·奥立佛离异后,健康每况愈下。
      1967年7月8日,年仅五十四岁的她终因心力交瘁而猝然身亡。尽管光阴荏苒,各国影迷一直在怀念这颗曾给大家带来美好憧憬的明星。 。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欧美明星相关知识

  • 吃喝玩乐
  • 娱乐休闲

相关推荐

娱乐休闲 明星 欧美明星
爱问推荐

相关资料

热点检索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
报告,这不是个问题
报告原因(必选):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