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子观音什么样啊

uuuuuu808 2006-03-12
朋友送我一个观音,别人说很象送子观音,是白色的,看容貌很年轻,双手合十,座在半个葫芦里。
4条回答 评论(0)

好评答案

这就是送子观音象:
				
2006-03-13
评论(0)
回答数:518
  • 全部回答(4)
  • 专家
  • 好友
  • 附近
  • sonija

    好漂亮的送子观音像
    										

    2006-03-15

    评论(1)
  • xhp123506

    祈子 催生
    
    出生,是一个人人生礼仪的开端。但扬州人家早在母亲怀孕之前,就已经有一系列的生活习俗围绕着这个未出世的小孩,祈求和预祝这个小孩早日降生。所以又可以说,扬州人的人生礼仪,是在母亲接受祈子礼和催生礼时就开始了。
    
    旧时,扬州人家在姑娘出嫁后,有娘家给姑娘送灯的习俗。送灯,是从姑娘结婚后的第一次元宵灯节开始,一直送到姑娘怀孕生养时结束。这盏灯,扬州人又叫“伢子灯”,“伢子灯”送到姑娘家,叫“添灯”。 “添灯”就意味着“添丁”、“添人进口”,故女婿全家都十分感激。若是久婚未孕的人家,期盼更是殷切,“伢子灯”送来了,还要设宴款待亲家。灯送到后,不能说“给”,而要说成“交”,叫“交灯”。女婿家接灯,也不能说“拿”,而是说成“请”,叫做“请灯”。种种“叫法”上的讲究,究其缘由,无非是表示虔诚和敬意。至于这盏“伢子灯”有什么特别的形制?送的过程中又有什么仪式?汪曾祺在他的小说《晚饭花》中有一段生动细致的描写:
    
    这里的风俗,有钱人家的小姐出嫁的第二年,娘家要送灯。送灯的用意是祈求多子。元宵节前几天,街上常常可以看到送灯的队伍。几个女佣人,穿了干净的衣服,头梳得光光的,戴着双喜字
    										...
    祈子 催生
    
    出生,是一个人人生礼仪的开端。但扬州人家早在母亲怀孕之前,就已经有一系列的生活习俗围绕着这个未出世的小孩,祈求和预祝这个小孩早日降生。所以又可以说,扬州人的人生礼仪,是在母亲接受祈子礼和催生礼时就开始了。
    
    旧时,扬州人家在姑娘出嫁后,有娘家给姑娘送灯的习俗。送灯,是从姑娘结婚后的第一次元宵灯节开始,一直送到姑娘怀孕生养时结束。这盏灯,扬州人又叫“伢子灯”,“伢子灯”送到姑娘家,叫“添灯”。 “添灯”就意味着“添丁”、“添人进口”,故女婿全家都十分感激。若是久婚未孕的人家,期盼更是殷切,“伢子灯”送来了,还要设宴款待亲家。灯送到后,不能说“给”,而要说成“交”,叫“交灯”。女婿家接灯,也不能说“拿”,而是说成“请”,叫做“请灯”。种种“叫法”上的讲究,究其缘由,无非是表示虔诚和敬意。至于这盏“伢子灯”有什么特别的形制?送的过程中又有什么仪式?汪曾祺在他的小说《晚饭花》中有一段生动细致的描写:
    
    这里的风俗,有钱人家的小姐出嫁的第二年,娘家要送灯。送灯的用意是祈求多子。元宵节前几天,街上常常可以看到送灯的队伍。几个女佣人,穿了干净的衣服,头梳得光光的,戴着双喜字大红绒花,一人手里提着一盏灯;前面有几个吹鼓手吹着细乐。远远听到送灯的箫笛,很多人家的门就开了。姑娘、媳妇走出来,倚门而看,且指指点点,悄悄评论。这也是一年的元宵节景。
    
    一堂灯一般是六盏。四盏较小,大都是染成红色的琉璃角片扎成的娃娃骑在一匹麒麟上。还有一盏是珠子灯:绿色的玻璃珠子扎成的很大的宫灯。灯体是八扇玻璃,漆着红色的各体寿字,其余部分都是珠子,顶盖上伸出八个珠子的凤头,凤嘴里衔着珠子的小幡,下缀珠子的流苏。这盏灯分量相当的重,送来的时候,得两个人用一根小扁担抬着。这是一盏主灯,挂在房间的正中。旁边是麒麟送子,琉璃泡子挂在四角。
    
    到了“灯节”的晚上,这些灯里就插了红蜡烛,点亮了,从十三“上灯”到十八“落灯”,接连点几个晚上,平常这些灯是不点的。
    
    汪老的这段描写十分细致,使我们看到扬州高邮的“麒麟送子灯”和“珠子灯”是什么样的形制。扬州人为什么要选上这两种灯作为“祈求多子”的灯盏呢?汪老并没有言明,实际上这是一种远古的民俗心理在近现代的衍变和遗存。我国古代的人们认为动物中有“四灵”,即:龙、凤、麟、龟,这“四灵”各具特殊的神性:龙能变化,凤知冶乱,麟体信厚,龟兆吉凶。其中的麒麟作为一种瑞兽,由于能够“体信厚”,人们便认为它最能体察人的需求。在封建社会里“不孝有三,无后无大”是人生重要的理念,婚后求子嗣是老百姓最大的需求,因而麒麟就赋有“送子”的特殊本领。扬州人家送灯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子,当然就少不了要送上一盏“麒麟送子”灯了。但光有“麒麟送子”一盏灯还不够,人们还想“多子多福”,又设想出送上珠子灯,珠子灯上的玻璃珠子是一串串的,便暗含了“多子”的祝愿。如果巧合中有个妇女在娘家送灯后,真的有了身孕,那生下的这个男孩,有的人家就会起个小名,叫“灯宝子”。
    
    如今民间还有“送灯”一俗,但不一定就是“麒麟送子灯”和“珠子灯”这两种,其他的花灯也可以,以小红灯笼和莲子灯最受欢迎。应该说,扬州百姓的这种民俗心理,其愿望本身是无可厚非的,更何况现代的人们也知道,送灯是一回事,求子又是一回事。人们借送灯之举,表示娘家对出嫁姑娘的关心,也是亲情的物质化和形象化,用汪曾祺的话说,“这也是一年的元宵节景”。
    
    扬州人家求子的习俗还不止“送灯”这一种,旧时扬州人家还有到观音山去求子的习俗。李涵秋在《广陵潮》第一回中,就有扬州妇女在观音山香期里,专程赶到“送子观音堂”去求子的描述:
    
    扬州俗例,每逢二、六、九,为观音菩萨诞期,善男信女,无一不到观音山进香。……老太说:“后面还有一个送子观音堂,真是百求百应。”说着,便先进去。秦氏携着黄大妈,也再进去。……里面妇人实在不少,你拜我跪,络绎不绝。还有那四五十岁的老妇人,也虔诚祷祝,想是不曾生育过的,又怕男人娶妾,大约不得已而为此。最可怪的,又有十七八岁的雏鬟,也在那里含羞带笑地磕头。要说他是求子,真是没有的道理。代他细想。想是预先要与菩萨定下几个儿女,省得将来嫁给婆家再忙求子,可就嫌迟了。
    
    李涵秋是用调侃的语调叙述了扬州的这种特殊的求子习俗,很明显地,李涵秋对这种求子习俗是不以为然的。旧时,荒谬可笑的求子习俗还有许多,有一册抄本《扬州竹枝词》,作者孔剑秋是清末民初的扬州人,其中有一词写道:
    
    旗杆高悬土地灯,抢来宜子更宜孙。
    
    明年此日重申贺,十倍酬还算报恩。
    
    早在清代咸丰年间,扬州仪征人厉惕斋在《真州竹枝词》中也有同样的记载:
    
    偷得明灯只一枚,隔年十倍献灵台。
    
    莫嗤土地神通小,也似观音送子来。
    
    旧时,扬州每年二月初二有土地公公过生日一俗,这一天晚上土地庙前要张挂灯笼,以示庆贺。同时,扬州又有二月二接女儿一俗,若女儿未孕,有人就把土地庙前的“土地灯”偷抢回去,以为是宜于得子的吉兆。这张土地灯偷抢回去后,若真的得了子孙,第二年二月初二,这户人家就要到土地庙前“还灯”。这“还灯”不是以一还一,而是以一还十,故诗词中曰:“隔年十倍献灵台”,“十倍酬还算报恩”。有意思的是,清代咸丰年间厉惕斋的记载是“偷”土地灯,而到了清末民初孔剑秋的记载则是“抢”土地灯,这从“偷”到“抢”,反映出这一习俗从暗到明,从少数人为之,到众多人哄抢。这是一种民间习俗的演变,更是一种社会风气的演变。
    
    另外,旧时的扬州乡村里,还有“摸秋求子”和“送篙求子”的风俗。厉惕斋在《真州竹枝词引》中记叙:“妇人摸秋,必摘瓜归,以为得子之兆。”是说扬州仪征一带,久婚不孕的妇女在中秋节这天晚上,偷偷地潜到菜园里,摸摘到一只瓜,当即带回家,以为是得子之兆。摸到园瓜为什么就能作为求子的吉兆呢?从民俗心理来分析,是因为中秋时节田园里已是瓜熟籽成,且瓜中种籽繁多,民众认为这是多子的吉祥征兆。再之,田园里瓜藤绵绵,藤瓜累累,这也便有了“瓜瓞绵延”、传宗接代的象征意义。至于夜晚去“摸秋”,无非是夜晚有太阴的庇护,同时又渲染了这一俗事的神秘。
    
    “送篙求子”则是发生在扬州里下河水乡。“篙子”是撑船用的长竹篙,方言中谐音“儿子”。清明时节有人将参加“清明胜会”的船上所用的一根青皮竹篙,敲锣打鼓地送到娶了媳妇还没有生子的人家,这媳妇接过“篙子”,预示着接到了“儿子”。
    
    从到瓜园里避人眼目地偷瓜,到敲锣打鼓地送篙子,与在土地庙前从偷灯演变为抢灯一样,其民俗心理都是类似的。偷瓜与偷灯都还是羞羞答答、避免张扬的,而抢灯和送篙子,则是公开的、迫不及待的。于是扬州乡村里,有人家久婚未孕,亲友在中秋时节干脆送上瓜果作为节礼。除送瓜外,还可以送莲子、送石榴、送“子孙藕”(一段枝芽完整的藕),以示“种瓜得瓜”、“瓜熟蒂落”、“子孙满堂”。
    
    扬州人家在小孩生养前,还有种种催生礼。催生礼是女儿怀孕后,父母携礼去女婿家慰问孕妇,以祝吉祥的礼仪。篇首所引的《广陵潮》第六回中的一段记叙,就是秦老太为即将分娩的三姑娘,送上一份催生礼物。娘家送上催生礼物,女婿还要烧香敬神,祷祝催生娘娘和送生娘娘保佑妻子生养顺利。这在《广陵潮》第八十七回中,另有一段有趣的记叙:
    
    ……忽然红珠笑嘻嘻走进来向他说道:“姐姐家里着人催生来了,你何不往里面看一看热闹呢?”云麟听见这信,当下便偕红珠匆匆入内。果真桌上摆了两个朱红漆描金的托盘:一个盘内盛着小孩子的鞋帽和十几套衣服;一个盘内盛着小孩子的几件装饰品,什么金锁金镯呀,金帽子金帽索呀,黄铮铮地在那里放彩。……
    
    ……云麟见柳氏痛得这样,未免吃了一吓,当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还是陆老老说道:“少爷可往前面去烧烧香,祷祝催生娘娘、送生娘娘保佑少奶奶快生快养。……
    
    妇女生养要祷祝催生娘娘和送生娘娘,在当代大概是不会有人这样做的。当今,扬州人家依然有催生一俗,但礼品已有改变,除为小儿准备了成套的衣衫外,多为孕妇的营养滋补品。有的人家还要加上一打竹筷和两刀草纸,是借助谐音,祝愿孕妇顺利地 “快生快养”。
    
    扬州人家还有其他各种类型的祈子礼和催生礼,这些祈求子嗣的种种做法,虽然就其愿望而言,是善良的,是可以同情的,但却是与科学精神背离的。有些荒诞的做法,听起来都会使人感到愚昧可笑。在生命科学日益普及的今天,这一类迷信的、虚妄的习俗一定会逐渐淘汰和消失。
    
    展开

    2006-03-12

    评论(0)
  • 城市小农

    送子观音手里托着个孩子,如果手里没有孩子就不是送子观音。
    										

    2006-03-12

    评论(0)
返回顶部 帮助 意见反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