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郭嘉的主要功绩

首页

郭嘉的主要功绩

生平及主要事迹,性格特点

提交回答
好评回答
  • 2019-02-24 22:00:26
      郭嘉
     郭嘉(170—207),字奉孝,颍川阴翟(今河南禹县)人,东汉末年曹操手下著名军事家、谋士。
    郭嘉初投袁绍,袁绍对其非常恭敬。郭嘉住数十日后,对袁绍谋士辛评、郭图说:“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
      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三国志·魏书·郭嘉传》)!还说:“吾将更举以求主,子盍去乎!”二人却说:“袁氏有恩德于天下,人多归之,且今最强,去将何之”(《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郭嘉知二人还没发现到袁绍的短处,不再多言,遂离绍而去。
       起初,颍川名士戏志才为曹操谋士,曹操对他甚为器重。无奈戏志才早逝,曹操便写信给谋士荀?橹兴担骸白灾静磐龊螅捎爰剖抡摺H辍⒂惫潭嗥媸浚梢约讨?《三国志·魏书·郭嘉传》)?荀?藕螅虿懿偻萍隽斯巍2懿僬偌危肫涔猜厶煜麓笫拢咝说厮担骸笆构鲁纱笠嫡撸卮巳艘病?《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会见后,郭嘉也非常高兴地说:“真吾主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遂任郭嘉为司空军祭酒,时为建安元年(196年)。自此,郭嘉以多谋善断而深得曹操倚用。 同年,吕布以辕门射戟的方式解救了刘备,刘备不久便又得兵万余人,引起吕布妒恨,率兵攻打刘备。
      刘备逃走,归降曹操,曹操待其甚厚,让刘备豫州牧。有人对曹操说:“备有英雄之志,今不早图,后必为患。”曹操问郭嘉该当如何,郭嘉说:“有是。然公起义兵,为百姓除暴,推诚杖信以招俊杰,犹惧其未也。今备有英雄名,以穷归己而害之,是以害贤为名也。如此,则智士将自疑,回心择主,公谁与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安危之机也,不可不察。
      ”曹操含笑而说:“君得之矣”(《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于是给刘备增兵增粮,派其至沛(今江苏沛县),收集散兵以对付吕布。 建安二年(197年),袁绍休书与曹操,辞语骄慢。曹操大怒,对荀?⒐卧唬骸敖窠植灰宥Σ坏校稳纾俊倍嘶卮鹚担骸傲酢⑾钪坏校病:鹤嫖ㄖ鞘は钣穑视鹚淝浚瘴荨=裆苡惺埽惺ぃ芩淝浚弈芪病I芊崩穸嘁牵迦巫匀唬说朗ひ玻簧芤阅娑钏骋月侍煜拢艘迨ひ玻换浮⒘橐岳矗в诳恚芤钥砑每恚什簧悖乐悦投舷轮疲酥问ひ玻簧芡饪砟诩桑萌硕芍挝ㄇ灼葑拥埽庖准蚨诨鳎萌宋抟桑ú潘耍晃试督硕仁ひ玻簧芏嗄鄙倬觯г诤笫拢貌唛校Ρ湮耷睿四笔ひ玻簧芨咭橐救靡允彰恐醚允瓮庹叨喙橹灾列拇耍晃槊溃恐艺都惺嫡呓栽肝茫说率ひ采芗思⒑裟钪斡谘丈渌患腔虿患埃谀壳靶∈拢庇兴觯劣诖笫拢胨暮=樱髦樱怨渫渌患俏薏恢埽巳适ひ玻簧艽蟪颊ǎ餮曰舐遥乱缘溃蟛恍校嗣魇ひ玻簧苁欠遣豢芍墙岳瘢皇钦苑ǎ宋氖ひ玻簧芎梦槭疲恢陨倏酥冢帽缟瘢耸阎腥宋分宋涫ひ病!辈懿傩ψ潘担骸叭缜渌裕潞蔚乱钥爸 惫斡炙担骸吧芊奖被鞴镨叮梢蚱湓墩鳎÷啦肌H羯芪埽嘉松詈σ病!避?担骸安幌热÷啦迹颖蔽匆淄家病!辈懿俨偎担骸叭弧N崴笳撸挚稚芮秩殴刂校髀仪肌⒑嫌帐瘛⒑海俏叶酪再稹⒃タ固煜铝种逡病N魏危俊避?担骸肮刂薪б允芟嘁唬ê臁⒙硖谧钋俊1思蕉乇赣抵谧员#袢舾б远鞯拢彩沽停洳荒芫冒玻裙捕ㄉ蕉阋圆欢J讨小⑸惺槠蜕渲郁碛兄悄保羰粢晕魇拢抻且印?《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
      曹操于是上表封钟繇为侍中守司隶校尉,持节督关中诸军。钟繇至长安,移书写信给韩遂、马腾等,二人遂各遣子入京为人质。 建安三年(198年),曹操征讨吕布。吕布败退固守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曹军久攻不克,将士疲惫,曹操想罢兵撤退。郭嘉与荀攸指出:“吕布勇而无谋,今三战皆北,其锐气衰矣。
      三军以将为主,主衰则军无奋意。夫陈宫有智而迟,今及布气之未复,宫谋之未定,进急攻之,布可拔也”(《三国志·魏书·荀攸传》)。曹操点头称是,于是,曹军乃引沂水、泗水灌城。经月余,吕布更加困迫。十二月,吕布部将侯成、宋宪、魏续等叛变,引曹军攻入下邳,吕布被围在白门楼,被迫投降。
      曹操下令诛杀吕布、陈宫、高顺等,传首许都,凯旋班师。此役,曹操歼灭了劲敌吕布,为扫灭袁绍等割据势力,完成统一北方大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建安四年(199年),曹操奉迎汉献帝迁都许昌(今河南许昌东)后,独掌军政大权,总揽朝政,皇帝成为傀儡。车骑将军董承接受皇帝衣带诏,与刘备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服等,密谋除掉曹操。
      刘备恐曹操猜忌,欲伺机脱离曹操控制,趁右将军袁术溃败,主动请求跟大将朱灵前去截击。郭嘉、程昱、董昭等闻后,都说:“备不可遣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后悔,立即派人去追,已然不及。后袁术南逃寿春(今安徽寿县),朱灵班师回朝。十二月,刘备乘曹操部署对袁绍作战之时,袭斩徐州(治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刺史车胄,又击败曹操派去讨伐的司马长史刘岱军,据有徐州、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等地,背叛曹操,响应袁绍。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车骑将军董承等企图刺杀曹操的计划泄露,董承、王服、种辑皆被屠灭三族,唯参与密谋的刘备侥幸逃脱,且势力越来越大。曹操欲亲自征讨刘备,部将们担心袁绍从背后攻击,都进言说:“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曹操则说:“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
      ”郭嘉也认为:“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三》)。曹操为剪除后患,遂亲率大军东征刘备。冀州别驾田丰劝说袁绍,乘机袭击曹操后方,袁绍却以幼子重病为由不肯出兵。刘备惊悉曹操军将至,亲率数十骑出城观察,果然望见曹军旌旗,只得仓猝应战,被曹军击溃,刘备妻子被俘。
      曹操接着攻陷下邳,迫降刘备部将关羽,又进击依附刘备的昌稀等,将其击破。刘备逃到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投奔袁绍,逐渐收集溃散的残兵败将,成为袁绍大举攻曹的力量。此战,曹操迅速击溃刘备,避免了在官渡之战中两面作战的局面。 自兴平二年(195年)起,孙策从袁术处借兵,渡江征讨江东(参见孙策平江东之战),至建安五年(200年),孙策已尽得江东之地,成为割据一方的豪强。
      此时孙策闻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欲率军渡江北袭许昌。曹军皆惊,唯郭嘉说:“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孙策果被郭嘉言中,后为刺客所杀。 同年,郭嘉随曹操在官渡之战中大败袁绍。建安七年(201年)5月,袁绍因军败愤愧呕血而亡,少子袁尚继大将军及冀州牧位,令长子袁谭率少数兵力防守黎阳。九月,曹军渡黄河攻黎阳,谭请增兵,尚恐谭兵多后夺其权,遂自率军来援,与曹军相持于黎阳。
       建安八年(203年)二月,曹军发起总攻,大战于黎阳城下,袁军战败,袁尚、袁谭弃城逃邺,曹军占领黎阳。四月,曹操进军邺城,为充实军粮,抢收小麦。袁军乘机发起反击,曹军小挫。曹操本拟重新组织攻城。郭嘉认为:“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也。
      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纳其计。五月,撤军返许昌(今河南许昌东),留部将贾信屯兵黎阳,监视袁军。 建安九年(203年),袁尚、袁谭果然发起内讧,袁谭为袁尚所败,派辛毗向曹操乞降。
      曹操遂以支援袁谭为名,攻打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七月,袁尚军溃散逃往中山(今河北定州),辎重尽为曹军所获。邺城守军闻汛瓦解。十月,袁尚势力基本上为曹操所消灭。 在曹操围攻邺城时,原已归降曹操的袁谭,又背叛曹操,乘机攻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间等地,并进攻逃至中山(今河北定州)的袁尚,迫使袁尚再逃故安(今河北易县东固安),投奔幽州(治今北京城西南)刺史袁熙。
      袁谭收袁尚残部,驻扎龙凑(今山东平原东南)。曹操在击垮袁尚后,按各个击破的方针,以袁谭背盟为借口,出兵进攻袁谭。建安十年(204年)正月,曹操进攻南皮,大破袁军,占领南皮,袁谭出逃,被曹军追上杀死。袁谭所属各郡、县尽归顺曹操。郭嘉对曹操说:“多辟青、冀、幽、并名士以为掾属,使人心归附”(《资治通鉴·卷第六十四》)。
      曹操为安抚地方,采纳了郭嘉的建议,稳定了统治。冀州平定,郭嘉因攻被封为洧阳亭侯。 时辽西少数民族乌桓部落乘中原战乱,掳迁汉族边民10余万户。曹操取冀州,杀袁谭后,袁熙、袁尚逃往乌桓,二者联结,不断侵扰边境。曹操为统一北方,于建安十二年(207年)秋,开始远征乌桓的作战。
      刘备闻讯,立即赶往荆州,劝刘表趁曹操北征乌桓之机夺取许都(今河南许昌东),迎献帝,兴汉室。曹操甚为担心,诸将皆说:“袁尚亡虏耳,夷狄贪而无亲,岂能为尚用!今深入征之,刘备必说刘表以袭许,万一为变,事不可悔”(《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五》)。唯郭嘉认为:“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
      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惧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恐青、冀非己之有也。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曹操听罢,茅塞顿开,遂立即挥师北上,进至易(今河北雄县西北)时,郭嘉又献策说:“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依计而行,亲率轻骑兵,昼夜兼程,疾速行军。
      在白狼山(今辽宁喀喇沁左翼蒙古自治县东境白鹿山)歼灭乌桓主力和袁尚、袁熙残余势力,斩蹋顿及名王以下10余人,俘虏20余万人(参见白狼山之战)。袁尚、袁熙投奔辽东郡太守公孙康。曹操再次采纳谋士郭嘉之计,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坐观局势,声言等待公孙康把二袁首级送来。
      九月,曹操从柳城撤军,不久,果然公孙康伏杀袁尚、袁熙及辽东单于速濮丸。 至此,曹操逐袁术、败张绣、灭吕布、破袁绍、击刘备,又北征乌桓(参见曹操统一北方的战争),中国北方只剩荆州刘氏。 郭嘉“深通有算略,达于事情”。曹操说:“难奉孝为能知孤意”(《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在北征途中,郭嘉染病,回师不久逝世,年仅38岁。曹操哀痛不已,对荀攸等曰:“诸君年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天折,命也夫”(《三国志·郭嘉传》)!乃表告天下:“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
      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三国志·魏书·郭嘉传》)。于是上表谥郭嘉为贞侯,其子郭奕嗣。 后曹操在赤壁之战中大败,慨叹道:“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当初,陈群责怪郭嘉不治行检,多次在朝中控诉郭嘉,郭嘉却神色自若。
      曹操则更加重用郭嘉,而陈群能持正,曹操也很高兴。 点评:郭嘉身为谋士,为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立下了功勋,史书上称他“才策谋略,世之奇士”(《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可惜郭嘉英年早逝,壮志未踌,实为可惜。 三国志评曰: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虽清治德业,殊於荀攸,而筹画所料,是其伦也。
       曹操表郭嘉「闻褒忠宠贤,未必当身,念功惟绩,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孙叔,显封厥子;岑彭既没,爵及支庶。故军祭酒郭嘉,忠良渊淑(淑:大都指女人的善、美 BY国语日报字典),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在军旅,十有余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擒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桓,震威辽东,以枭袁尚。
      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方将表显,短命早终。上为朝廷悼惜良臣,下自毒恨(连毒恨这个字眼都出现了,可见其心目中的重要性)丧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户,褒亡为存,厚往劝来也。」 曹操因为痛失军师而频频书信给荀?匪脊危骸腹钚⒛瓴宦氖嘤胫苄荒辏柘占枘眩怨差局S忠云渫ù铮朗挛匏停院笫率糁我庾涠е瓷诵摹=癖碓銎渥勇ЩВ缓我嫱稣撸纺钪猩睢G曳钚⒛酥抡咭玻惶煜氯讼嘀呱伲ò谆袄此稻褪枪问巧偈芄煌耆斫狻⒘陆獠懿俚南湍谥忠源送聪АD魏文魏危 埂ⅰ缸废Х钚ⅲ荒苋バ摹F淙思笔卤拢度恕S秩硕辔凡。
      戏接幸撸Q浴何嵬戏剑虿簧埂唬ㄒ蛭尾荒苋ツ戏剑灾鞴教煜露际峭狈狡降模嫣劬ρ剑H挥牍猜奂疲频毕榷ň!4宋坏浦液瘢赜⒐Ψ郑āJ氯诵哪硕蔚檬谷送 ? 三国志记载: 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
      【傅子曰: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 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年二十七, 辟司徒府。】初,北见袁绍,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 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
      多端寡要,好 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於是遂去之。先是时,颍川 戏志才,筹画士也,太祖甚器之。早卒。太祖与荀?樵唬骸白灾静磐龊螅? 与计事者。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 ?黾巍U偌厶煜率隆L? 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
      ”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表为司空军 祭酒。【傅子曰:太祖谓嘉曰:“本初拥冀州之众,青、并从之,地广兵强,而 数为不逊。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对曰:“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 祖唯智胜;项羽虽强,终为所禽。嘉窃料之,绍有十败,公有十胜,虽兵强,无 能为也。
      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 此义胜二也。汉末政失於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 治胜三也。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 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
      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策得辄 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 者多归之,公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 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六也。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 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公於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於大事, 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
       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绍是非不可知, 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 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太祖笑曰:“如卿所 言,孤何德以堪之也!”嘉又曰:“绍方北击公孙瓒,可因其远征,东取吕布。
       不先取布,若绍为寇,布为之援,此深害也。”太祖曰:“然。”】 征吕布,三战破之,布退固守。时士卒疲倦,太祖欲引军还,嘉说太祖急攻 之,遂禽布。语在荀攸传。【傅子曰:太祖欲引军还,嘉曰:“昔项籍七十馀战, 未尝败北,一朝失势而身死国亡者,恃勇无谋故也。
      今布每战辄破,气衰力尽, 内外失守。布之威力不及项籍,而困败过之,若乘胜攻之,此成禽也。”太祖曰: “善。”魏书曰:刘备来奔,以为豫州牧。或谓太祖曰:“备有英雄志,今不早 图,后必为患。”太祖以问嘉,嘉曰:“有是。然公提剑起义兵,为百姓除暴, 推诚仗信以招俊杰,犹惧其未也。
      今备有英雄名,以穷归己而害之,是以害贤为 名,则智士将自疑,回心择主,公谁与定天下?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 安危之机,不可不察!”太祖笑曰:“君得之矣。”傅子曰:初,刘备来降,太 祖以客礼待之,使为豫州牧。嘉言于太祖曰:“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
      张飞、关 羽者,皆万人之敌也,为之死用。嘉观之,备终不为人下,其谋未可测也。古人 有言:‘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宜早为之所。”是时,太祖奉天子以号令天下, 方招怀英雄以明大信,未得从嘉谋。会太祖使备要击袁术,嘉与程昱俱驾而谏太 祖曰:“放备,变作矣!”时备已去,遂举兵以叛。
      太祖恨不用嘉之言。案魏书 所云,与傅子正反也。】 孙策转斗千里,尽有江东,闻太祖与袁绍相持於官渡,将渡江北袭许。众闻 皆惧,嘉料之曰:“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 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於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
      以吾观之, 必死於匹夫之手。”策临江未济,果为许贡客所杀。【傅子曰:太祖欲速征刘备, 议者惧军出,袁绍击其后,进不得战而退失所据。语在武纪。太祖疑,以问嘉。 嘉劝太祖曰:“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此 存亡之机,不可失也。
      ”太祖曰:“善。”遂东征备。备败奔绍,绍果不出。臣 松之案武纪,决计征备,量绍不出,皆出自太祖。此云用嘉计,则为不同。又本 传称【自】嘉料孙策轻佻,必死於匹夫之手,诚为明於见事。然自非上智,无以 知其死在何年也。今正以袭许年死,此盖事之偶合。
      】 从破袁绍,绍死,又从讨谭、尚于黎阳,连战数克。诸将欲乘胜遂攻之,嘉 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 也。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 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
      ”太祖曰:“善。”乃南征。军至西平,谭、尚果争冀 州。谭为尚军所败,走保平原,遣辛毗乞降。太祖还救之,遂从定邺。又从攻谭 於南皮,冀州平。封嘉洧阳亭侯。【傅子曰:河北既平,太祖多辟召青、冀、幽、 并知名之士,渐臣使之,以为省事掾属。皆嘉之谋也。
      】 太祖将征袁尚及三郡乌丸,诸下多惧刘表使刘备袭许以讨太祖,嘉曰:“公 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 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 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俱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 恐青、冀非己之有也。
      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 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太祖遂行。至易,嘉言曰:“兵 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 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太祖乃密出卢龙塞,直指单于庭。
      虏卒闻太祖至,惶 怖合战。大破之,斩蹋顿及名王已下。尚及兄熙走辽东。 嘉深通有算略,达於事情。太祖曰:“唯奉孝为能知孤意。”年三十八,自 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谓荀攸等曰:“诸君年 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夭折,命也夫!”乃 表曰:“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
      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 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 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魏书载太祖表曰:“臣闻褒忠宠贤,未必当身, 念功惟绩,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孙叔,显封厥子;岑彭既没,爵及支庶。
      故军祭 酒郭嘉,忠良渊淑,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 在军旅,十有馀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禽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 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丸,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 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
      方将表显,短命早终。上为朝廷悼 惜良臣,下自毒恨丧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户,褒亡为存,厚往劝来也。”】 谥曰贞侯。子奕嗣。【魏书称奕通达见理。奕字伯益,见王昶家诫。】 后太祖征荆州还,於巴丘遇疾疫,烧船,叹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
      ” 【傅子曰:太祖又云:“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初,陈群非嘉不 治行检,数廷诉嘉,嘉意自若。太祖愈益重之,然以群能持正,亦悦焉。【傅子 曰:太祖与荀?椋飞思卧唬骸肮钚⒛瓴宦氖嘤胫苄荒辏柘占? 难,皆共罹之。
      又以其通达,见世事无所凝滞,欲以后事属之,何意卒尔失之, 悲痛伤心。今表增其子满千户,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 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又与?樵唬骸白废Х钚ⅲ荒苋? 心。其人见时事兵事,过绝於人。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则 不生还’。
      然与共论计,云当先定荆。此为不但见计之忠厚,必欲立功分,弃命 定。事人心乃尔,何得使人忘之!”】奕为太子文学,早薨。子深嗣。深薨,子 猎嗣。【世语曰:嘉孙敞,字泰中,有才识,位散骑常侍。】 。

    张馨折

    2019-02-24 22:00:26

其他答案

    2019-02-24 22:09:43
  •   郭嘉(170—207),字奉孝,颍川阴翟(今河南禹县)人,东汉末年曹操手下著名军事家、谋士。
    郭嘉初投袁绍,袁绍对其非常恭敬。郭嘉住数十日后,对袁绍谋士辛评、郭图说:“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
      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三国志·魏书·郭嘉传》)!还说:“吾将更举以求主,子盍去乎!”二人却说:“袁氏有恩德于天下,人多归之,且今最强,去将何之”(《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郭嘉知二人还没发现到袁绍的短处,不再多言,遂离绍而去。
       起初,颍川名士戏志才为曹操谋士,曹操对他甚为器重。无奈戏志才早逝,曹操便写信给谋士荀?橹兴担骸白灾静磐龊螅捎爰剖抡摺H辍⒂惫潭嗥媸浚梢约讨?《三国志·魏书·郭嘉传》)?荀?藕螅虿懿偻萍隽斯巍2懿僬偌危肫涔猜厶煜麓笫拢咝说厮担骸笆构鲁纱笠嫡撸卮巳艘病?《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会见后,郭嘉也非常高兴地说:“真吾主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遂任郭嘉为司空军祭酒,时为建安元年(196年)。自此,郭嘉以多谋善断而深得曹操倚用。 同年,吕布以辕门射戟的方式解救了刘备,刘备不久便又得兵万余人,引起吕布妒恨,率兵攻打刘备。
      刘备逃走,归降曹操,曹操待其甚厚,让刘备豫州牧。有人对曹操说:“备有英雄之志,今不早图,后必为患。”曹操问郭嘉该当如何,郭嘉说:“有是。然公起义兵,为百姓除暴,推诚杖信以招俊杰,犹惧其未也。今备有英雄名,以穷归己而害之,是以害贤为名也。如此,则智士将自疑,回心择主,公谁与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安危之机也,不可不察。
      ”曹操含笑而说:“君得之矣”(《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于是给刘备增兵增粮,派其至沛(今江苏沛县),收集散兵以对付吕布。 建安二年(197年),袁绍休书与曹操,辞语骄慢。曹操大怒,对荀?⒐卧唬骸敖窠植灰宥Σ坏校稳纾俊倍嘶卮鹚担骸傲酢⑾钪坏校病:鹤嫖ㄖ鞘は钣穑视鹚淝浚瘴荨=裆苡惺埽惺ぃ芩淝浚弈芪病I芊崩穸嘁牵迦巫匀唬说朗ひ玻簧芤阅娑钏骋月侍煜拢艘迨ひ玻换浮⒘橐岳矗в诳恚芤钥砑每恚什簧悖乐悦投舷轮疲酥问ひ玻簧芡饪砟诩桑萌硕芍挝ㄇ灼葑拥埽庖准蚨诨鳎萌宋抟桑ú潘耍晃试督硕仁ひ玻簧芏嗄鄙倬觯г诤笫拢貌唛校Ρ湮耷睿四笔ひ玻簧芨咭橐救靡允彰恐醚允瓮庹叨喙橹灾列拇耍晃槊溃恐艺都惺嫡呓栽肝茫说率ひ采芗思⒑裟钪斡谘丈渌患腔虿患埃谀壳靶∈拢庇兴觯劣诖笫拢胨暮=樱髦樱怨渫渌患俏薏恢埽巳适ひ玻簧艽蟪颊ǎ餮曰舐遥乱缘溃蟛恍校嗣魇ひ玻簧苁欠遣豢芍墙岳瘢皇钦苑ǎ宋氖ひ玻簧芎梦槭疲恢陨倏酥冢帽缟瘢耸阎腥宋分宋涫ひ病!辈懿傩ψ潘担骸叭缜渌裕潞蔚乱钥爸 惫斡炙担骸吧芊奖被鞴镨叮梢蚱湓墩鳎÷啦肌H羯芪埽嘉松詈σ病!避?担骸安幌热÷啦迹颖蔽匆淄家病!辈懿俨偎担骸叭弧N崴笳撸挚稚芮秩殴刂校髀仪肌⒑嫌帐瘛⒑海俏叶酪再稹⒃タ固煜铝种逡病N魏危俊避?担骸肮刂薪б允芟嘁唬ê臁⒙硖谧钋俊1思蕉乇赣抵谧员#袢舾б远鞯拢彩沽停洳荒芫冒玻裙捕ㄉ蕉阋圆欢J讨小⑸惺槠蜕渲郁碛兄悄保羰粢晕魇拢抻且印?《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
      曹操于是上表封钟繇为侍中守司隶校尉,持节督关中诸军。钟繇至长安,移书写信给韩遂、马腾等,二人遂各遣子入京为人质。 建安三年(198年),曹操征讨吕布。吕布败退固守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曹军久攻不克,将士疲惫,曹操想罢兵撤退。郭嘉与荀攸指出:“吕布勇而无谋,今三战皆北,其锐气衰矣。
      三军以将为主,主衰则军无奋意。夫陈宫有智而迟,今及布气之未复,宫谋之未定,进急攻之,布可拔也”(《三国志·魏书·荀攸传》)。曹操点头称是,于是,曹军乃引沂水、泗水灌城。经月余,吕布更加困迫。十二月,吕布部将侯成、宋宪、魏续等叛变,引曹军攻入下邳,吕布被围在白门楼,被迫投降。
      曹操下令诛杀吕布、陈宫、高顺等,传首许都,凯旋班师。此役,曹操歼灭了劲敌吕布,为扫灭袁绍等割据势力,完成统一北方大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建安四年(199年),曹操奉迎汉献帝迁都许昌(今河南许昌东)后,独掌军政大权,总揽朝政,皇帝成为傀儡。车骑将军董承接受皇帝衣带诏,与刘备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服等,密谋除掉曹操。
      刘备恐曹操猜忌,欲伺机脱离曹操控制,趁右将军袁术溃败,主动请求跟大将朱灵前去截击。郭嘉、程昱、董昭等闻后,都说:“备不可遣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后悔,立即派人去追,已然不及。后袁术南逃寿春(今安徽寿县),朱灵班师回朝。十二月,刘备乘曹操部署对袁绍作战之时,袭斩徐州(治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刺史车胄,又击败曹操派去讨伐的司马长史刘岱军,据有徐州、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等地,背叛曹操,响应袁绍。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车骑将军董承等企图刺杀曹操的计划泄露,董承、王服、种辑皆被屠灭三族,唯参与密谋的刘备侥幸逃脱,且势力越来越大。曹操欲亲自征讨刘备,部将们担心袁绍从背后攻击,都进言说:“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曹操则说:“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
      ”郭嘉也认为:“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三》)。曹操为剪除后患,遂亲率大军东征刘备。冀州别驾田丰劝说袁绍,乘机袭击曹操后方,袁绍却以幼子重病为由不肯出兵。刘备惊悉曹操军将至,亲率数十骑出城观察,果然望见曹军旌旗,只得仓猝应战,被曹军击溃,刘备妻子被俘。
      曹操接着攻陷下邳,迫降刘备部将关羽,又进击依附刘备的昌稀等,将其击破。刘备逃到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投奔袁绍,逐渐收集溃散的残兵败将,成为袁绍大举攻曹的力量。此战,曹操迅速击溃刘备,避免了在官渡之战中两面作战的局面。 自兴平二年(195年)起,孙策从袁术处借兵,渡江征讨江东(参见孙策平江东之战),至建安五年(200年),孙策已尽得江东之地,成为割据一方的豪强。
      此时孙策闻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欲率军渡江北袭许昌。曹军皆惊,唯郭嘉说:“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孙策果被郭嘉言中,后为刺客所杀。 同年,郭嘉随曹操在官渡之战中大败袁绍。建安七年(201年)5月,袁绍因军败愤愧呕血而亡,少子袁尚继大将军及冀州牧位,令长子袁谭率少数兵力防守黎阳。九月,曹军渡黄河攻黎阳,谭请增兵,尚恐谭兵多后夺其权,遂自率军来援,与曹军相持于黎阳。
       建安八年(203年)二月,曹军发起总攻,大战于黎阳城下,袁军战败,袁尚、袁谭弃城逃邺,曹军占领黎阳。四月,曹操进军邺城,为充实军粮,抢收小麦。袁军乘机发起反击,曹军小挫。曹操本拟重新组织攻城。郭嘉认为:“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也。
      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纳其计。五月,撤军返许昌(今河南许昌东),留部将贾信屯兵黎阳,监视袁军。 建安九年(203年),袁尚、袁谭果然发起内讧,袁谭为袁尚所败,派辛毗向曹操乞降。
      曹操遂以支援袁谭为名,攻打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七月,袁尚军溃散逃往中山(今河北定州),辎重尽为曹军所获。邺城守军闻汛瓦解。十月,袁尚势力基本上为曹操所消灭。 在曹操围攻邺城时,原已归降曹操的袁谭,又背叛曹操,乘机攻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间等地,并进攻逃至中山(今河北定州)的袁尚,迫使袁尚再逃故安(今河北易县东固安),投奔幽州(治今北京城西南)刺史袁熙。
      袁谭收袁尚残部,驻扎龙凑(今山东平原东南)。曹操在击垮袁尚后,按各个击破的方针,以袁谭背盟为借口,出兵进攻袁谭。建安十年(204年)正月,曹操进攻南皮,大破袁军,占领南皮,袁谭出逃,被曹军追上杀死。袁谭所属各郡、县尽归顺曹操。郭嘉对曹操说:“多辟青、冀、幽、并名士以为掾属,使人心归附”(《资治通鉴·卷第六十四》)。
      曹操为安抚地方,采纳了郭嘉的建议,稳定了统治。冀州平定,郭嘉因攻被封为洧阳亭侯。 时辽西少数民族乌桓部落乘中原战乱,掳迁汉族边民10余万户。曹操取冀州,杀袁谭后,袁熙、袁尚逃往乌桓,二者联结,不断侵扰边境。曹操为统一北方,于建安十二年(207年)秋,开始远征乌桓的作战。
      刘备闻讯,立即赶往荆州,劝刘表趁曹操北征乌桓之机夺取许都(今河南许昌东),迎献帝,兴汉室。曹操甚为担心,诸将皆说:“袁尚亡虏耳,夷狄贪而无亲,岂能为尚用!今深入征之,刘备必说刘表以袭许,万一为变,事不可悔”(《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五》)。唯郭嘉认为:“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
      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惧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恐青、冀非己之有也。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曹操听罢,茅塞顿开,遂立即挥师北上,进至易(今河北雄县西北)时,郭嘉又献策说:“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曹操依计而行,亲率轻骑兵,昼夜兼程,疾速行军。
      在白狼山(今辽宁喀喇沁左翼蒙古自治县东境白鹿山)歼灭乌桓主力和袁尚、袁熙残余势力,斩蹋顿及名王以下10余人,俘虏20余万人(参见白狼山之战)。袁尚、袁熙投奔辽东郡太守公孙康。曹操再次采纳谋士郭嘉之计,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坐观局势,声言等待公孙康把二袁首级送来。
      九月,曹操从柳城撤军,不久,果然公孙康伏杀袁尚、袁熙及辽东单于速濮丸。 至此,曹操逐袁术、败张绣、灭吕布、破袁绍、击刘备,又北征乌桓(参见曹操统一北方的战争),中国北方只剩荆州刘氏。 郭嘉“深通有算略,达于事情”。曹操说:“难奉孝为能知孤意”(《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在北征途中,郭嘉染病,回师不久逝世,年仅38岁。曹操哀痛不已,对荀攸等曰:“诸君年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天折,命也夫”(《三国志·郭嘉传》)!乃表告天下:“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
      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三国志·魏书·郭嘉传》)。于是上表谥郭嘉为贞侯,其子郭奕嗣。 后曹操在赤壁之战中大败,慨叹道:“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当初,陈群责怪郭嘉不治行检,多次在朝中控诉郭嘉,郭嘉却神色自若。
      曹操则更加重用郭嘉,而陈群能持正,曹操也很高兴。 点评:郭嘉身为谋士,为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立下了功勋,史书上称他“才策谋略,世之奇士”(《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可惜郭嘉英年早逝,壮志未踌,实为可惜。 三国志评曰: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虽清治德业,殊於荀攸,而筹画所料,是其伦也。
       曹操表郭嘉「闻褒忠宠贤,未必当身,念功惟绩,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孙叔,显封厥子;岑彭既没,爵及支庶。故军祭酒郭嘉,忠良渊淑(淑:大都指女人的善、美 BY国语日报字典),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在军旅,十有余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擒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桓,震威辽东,以枭袁尚。
      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方将表显,短命早终。上为朝廷悼惜良臣,下自毒恨(连毒恨这个字眼都出现了,可见其心目中的重要性)丧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户,褒亡为存,厚往劝来也。」 曹操因为痛失军师而频频书信给荀?匪脊危骸腹钚⒛瓴宦氖嘤胫苄荒辏柘占枘眩怨差局S忠云渫ù铮朗挛匏停院笫率糁我庾涠е瓷诵摹=癖碓銎渥勇ЩВ缓我嫱稣撸纺钪猩睢G曳钚⒛酥抡咭玻惶煜氯讼嘀呱伲ò谆袄此稻褪枪问巧偈芄煌耆斫狻⒘陆獠懿俚南湍谥忠源送聪АD魏文魏危 埂ⅰ缸废Х钚ⅲ荒苋バ摹F淙思笔卤拢度恕S秩硕辔凡。
      戏接幸撸Q浴何嵬戏剑虿簧埂唬ㄒ蛭尾荒苋ツ戏剑灾鞴教煜露际峭狈狡降模嫣劬ρ剑H挥牍猜奂疲频毕榷ň!4宋坏浦液瘢赜⒐Ψ郑āJ氯诵哪硕蔚檬谷送 ? 三国志记载: 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
      【傅子曰:嘉少有远量。汉末天下将乱。自弱 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故时人多莫知,惟识达者奇之。年二十七, 辟司徒府。】初,北见袁绍,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 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
      多端寡要,好 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於是遂去之。先是时,颍川 戏志才,筹画士也,太祖甚器之。早卒。太祖与荀?樵唬骸白灾静磐龊螅? 与计事者。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 ?黾巍U偌厶煜率隆L? 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
      ”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表为司空军 祭酒。【傅子曰:太祖谓嘉曰:“本初拥冀州之众,青、并从之,地广兵强,而 数为不逊。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对曰:“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 祖唯智胜;项羽虽强,终为所禽。嘉窃料之,绍有十败,公有十胜,虽兵强,无 能为也。
      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 此义胜二也。汉末政失於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 治胜三也。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 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
      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策得辄 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 者多归之,公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 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六也。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 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公於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於大事, 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
       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绍是非不可知, 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 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太祖笑曰:“如卿所 言,孤何德以堪之也!”嘉又曰:“绍方北击公孙瓒,可因其远征,东取吕布。
       不先取布,若绍为寇,布为之援,此深害也。”太祖曰:“然。”】 征吕布,三战破之,布退固守。时士卒疲倦,太祖欲引军还,嘉说太祖急攻 之,遂禽布。语在荀攸传。【傅子曰:太祖欲引军还,嘉曰:“昔项籍七十馀战, 未尝败北,一朝失势而身死国亡者,恃勇无谋故也。
      今布每战辄破,气衰力尽, 内外失守。布之威力不及项籍,而困败过之,若乘胜攻之,此成禽也。”太祖曰: “善。”魏书曰:刘备来奔,以为豫州牧。或谓太祖曰:“备有英雄志,今不早 图,后必为患。”太祖以问嘉,嘉曰:“有是。然公提剑起义兵,为百姓除暴, 推诚仗信以招俊杰,犹惧其未也。
      今备有英雄名,以穷归己而害之,是以害贤为 名,则智士将自疑,回心择主,公谁与定天下?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 安危之机,不可不察!”太祖笑曰:“君得之矣。”傅子曰:初,刘备来降,太 祖以客礼待之,使为豫州牧。嘉言于太祖曰:“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
      张飞、关 羽者,皆万人之敌也,为之死用。嘉观之,备终不为人下,其谋未可测也。古人 有言:‘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宜早为之所。”是时,太祖奉天子以号令天下, 方招怀英雄以明大信,未得从嘉谋。会太祖使备要击袁术,嘉与程昱俱驾而谏太 祖曰:“放备,变作矣!”时备已去,遂举兵以叛。
      太祖恨不用嘉之言。案魏书 所云,与傅子正反也。】 孙策转斗千里,尽有江东,闻太祖与袁绍相持於官渡,将渡江北袭许。众闻 皆惧,嘉料之曰:“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 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於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
      以吾观之, 必死於匹夫之手。”策临江未济,果为许贡客所杀。【傅子曰:太祖欲速征刘备, 议者惧军出,袁绍击其后,进不得战而退失所据。语在武纪。太祖疑,以问嘉。 嘉劝太祖曰:“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此 存亡之机,不可失也。
      ”太祖曰:“善。”遂东征备。备败奔绍,绍果不出。臣 松之案武纪,决计征备,量绍不出,皆出自太祖。此云用嘉计,则为不同。又本 传称【自】嘉料孙策轻佻,必死於匹夫之手,诚为明於见事。然自非上智,无以 知其死在何年也。今正以袭许年死,此盖事之偶合。
      】 从破袁绍,绍死,又从讨谭、尚于黎阳,连战数克。诸将欲乘胜遂攻之,嘉 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有郭图、逢纪为之谋臣,必交斗其间,还相离 也。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若征刘表者,以待其变;变成 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
      ”太祖曰:“善。”乃南征。军至西平,谭、尚果争冀 州。谭为尚军所败,走保平原,遣辛毗乞降。太祖还救之,遂从定邺。又从攻谭 於南皮,冀州平。封嘉洧阳亭侯。【傅子曰:河北既平,太祖多辟召青、冀、幽、 并知名之士,渐臣使之,以为省事掾属。皆嘉之谋也。
      】 太祖将征袁尚及三郡乌丸,诸下多惧刘表使刘备袭许以讨太祖,嘉曰:“公 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 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 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俱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 恐青、冀非己之有也。
      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 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太祖遂行。至易,嘉言曰:“兵 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 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太祖乃密出卢龙塞,直指单于庭。
      虏卒闻太祖至,惶 怖合战。大破之,斩蹋顿及名王已下。尚及兄熙走辽东。 嘉深通有算略,达於事情。太祖曰:“唯奉孝为能知孤意。”年三十八,自 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谓荀攸等曰:“诸君年 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夭折,命也夫!”乃 表曰:“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
      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 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 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魏书载太祖表曰:“臣闻褒忠宠贤,未必当身, 念功惟绩,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孙叔,显封厥子;岑彭既没,爵及支庶。
      故军祭 酒郭嘉,忠良渊淑,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 在军旅,十有馀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禽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 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丸,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 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
      方将表显,短命早终。上为朝廷悼 惜良臣,下自毒恨丧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户,褒亡为存,厚往劝来也。”】 谥曰贞侯。子奕嗣。【魏书称奕通达见理。奕字伯益,见王昶家诫。】 后太祖征荆州还,於巴丘遇疾疫,烧船,叹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
      ” 【傅子曰:太祖又云:“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初,陈群非嘉不 治行检,数廷诉嘉,嘉意自若。太祖愈益重之,然以群能持正,亦悦焉。【傅子 曰:太祖与荀?椋飞思卧唬骸肮钚⒛瓴宦氖嘤胫苄荒辏柘占? 难,皆共罹之。
      又以其通达,见世事无所凝滞,欲以后事属之,何意卒尔失之, 悲痛伤心。今表增其子满千户,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 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又与?樵唬骸白废Х钚ⅲ荒苋? 心。其人见时事兵事,过绝於人。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则 不生还’。
      然与共论计,云当先定荆。此为不但见计之忠厚,必欲立功分,弃命 定。事人心乃尔,何得使人忘之!”】奕为太子文学,早薨。子深嗣。深薨,子 猎嗣。【世语曰:嘉孙敞,字泰中,有才识,位散骑常侍。】 郭嘉身为谋士,为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立下了功勋,史书上称他“才策谋略,世之奇士”(《三国志·魏书·郭嘉传》),可惜郭嘉英年早逝,壮志未踌,实为可惜。
       三国志评曰: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虽清治德业,殊於荀攸,而筹画所料,是其伦也。 曹操表郭嘉「闻褒忠宠贤,未必当身,念功惟绩,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孙叔,显封厥子;岑彭既没,爵及支庶。故军祭酒郭嘉,忠良渊淑(淑:大都指女人的善、美 BY国语日报字典),体通性达。
      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在军旅,十有余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擒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桓,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方将表显,短命早终。
      上为朝廷悼惜良臣,下自毒恨(连毒恨这个字眼都出现了,可见其心目中的重要性)丧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户,褒亡为存,厚往劝来也。」 。

    黄羡游

    2019-02-24 22:09:43

  • 2019-02-24 22:00:47
  • 都是转载的,没意思~~~

    刘江花

    2019-02-24 22:00:47

  • 2019-02-24 21:49:09
  •   陈寿把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的谋略与荀攸并论,但现在有一些朋友把郭嘉拔出来捧为三国第一谋士。是这样吗? 
    郭嘉主要事件是: 
    一、袁绍曹操十胜十败说 
    二、收纳刘备 
    三、孙策亡命说 
    四、随曹操东征西讨。 
    一、曹操袁绍十胜十败说 
    袁曹决战前,曹氏集团内部思想很不统一,大约可分为两派,即乐观派与悲观派。
      乐观派的代表是荀?众迹叟傻拇砣宋锸强兹凇R蚬卧诶肟苁泵餮栽苣殉纱笫拢比皇粲诶止叟桑?牍味级约唇嚼吹暮颖本稣教岢龉治鲆饧敲次颐蔷屠纯纯窜?牍蔚牟煌? 首先,从时间上讲,郭嘉的十胜十败论略早于荀?蟮衷诠谓氩懿倬霾呒攀保簿褪墙ò苍辏ü?96年)九月前后。
      郭嘉正是凭此论述博得了曹操的赏识。而荀?乃氖に陌芩凳窃诓懿偻鸪侵苁保唇ò捕辏ü?97年)正月,二者时间上相差不远。 再从内容上说,郭嘉的十胜十败归纳起来就是道胜、义胜、治胜、度胜、谋胜、德胜、仁胜、明胜、文胜、武胜;荀?乃氖に陌芩狄蔡傅搅硕仁ぁ⒛笔ぁ⑽涫ぁ⒌率ぁ6呔说睦淄K氖に陌苎约蛞怅啵褪侣凼拢文欠葑啦懿俚某煞窒喽越隙啵笤谒氖に陌苈鄣幕∩侠┱箍绰凼龅摹@绻嗡怠懊魇ぁ保?挥刑幔懊魇ぁ彼怠吧艽蟪颊ǎ餮曰舐摇保擒?诖鹂兹谑碧峁腋咛逅赋鎏锓帷⑿碡⒀樟肌⑽某蟮仍隙傲旱娜毕荨S秩绻巍耙迨ぁ彼怠吧芤阅娑钏骋月侍煜隆保?惶幔挡懿佟案ㄌ熳樱鲆逭鞣ィ也淮印保獠痪褪恰耙迨ぁ甭穑寇?乃氖に陌苁浅率僬蔚睦醋耘崴芍摹陡底印罚率傥裁疵挥惺章迹渴敲豢吹接搿陡底印芳窃叵喙氐淖柿匣故强吹胶缶醯枚吒揪褪抢淄恢拢圆宦迹课颐俏薮又? 从抛出理论的事件进程上看,荀?睦犯臃崧壮鏊氖ぢ凼庇星耙蚝蠊O仁窃芟率榍崧懿俸芊吲耵淼纫晕懿偈且蛭Ю墩判宓脑倒剩蚨密?ノ剩缓蟛乓龃朔鄣恪9文欠菔恰陡底印芬裕淮喽院? 最后,也是最核心的区别在于官渡之战的表现是否能支撑各自所言。
      整个官渡之战,曹操主要依靠了三个人,一个荀?⒁桓鲕髫⒁桓鲂碡? 许攸就不谈了,只说说二荀与郭嘉。 战略问题上,曹操依靠的是荀?U角埃?懿俟婊苏铰圆渴穑岢鱿然靼苈啦迹蕉ǘ撸坏髋娠耵碚蚴爻ぐ玻纸谖榷ㄎ飨撸诔鍪掷从朐芫稣剑徽街校芫讣唇镁。
      懿傧胪吮恍┤松踔烈督翟埽质擒?浦雇怂醯南敕ǎ睦盎鍪ぃ徽胶螅懿僖厥Χ愿读醣恚质擒?岢霾桓芤源⒅痪倨蕉ê颖薄? 战术问题上,曹操依靠的是荀攸。白马之战,“(荀)攸画策斩颜良”,延津之战杀文丑,惟独荀攸能懂曹操之计;战中,又是荀攸献策一烧韩猛,二烧淳于琼。
       至于郭嘉呢?他也“从破袁绍”的,可在官渡之战中,郭嘉鲜有表现,更有意思的是《三国志•魏书十》记载:许攸提供情报,要曹操去乌巢烧粮,“众皆疑。唯(荀)攸与贾诩劝太祖”。在这里,郭嘉也疑惑不决了。 综上所述。《傅子》载郭嘉的十胜十败的主干部分与荀?纠淄绻幸凰涤屑俚幕埃敲础陡底印匪阅耸羌庸じ交幔绻叨际钦娴幕埃敲窜?蹈雍侠碚媸担惺导庖澹率僦宦计湟皇钦返模? 另按,贾诩也有明胜,勇胜,用人胜,决机胜四胜论,是在官渡之战最危急的时候。
       二、收纳刘备 我个人一直认为,当初曹操收留刘备是养虎遗患。这是马后炮,我想曹操在赤壁汉中之败后也一定深恨当初不杀此人,如今逼迫他至如此。 对于收留刘备这一对曹魏未来产生深远负面影响的决定,陈寿正书仅言程昱要曹操趁早处理掉刘备,曹操不同意,决定收留。
      但《魏书》与《傅子》出来搅局了,《魏书》说是郭嘉鼓动曹操同意的;《傅子》说是郭嘉反对,曹操不采纳,收留了刘备。我个人认为,应该采纳《傅子》说,即郭嘉在是否收留刘备的问题上是持反对意见。古人有言:“一日纵敌,数世之患”,收留刘备对曹操而言就是失误,放跑刘备是更大的失误,而《魏书》颇多修美曹操的地方,因此可能拉出郭嘉为曹操“挡箭”。
      陈寿明言是曹操自己决定的,在《武帝纪》与《程昱传》中都是如此,当采用此说。至于《傅子》,可为参考。 三、孙策亡命说 孙策趁袁曹对峙时要偷袭许都,曹氏内部恐惧,这时郭嘉语出惊人,说匹夫就解决了孙策,这一点充分说明了郭嘉判断力非凡。郭嘉认为孙策行为轻佻,“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
      ”犯了众怒,最终会命丧小人物之手。后来果然如此。 这里就要说说江东年轻统帅孙策为什么会死在小人物手上,这能说明郭嘉的准确推断有现实基础,而不是能掐会算,由此而神化他,这一点裴松之也谈到过。 孙策用6年时间初定江东,对旧有势力冲击很大,且其杀戮过重,当时江东士人很多都不服。
      我举这么个例子:吴郡高岱为人仗义疏财,被称为“世之英伟”。因他熟读《左传》,孙策请他论《左传》,高岱出发前,有人告诉他孙策为人“恶胜己者”,劝他论道时藏拙。到谈论时,孙策提问,高岱推说不知道,一来二去,孙策竟然火了,认为是高岱瞧不起他,不顾挤满数里的求情者把他杀了。
      史载“孙策东渡江,(士人)皆走交州以避其难”(《蜀书八》) 正是因为孙策轻佻好杀,且杀了许多有名望的人,所以郭嘉能准确判断出孙策虽猛,却不足以危害曹操的后方,恰巧这时孙策果然死于许贡的门客之手,时间上倒是纯属巧合。 四、曹操东征西讨 自从担任曹操军祭酒后,郭嘉就一直伴随着曹操东征西讨,曹操表中说“(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因此郭嘉的活动与曹操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掀起了他人生的华彩乐章。
      我们来逐个分析相关战例。 郭嘉第一战役来自破吕布。《郭嘉传》曰:征吕布,三战破之,布退固守。这三战是指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冬十月的彭城之战、下邳外围二次大战。吕布三战败北后固守孤城,曹军也一时难破,由于士兵疲劳,想打退堂鼓,是荀攸与郭嘉鼓励曹操继续围逼并献策放水灌城而最终灭掉吕布,我们看到此战中,荀攸与郭嘉并列大功。
       第二战役来自消灭袁氏残余的战争。由于郭嘉曾经历过袁氏内部党争,所以他能准确判断出袁氏兄弟两集团在外敌面前“急则盟缓则攻”的情况,建议曹操暂缓攻击,让其内乱,然后坐收渔利,这一招十分高明,让曹操能相对轻松的解决了河北余害。这是郭嘉棋高一招的地方。
      曹军追杀袁尚时,人们都担心刘表刘备偷袭后方,又是郭嘉准确分析刘表的性格与刘备的微妙关系,坚定了曹操“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决心。 按《傅子》所言,郭嘉在曹操平定青、冀、幽、并后还推荐了一些人才给曹操。 郭嘉死于建安12年(公元207年),他一生比较短暂,留给他表演的时间不多,但就是在这短暂的时间内,郭嘉嬴得曹操无限宠信并获得巨大成功。
      郭嘉生前身后食邑千户,这是在曹操刚取得河北最终胜利的时候,当时曹操惨淡经营,“天下户口减耗,十裁一在”。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就是郭嘉死的那一年,曹操大封群臣,文官中荀攸功劳排第二,也不过七百户,而郭嘉已追得千户。那时曹氏除刚自杀的张绣外“诸将封未有满千户者”。
      (《三国志•魏书八》)郭嘉病重期间,曹操不断派人探病,往往是回报的人还没回,新派出的已在路上。郭嘉之死对曹操打击很大,乃至赤壁之败后,曹操都叹郭嘉不在,这是为什么? 郭嘉赢得曹操的宠信,有三点原因。 1。有真才实学 这是最根本的一条,郭嘉的智术确实非凡,虽比不过荀?氩懿倬髫喾路稹G懊嬉丫噶撕芏啵プ浮? 2。
      能迎合曹操的心思,说曹操爱听的话。 初见曹操,谈论天下大事后,曹操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郭嘉出来后,高兴的说“真吾主也”,可见曹操对郭嘉的第一印象非常好,面试很成功。郭嘉说了什么让曹操对一个27岁的年轻人评价如此之高?按《傅子》说就是十胜十败论。
      在此论中,郭嘉将袁绍贬得几无是处,把曹操捧得很高,同样的道理,荀?菜倒芳窃睾苡幸馑迹?低暾饣埃懿偈恰霸谩薄9嗡低暾饣埃懿偈切ψ潘担骸拔矣惺裁吹滦锌梢猿械D阏庋钠缆郯。 弊⒁猓夥浅S腥ぃ谡饫铮懿偬曜约旱氖笥攀坪笏坪跤械悴缓靡馑迹槠鹄矗馇槭切ψ潘档模慵笔毙那橹茫罩崴桑沧慵蔚幕八档们擅疃? 3。
      郭嘉年轻 曹操是把郭嘉作为托付后事的对象,郭嘉小曹操15岁,在谋士团中很年轻,38岁而亡的郭嘉让53岁曹操格外痛心。郭嘉也因此而享尽哀荣。 接下来,我再横向评论郭嘉,他,在曹营当中到底是什么地位。 个别朋友把郭嘉捧为曹操帐下第一谋士,甚至说是三国第一谋士,显然是不全面的,或者说是感情压倒理智的评论。
      曹操帐下第一谋士应是荀攸或者是贾诩。时人都是把程昱与郭嘉并称,而程昱在前,至于荀?翘焐系酿┰拢涓窬植皇鞘裁茨笔克鼙饶獾摹K怨蔚牡匚挥υ谏鲜鋈说戎蟆? 或许有朋友会说,曹操曾说过许多赞美郭嘉的话,且曹操识人用人冠殊三国,那他评论郭嘉的话,听来就是第一谋臣。
      比如:“唯(郭)奉孝为能知孤意。”“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曹操)策未决,(郭)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动无遗策”、“其人见时事兵事,过绝於人”,“追思(郭)嘉勋,实不可忘”。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话都是在郭嘉死后的评论,基本都来自表(骈文)或是和二荀谈论的伤感追忆,其实这些言论类似今天的悼词,所谓死者为大,好话说尽也无不可,当然,也含有曹操惋惜痛心之真情,这不可抹杀。
      对郭嘉生前真正有分量的评论是“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郭嘉)也”,我想,这也不能作为郭嘉所谓“第一”的支撑点,就算把对郭嘉死后的盛评都算上,也是无法与二荀令相提并论。因为曹操从不吝惜对他所看重的人的赞扬,这其实也是帝王“御人之术”的一部分。我们看看曹操对二荀的评论吧,有些话比论郭嘉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荀?骸拔嶂臃浚ㄎ骱赫帕迹绻底约菏侵泄飞夏笔康匚坏诙恢易猿频谝唬┮病保胺⒀允诓撸奘┎恍Вㄜ鳎?σ担迹ú懿伲┯梢约茫门≡疲怨馊赵隆保疤煜轮ǎㄜ鳎?σ病薄ⅰ熬辔镥觯辔偃耍辔疲辔苣保嘁远嘁印保澳笔夤σ欤迹ú懿伲┧患耙病保爸艺苣保谕猓ㄜ鳎┪娜羰且病#ㄜ鳎┕锲浯我病? 对荀攸:“荀令君(荀?┲疲唤恍荩卉骶Γㄜ髫┲ザ瘢蝗ゲ恢埂薄岸髁睿?⒇┲廴耍枚嫘牛崦皇啦煌保埃ㄜ鳎┕铮浅H艘玻岬糜胫剖拢煜碌焙斡窃眨 保拔拚鞑淮樱昂罂说校载币病保肮锿庥弈谥牵馇幽谟拢馊跄谇浚环ド疲奘├停强杉埃薏豢杉埃溲兆印㈠肝洳荒芄病!?“荀公达,人之师表也”,“荀公达真贤人也,所谓‘温良恭俭让以得之’。
      孔子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公达即其人也。”“孤与荀公达周游二十馀年,无毫毛可非者。” ……不一而足。 按,曹操对郭嘉之死,史载“哀甚”,就是哀痛的很,但对荀攸的死,则是“言则流涕”,就是说提到荀攸就哭。我不想评论感情上谁轻谁重,只是想摊开来,让大家全面的看待郭嘉。
       我认为,郭嘉是曹操营中第一流的谋士,善于识人,判断力准确,而且能迎合上意,史载其“达於事情”,正是如此,曹操才说:“唯奉孝为能知孤意”,而荀?」艿虏盼匏床荒苡氩懿倌酰烙诓录伞T凇按镉谏弦狻鄙系故遣患肮巍? 郭嘉虽清治德业为人诟病,但仍不愧为“才策谋略,世之奇士” 我是从这里转载的: 将文化传播得更远!。
      

    Cherry...

    2019-02-24 21:49:09

  • 2019-02-24 21:48:59
  • 关键时候出计谋. 赤壁之战曹操想他啊!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历史学 相关知识

  • 教育科学
  • 教育考试

相关推荐

正在加载...

爱问推荐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热点检索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返回
顶部
帮助 意见
反馈
关注
爱问

关注爱问微信公众号,开启知识之旅,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资讯。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