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獾的习性分布?

踏雪无痕 2007-04-19

					
2条回答 评论(0)

好评答案

蜜獾分布在非洲大陆和亚洲西南部。蜜獾身体粗壮似獾,爪子强壮,可以捣毁蜂巢,坚厚的皮肤和粗糙的毛可以抵御蜂群的攻击,因喜食蜂蜜而得名。除蜂蜜外,蜜獾也食其他昆虫、爬行动物和小哺乳动物,就连剧毒的眼镜蛇也常常成为它们的食物,是名副其实的“野蛮小子”。 
   
   
  挖掘鼠洞,填饱辘辘饥肠 
   
  南部非洲博茨瓦纳境内的卡拉哈里大沙漠是一片半沙漠化的荒原,博茨瓦纳境内的河流最终都在这里消逝,铁锈红的沙土上的植被十分稀疏,只有少数骆驼刺、红柳、胡杨顽强地扎根在这里。 
  斜阳西坠,黄昏的阳光不再强烈,照耀着卡拉哈里,景色变得壮观而美丽,气温也开始下降。一只雌性蜜獾钻出洞穴,它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只小蜜獾,这是一对蜜獾母子。母蜜獾带着小蜜獾向前跑着,没有跑多远,小蜜獾就没有了力气,赖在地上不动了。母蜜獾毫不犹豫地叼起小蜜獾,往前继续奔跑。原来,母蜜獾带着孩子出来觅食了。 
  在一个鼠洞前,母蜜獾轻轻地将小蜜獾放下,低下头,开始飞快地利用利爪扒挖鼠洞,红铁锈般的沙土从它身下向后飞扬起来。这时候,一只非洲狐和两只猎鹰也闻讯赶来,非洲狐蹲在蜜獾母子不远的地方,竖着耳朵
				...
蜜獾分布在非洲大陆和亚洲西南部。蜜獾身体粗壮似獾,爪子强壮,可以捣毁蜂巢,坚厚的皮肤和粗糙的毛可以抵御蜂群的攻击,因喜食蜂蜜而得名。除蜂蜜外,蜜獾也食其他昆虫、爬行动物和小哺乳动物,就连剧毒的眼镜蛇也常常成为它们的食物,是名副其实的“野蛮小子”。 
   
   
  挖掘鼠洞,填饱辘辘饥肠 
   
  南部非洲博茨瓦纳境内的卡拉哈里大沙漠是一片半沙漠化的荒原,博茨瓦纳境内的河流最终都在这里消逝,铁锈红的沙土上的植被十分稀疏,只有少数骆驼刺、红柳、胡杨顽强地扎根在这里。 
  斜阳西坠,黄昏的阳光不再强烈,照耀着卡拉哈里,景色变得壮观而美丽,气温也开始下降。一只雌性蜜獾钻出洞穴,它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只小蜜獾,这是一对蜜獾母子。母蜜獾带着小蜜獾向前跑着,没有跑多远,小蜜獾就没有了力气,赖在地上不动了。母蜜獾毫不犹豫地叼起小蜜獾,往前继续奔跑。原来,母蜜獾带着孩子出来觅食了。 
  在一个鼠洞前,母蜜獾轻轻地将小蜜獾放下,低下头,开始飞快地利用利爪扒挖鼠洞,红铁锈般的沙土从它身下向后飞扬起来。这时候,一只非洲狐和两只猎鹰也闻讯赶来,非洲狐蹲在蜜獾母子不远的地方,竖着耳朵,专注地观察着母蜜獾的一举一动,猎鹰也同样专注地观察着母蜜獾挖洞。母蜜獾继续挖着鼠洞,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身旁的非洲狐和猎鹰。可能不知道危险的小蜜獾跌撞着渐渐离母蜜獾越来越远。非洲狐和猎鹰开始蠢蠢欲动,打算袭击小蜜獾。就在紧急关头,母蜜獾转身将它叼放到洞口,继续挖起鼠洞来。 
  当母蜜獾还在埋头苦挖的时候,两只老鼠在距离母蜜獾挖掘的鼠洞洞口不远处的另一洞口窜出,由于慌不择路,一只正撞到非洲狐的面前,非洲狐迅速咬住老鼠,叼起来跑走了;另一只老鼠则被守候在一旁的猎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叼向空中。母蜜獾看了看跑向远方的非洲狐和翱翔在空中的猎鹰,非常失落,只好带着孩子继续上路,寻找新的食物。 
  很快,母蜜獾又发现一个老鼠洞,再一次开始扒挖起来。非洲狐和猎鹰像影子一样,再一次蹲守在一旁,守株待兔。但这一次,母蜜獾扒挖的鼠洞只有一个出口,它只用了不到10分钟就将老鼠捕获。母蜜獾将死老鼠叼给小蜜獾,饥饿的小蜜獾立刻用利齿撕咬起来。早已是饥肠辘辘的母蜜獾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终于耐不住美食的诱惑,忘记了做为母亲的责任,尝试着上前想夺回老鼠。小蜜獾立刻发出呜呜的声音,被“警告”了的母蜜獾知趣地退到一旁,躺在自己刚刚扒鼠洞形成小沙堆上,往自己身上扬沙子,感受爽爽的沙浴,以转移“痛苦”的饥饿感。 
  小蜜獾把老鼠吃得干干净净,母蜜獾带着小蜜獾继续寻找起猎物。但是,这一天和整个夜晚,蜜獾母子除了捕捉到几只小昆虫外,再没有任何收获。 
   
  捕食毒蛇,凶猛与智慧兼有 
   
   
  蜜獾的凶猛强悍是出了名的,南非的军队将它们的装甲运兵车称为“蜜獾”。 
  蜜獾的猎物约有60种,从小昆虫到小兔子,它们都能吃。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 一只大蜜獾可以在半小时内吞下一条2米长的大蟒蛇,即使是有毒的南非眼镜蛇和蝰蛇,蜜獾也能不费太大力气就得手。 
  几个月过去了,小蜜獾慢慢长大,同时增加的还有食量。一只成年蜜獾的日进食量大约在两千克左右,超过3个月大的小蜜獾的进食量是母蜜獾的1/4左右。当小蜜獾超过6个月大后,进食量就达到母蜜獾进食量的一半左右,而一只雄性小蜜獾长到一岁大左右,体重已经完全超过母亲,但仍旧不能独立捕猎,而进食量却要超过母亲,这就给母蜜獾带来更大的压力和挑战。 
  这天下午,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吃东西的母蜜獾早早地就带着小蜜獾离开洞穴,开始寻找猎物。在捕食到一只老鼠给小蜜獾食用后,母蜜獾发现,有一条眼镜蛇正躺在一棵胡杨树的树冠上晒太阳,它也许以为高高的树冠上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但是,对于蜜獾来说,这的确是个“小儿科”,母蜜獾立刻向树上爬去。 
  眼镜蛇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面对气势汹汹逼近自己的蜜獾,它意识到了危险,但此时已经无路可逃。这是一条有2米多长的眼镜蛇,它的毒性足可以毒倒一只健硕的羚羊,就连花豹和狮子也会避而远之。但是,此刻,它遇到了一个强悍的对手,稍不留神就会成为蜜獾的佳肴。母蜜獾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慢慢逼近眼镜蛇,细小的树枝在它的压迫下不断折断,它的动作看起来笨拙,但却十分敏捷,它懂得哪一根树枝能承受得住自己的体重,哪一根无法承受自己的体重,它攀附着能够承受住自己体重的树枝朝眼镜蛇的头稍后的部位靠近…… 
  眼镜蛇一边向母蜜獾吐着蛇信,一边向树枝的枝梢端退缩着。树枝越来越细小,突然,一根树枝因承受不住母蜜獾的体重而折断,母蜜獾立刻向后退到安全的地方,开始从另一根树枝靠近眼镜蛇。眼镜蛇终于被逼到一个树枝的末端,整个身体只挂在一根随时都可能折断的细小树枝上,荡来荡去,小树枝承受不住眼镜蛇的重量,终于折断了。母蜜獾立刻奔向树下,就在眼镜蛇摔落到地面的刹那,母蜜獾已经回到地下,它从眼镜蛇的头后侧出击,一口咬住了眼镜蛇的颈部。眼镜蛇的头立刻被母蜜獾咬掉,母蜜獾开始嚼食起眼镜蛇来。眼镜蛇的蛇身在它的撕咬中扭曲着挣扎着,渐渐停止不动。这个时候,小蜜獾加入嚼食中。半个小时后,蜜獾母子将这条2米长左右的眼镜蛇吃得只剩下带有毒齿的头部! 
  这一顿饱餐是蜜獾母子多天以来最丰盛的一次了。但蜜獾母子继续寻找着猎物。这天夜里,母蜜獾将小蜜獾留在了洞穴中,自己独自上路。今天真的非常幸运,刚离开洞穴没有多久,母蜜獾就遇到一条大蝰蛇,这条蝰蛇刚刚捕捉到一只老鼠,还没来得及吃。母蜜獾立刻向蝰蛇发起攻击,蝰蛇急忙丢下嘴中的死老鼠,一边吐出长长的毒信还击,一边将身体向后退缩着。母蜜獾见状,立刻叼起被蝰蛇丢下的老鼠,退到一边大吃起来,蝰蛇眼睁睁地在一旁束手无策。很快,母蜜獾将老鼠吃个精光。但它并没有满足,而是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动作:它向蝰蛇发起了攻击。蝰蛇一边退避着,一边吞吐着蛇信不停地还击。母蜜獾则始终躲避开蝰蛇正面,选择从蝰蛇的头后部的侧面进攻。 
  这场生死较量进行得异常激烈,但战争只维持了不过二三分钟,母蜜獾就咬住了蝰蛇的头后部,咬去蝰蛇的头部后,它开始大嚼起来。然而,母蜜獾只吃了不到几分钟,意外发生了,它的左前爪动不了了,它侧头咬向自己的左肩胛,但根本够不到。尝试了两下,母蜜獾瘫软地倒在地上,很快就一动不动了。原来,母蜜獾在和蝰蛇较量时,左肩胛被蝰蛇咬了一口,蝰蛇的毒液此刻已经顺着它肩胛的伤口蔓延到全身。 
  一分钟过去了,母蜜獾仍旧一动不动;10分钟过去了,母蜜獾仍旧一动不动;一小时过去了,母蜜獾仍旧一动不动……大约2个小时后,奇迹发生了:母蜜獾的身体动了一下,并很快就爬了起来,然后继续大嚼着蝰蛇鲜美的肉。 
  不怕毒蛇是蜜獾所特有的奇异特性,直到现在,科学家们还没有破解这其中的秘密。 
   
  袭击蜂巢,为了蜂蜜豁出去 
   
   
  蜜獾最喜欢吃的是蜂蜜。它与黑喉响密?结成了十分有趣的“伙伴”关系。它们常常相互合作,共同捣毁蜂巢。野蜂常常把巢筑在高高的树上,蜜獾不容易找到它。目光敏锐的响密?发现了树上的蜂巢后,便去寻找蜜獾。为了引起蜜獾的注意,响密?往往扇动着翅膀,做出特殊的动作,并发出“嗒嗒”的声音。蜜獾得到信号,便匆匆赶来,爬上树去,咬碎蜂巢,赶走野蜂,吃掉蜂蜜。响密?站在一旁,等蜜獾美餐一顿后,再去独自享用蜂房里的蜂蜡。 
  这天下午,一只响密?围绕在蜜獾母子的洞穴旁不停地尖叫起来。很快,蜜獾母子钻出洞穴, 响密?见状向远处飞去,蜜獾母子跟随着响密?向前跑着。很快,蜜獾母子被响密?带到一个建筑在洞穴里的蜂巢前。母蜜獾见美味在眼前,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扑向蜂巢,只几下,就用前爪捣毁了蜂巢,数百万只蜜蜂飞出巢穴,群起围攻它,刹那间,蜂鸣声大震,无数蜜蜂落在蜜獾身上蜇它。母蜜獾却利用厚厚的皮毛和坚硬的皮肤做掩护,在蜜蜂的围攻中大嚼起蜂蜜和幼蜂。几米远外的小蜜獾看着母蜜獾嚼食美味的样子,垂涎欲滴,但它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皮肤还没有坚硬到可以抵挡蜜蜂的进攻,只是眼巴巴地看着…… 
     母蜜獾一边大嚼着幼蜂和蜂蜜,一边在蜂巢中滚动着反抗蜜蜂的进攻。这时,有蜜蜂开始进攻躲在不远处的小蜜獾,小蜜獾立刻在地上打起滚来,但蜜蜂越来越多,招架不了的小蜜獾被蜇得厉害,疯狂地向远方逃跑。母蜜獾见状,立刻钻出蜂巢追赶上小蜜獾,一起向远方全速跑去。没多久,已经死伤大半的蜜蜂们也都离开了被捣毁了的蜂巢,响密?则开始享受起蜂蜜和蜂蜡…… 
   
  你死我活,延续生命和种族 
   
  夏天到了,小蜜獾越来越强壮,体形已经比母蜜獾大,但它仍旧无法独立捕猎、生活,而它每天超过的进食量比母蜜獾还要大,它们的负担越来越重了,饥饿成为它们生存的最大考验。 
  一天夜里,母蜜獾将小蜜獾留在洞穴中,独自外出捕猎。在徘徊了很久后,母蜜獾发现了一个非洲狐的洞穴。凭借气味,它判断洞穴里有几只还没有长大的小非洲狐,这样的美味它是不会错过的。母蜜獾用利爪开始挖掘非洲狐的洞穴,它要将小非洲狐当作这天晚上的夜宵。 
  在附近守护的非洲狐夫妻立刻赶过来,它们尝试着驱赶走母蜜獾,以挽救洞穴里面的孩子们。它们因为惧怕蜜獾的反击,只能在洞口跳来跳去地去攻击母蜜獾露在洞穴外的屁股。因为担心母蜜獾的反击,它们的进攻总是蜻蜓点水。母蜜獾全然不顾非洲狐的攻击,继续向洞穴中钻着,很快,身体就全都钻进洞内。洞穴内非洲狐幼子凄厉的叫声停止了。非洲狐父母将头仰向夜空,悲鸣了一声,静静地退到了一旁,不再进攻。它们或许已经知道,洞穴内的幼子已经都被母蜜獾残杀! 
  母蜜獾在嚼食了一只非洲狐幼子后,叼起另外两只已经被它咬死的非洲狐幼子往小蜜獾藏身的洞穴跑去。它浑然不知,此刻,自己的孩子——小蜜獾正面临着一场生死危机。 
  母蜜獾外出捕猎后,小蜜獾并没有老老实实地躲在洞穴里,它爬出洞穴,在洞口附近玩耍着。一只外出寻找猎物的非洲狐发现了孤零零的它,从它的身后一点点地靠近着它。这只非洲狐在距离小蜜獾只有不到1米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可能是这只小蜜獾的体形已经超过母蜜獾的体形,让这只非洲狐不能确定它的攻击力。就在这只非洲狐犹豫的时候,小蜜獾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慢吞吞地转过身,立刻发现了近在咫尺的非洲狐。小蜜獾似乎很清楚,还没有学会捕猎的它并不是非洲狐的对手,但小蜜獾却做出了一个非常勇敢的动作,它向非洲狐发出一声吼叫,并向非洲狐勇敢地一扑,似乎在攻击非洲狐,非洲狐向后一退身,而这个时候,小蜜獾已经将身体滚进了洞穴内,躲过了劫难。等母蜜獾将两只非洲狐幼子叼来,蜜獾母子开始忘情地大嚼起来。 
  不过蜜獾也并不是所向无敌,它们常常死在狮子和猎豹的手上。一天夜里,母蜜獾狩猎回到洞穴里,发现小蜜獾已经被残忍的杀死了,只剩下坚硬的皮肤和厚厚的皮毛。原来,一只雄蜜獾无意经过这里,发现了还没有反抗能力的小蜜獾,然后将它残忍的杀死了。母蜜獾悲痛地叼起小蜜獾的尸体,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孤独地离开了。 
  不久,另一个小蜜獾来到世间,母蜜獾带着它,重新开始了辛苦的奔波。
展开
2007-04-20
评论(0)
回答数:111877
  • 全部回答(2)
  • 专家
  • 好友
  • 附近
  • 顽石点头

    鼬科动物,但却单列一个亚科——蜜獾亚科(Mellivorinae)。这处亚科只有蜜獾一属一种动物。
    
    蜜獾的分布范围很广,非洲、亚洲西南部、阿拉伯、直到苏联。体长60-77厘米,肩高一般25-30厘米。背部为灰色。它的皮毛松驰而且非常粗糙,不怕蜂蜇蛇咬。
    
    浅居在各种类型地带——雨林、开阔的草原以至于水边,要在黄昏和夜晚活动,常单独或成对出来。白天在地洞中休息。蜜獾可称为杂食性动物,各种食物都吃,包括小哺乳动物、鸟、爬虫、蚂蚁、腐肉、野果、浆果、坚果等。甚至连眼镜蛇和蒙巴蛇一类的毒蛇也吃。
    
    不过它最喜欢吃的是蜂蜜。它与黑喉响密?(Indicator indicator)结成了十分有趣的“伙伴”关系。响蜜?一见到蜜獾就会不停地呜叫以吸引蜜獾的注意力,蜜獾循着响蜜?的叫声跟着它走,同时也发出一系列的回应声。蜜獾用其强壮有力的爪子扒开蜂窝吃蜜,而响蜜?亦可分享一餐佳肴,因为响密?自己是破不开蜂窝的。 
    										

    2007-04-19

    评论(0)
返回顶部 帮助 意见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