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答案

简单摘录几条,附录中有详细描述
1.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等)向欧洲以外的传播则是随着西方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伴随着血与火传播开来的

2.传教士在签订这些不平等条约的背后也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3.他们在传教的时候秉承着两个前提,一是我的文化和宗教是最好的、最先进的,二是我的文化和宗教不需要适应你的土壤,你必须无条件接受我的宗教。

4.直接参加军事行为,第一个表现就是充当军事间谍,为侵
略军提供情报。

5.参加军事行动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行凶杀人。

6.传教士参与了八国联军洗劫京城的行动。

7.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为侵华战争推波助澜。


附录:

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等)向欧洲以外的传播则是随着西方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伴随着血与火传播开来的。我们不排除有些传教士是凭着一腔宗教热忱去传教的,但教会当局总体上采取的是一种殖民主义的传教路线,也愿意利用西方强国的武力扩张进行传教。而列强也愿意在进行军事侵略的同时利用基督教进行文化侵略,想从精神上摧毁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从而牢牢控制住这个国家。如,在西方列强强迫与中国清朝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在通商的
				...
简单摘录几条,附录中有详细描述
1.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等)向欧洲以外的传播则是随着西方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伴随着血与火传播开来的

2.传教士在签订这些不平等条约的背后也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3.他们在传教的时候秉承着两个前提,一是我的文化和宗教是最好的、最先进的,二是我的文化和宗教不需要适应你的土壤,你必须无条件接受我的宗教。

4.直接参加军事行为,第一个表现就是充当军事间谍,为侵
略军提供情报。

5.参加军事行动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行凶杀人。

6.传教士参与了八国联军洗劫京城的行动。

7.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为侵华战争推波助澜。


附录:

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等)向欧洲以外的传播则是随着西方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伴随着血与火传播开来的。我们不排除有些传教士是凭着一腔宗教热忱去传教的,但教会当局总体上采取的是一种殖民主义的传教路线,也愿意利用西方强国的武力扩张进行传教。而列强也愿意在进行军事侵略的同时利用基督教进行文化侵略,想从精神上摧毁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从而牢牢控制住这个国家。如,在西方列强强迫与中国清朝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在通商的条款之外,往往都有传教的条款。传教士在签订这些不平等条约的背后也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他们在传教的时候秉承着两个前提,一是我的文化和宗教是最好的、最先进的,二是我的文化和宗教不需要适应你的土壤,你必须无条件接受我的宗教。如果你不接受,我在有能力有可能的时候就要强迫你接受,我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也要通过各种秘密的方式输出,对你进行干扰和破坏。在文化根基脆弱的地方,西方殖民者的办法就是赶走土著人,抢占他们的家园,建立他们自己的统治和宗教。但在文化底蕴深厚的文明古国,西方殖民者和传教士的这种办法不会取得成功。如在中国清朝的康熙年间,因为罗马教廷当局不尊重中国的风俗习惯,招致百年禁教。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罗马教廷支持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率先承认日本建立的满洲国傀儡政权,纵容法西斯分裂中国,最终遭到中国人民的唾弃。直到今天,西方仍然想通过传教作为先导,谋求在中国建立西方式的民主,用西方的基督教文明来同化中国。这仍是过去殖民主义心态的再现。传教的目的已不单纯,注定无法取得成功。中国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先生在对美国西部基督教领袖的讲演47中曾经指出:“朋友们,我知道你们把对圣经的信靠和传福音视作自己的生命,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新约》哥林多前书9:16)。其实,中国人对这“福”和“祸”两个字,也很熟悉和敏感。大家可能听说中国古代的哲学家老子的名言:“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就是说,福祸是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的,只有处理得当,才能得福避祸。你们说不传福音会有祸,但如果不根据时地、环境等具体情况而盲目传福音,会不会也有祸?会不会使“福音”变成“祸音”,把 “传福音”变成 “种祸因”?基督教传入中国的历史证明,“你若乱传福音,你就有祸了”。真正的宗教应该从政治中剥离开来,不但要防止成为政治的工具,更不能想利用政治活动去传播信仰,只能通过单纯的文化交流与和平传播,信仰才能真正的深入人心。至少在今日世界应该把持这个原则。


传教士与八国联军
 ^18564^0^ m

  1900年6月,英、法、美、德、日、俄、意、奥组成八国联军,发
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8月14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在这里,他们
烧杀抢劫,奸淫虏掠,无恶不作,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成果遭到空前
破坏,千年古都顿成人间地狱,“尸积遍地,白骨纵横”。值得一提
的是,在这场罕见的人类大悲剧中,某些西方传教士充当了罪恶的帮
凶和直接的刽子手,他们完全背离了宗教的主旨,亵渎了“天主”的
“圣灵”,是人类文明史的耻辱。在历史面前,他们难辞其咎。下面
从几个侧面看看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西方传教士的所为。

  首先,直接参加军事行为,第一个表现就是充当军事间谍,为侵
略军提供情报。在八国联军侵入天津时,英国籍传教士宝复礼(
FrederickBroun)接受了侵略军司令部的委任,正式编入军队,隶属
于军事情报局,成为“英国远征军”的成员。作为“向导”领着八国
联军从天津一直打到北京。他还驱使信徒搜集军事情报,如清军大炮
口径和数目,战壕、水雷和地雷情况,并在地图上标出;为侵略军修
筑战壕,把自己管辖的教会馆舍让给英军当兵营,保护侵略军等。宝
复礼后来还亲自著书,炫耀自己的功勋,得到了英国政府和教会的推
崇。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樊国梁也充当了侵略军的侦探,为联军将领
出谋划策,派遣教徒加入法国军队,他控制的教会还为远征军提供了
五十多名翻译,八名传教士被委任为连队长。樊国梁的行为,深得联
军统帅瓦德西的赏识,他自己也感到荣耀:“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
继续了自己的服务工作,和过去一样,得到一份军饷,并不是,也永
远不会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有一个愿望,为天主和为法国的光荣而
工作。”(《传教杂志》1902年)参加军事行动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行
凶杀人。美国传教士梅子明,在联军进京后,武装了二百多名教徒,
在抢劫了一些富户以后,又疯狂地喊出“以人头抵人头”的口号,在
任邱的一个村庄里,竟有680多名无辜百姓遭到杀害!(《中国教案史》
548页)

  其次,传教士参与了洗劫京城的行动。就在联军攻陷北京的第三
天,即8月16日,樊国梁发出布告,动员抢劫。他在布告中命令:“每
户所抢财物为全家使用,在解围八天之内所抢之粮、煤或其他物品,
如其总值不超过50两银子(合175法郎),可视为无义务偿还,因为这
些东西属于绝对必要;每户或每人于上述期间所抢之物,价值超过
50两银子者,应负责偿还,可通知自己的本堂神父,将所余之物归公;
如所抢之物,不论是实物或银钱,价值超过500两银子(折合1750法郎)
者,神父皆不能听其神功,为之赦罪,此赦罪之权保留于主教及副主
教之手。……你们要把抢来的东西直接归公,堆放一处,由我们进行
统计,以作为中国政府交来的赔款中的一部分预支。”(《遣使会年
鉴》)8月17日,樊国梁主使教民闯入皇城根的礼王府,肆意掠夺破坏,
把礼王府抢得四壁空空,所得元宝,仅樊国梁自己承认的就达12万两。
据亲历其事的老神父和老修女作证说,樊国梁还到庆王府抢银子和宝
物,还从大太监李连英的住宅抢了许多古书、花盘和玉器等物,在北
堂院内堆积如山。北堂里的教民也倾巢出动,四处掠夺,教士们为士
兵作向导,抓店铺掌柜当仆役、将抢来的东西背到北堂去。樊国梁的
所为,不仅中国人民痛恨,甚至遭到了正直的法国国会议员的不满。


  再次,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为侵华战争推波助澜。美国传教士
丁韪良在义和团运动大规模兴起后,曾露骨地指出:“我们是狂势异
教徒的牺牲品,让基督教列强把这个异教帝国瓜分了吧!这可供中国
有一个新秩序的世界”。(《花甲记忆》)他怂恿美国对华提出领土
要求:“瓜分中国是自然的扩张,正如俄国向西伯利亚,美国向西部
伸张一样。”(《北京使馆被围记》)美国传教士卜方济还著文具体
阐述立即瓜分中国的五大好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在他的《通信集》
里,还提出了对中国实行“国际共管”的具体实施方案,其主旨是组
成一个完全听命于列强的中国内阁。这些传教士利用清政府给予的种
种特权,极力扩展自己的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使中国的灾难更加深
重。

  最后,我们还要看一看传教士在策划和促成《辛丑条约》中的作
用。在勒索赔款问题上,樊国梁等传教士在其政府提出的要求以外,
列出所谓教会受损清单,迫使清政府增加赔款。另外,以被杀传教士
为借口,要求法国公使对华索取“精神赔偿”,迫使清政府出卖更多
的主权,后来确实成为《辛丑条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篇幅所限,类似上述的事例不再一一举出。传教士的“特殊
贡献”受到了本国政府以及所辖教会和侵略军司令部的表彰,主教樊
国梁就得到教皇赐以“宗座卫士”的梵蒂冈最高荣誉头街,还受到法
国总统和外交部长的宴请。而他们在八国联军侵华、镇压义和团直到
《辛丑条约》的签订这一系列过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论
如何也逃脱不掉的。他们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展开
2006-12-31
评论(0)
回答数:1031
返回顶部 帮助 意见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