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汉代赵飞燕的下场是什么?

首页

汉代赵飞燕的下场是什么?


        

提交回答
好评回答
  • 2019-02-25 10:02:19
      赵飞燕(出生年月不详,被迫自杀于前1年),原名宜主,是西汉汉成帝的皇后和汉哀帝时的皇太后。
    赵飞燕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传奇的人物。在《汉书》中对她的描述仅仅只有少数几句,但关于她的野史却有许多。在中国民间和历史上,她以美貌著称,所谓“燕瘦环肥”讲的便是她和杨玉环。
      同时她也因美貌而成为淫惑皇帝的一个代表性人物。 赵飞燕出生卑贱(《汉书·佞幸传第六十三》),幼时流落长安,被训练为一个歌舞妓。其歌舞受到汉成帝赏识被召入皇宫,成为成帝的爱姬。赵飞燕受宠后又让成帝召她的妹妹赵合德入宫。成帝打算立赵飞燕为皇后,但受到太后的反对。
      虽然如此,前18年冬十二月成帝废他原来的许皇后,前16年赵飞燕被立为皇后,成为国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汉书·成帝纪第十》称“赵氏乱内”。前11年她怂恿皇帝杀害后宫皇子。 前7年汉成帝病死,赵飞燕无子,她支持立汉哀帝,因此在哀帝登基后被尊为皇太后。
       公元前1年哀帝死,汉平帝登基,赵飞燕丧失了依靠,首先被废为孝成皇后,后来不久又被废为庶人,被迫自杀。 。

    smile小...

    2019-02-25 10:02:19

其他答案

    2019-02-25 10:57:14
  • 两个字:自杀.
  • 2019-02-25 10:45:25
  • 汉成帝死后,赵飞燕应为拥立哀帝有功,被封为皇太后。但是6年后哀帝突然驾崩,成帝之母太皇太后王政君和其家族重章大权。贬皇太后为孝成皇后,迁居到北宫,过了一个多月,又废之为庶人,被迫自杀身死

    赵月碧

    2019-02-25 10:45:25

  • 2019-02-25 10:22:46
  •     《汉书·外戚传》:
      孝成赵皇后,本长安宫人。初生时,父母不举,三日不死,乃收养之。及壮,属阳阿主家,学歌舞,号曰飞燕。成帝尝微行出。过阳阿主,作乐,上见飞燕而说之,召入宫,大幸。有女弟复召入,俱为婕妤,贵倾后宫。
      许后之废也,上欲立赵婕妤。
      皇太后嫌其所出微甚,难之。太后姊子淳于长为侍中,数往来传语,得太后指,上立封赵婕妤父临为成阳侯。后月余,乃立婕妤为皇后。追以长前白罢昌陵功,封为定陵侯。   皇后既立,后宽少衰,而弟绝幸,为昭仪。居昭阳舍,其中庭彤硃,而殿上?漆,切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
      姊弟颛宠十余年,卒皆无子。   末年,定陶王来朝,王祖母傅太后私赂遗赵皇后、昭仪,定陶王竟为太子。   明年春,成帝崩。帝素强,无疾病。是时,楚思王衍、梁王立来朝,明旦当辞去,上宿供张白虎殿。又欲拜左将军孔光为丞相,已刻侯印书赞。昏夜平善,乡晨,傅裤袜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昼漏上十刻而崩。
      民间归罪赵昭仪,皇太后诏大司马莽、丞相大司空曰:“皇帝暴崩,群众?哗怪之。掖庭令辅等在后庭左右,侍燕迫近,杂与御史、丞相、廷尉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赵昭仪自杀。   哀帝既立,尊赵皇后为皇太后。封太后弟侍中驸马都尉钦为新成侯。赵氏侯者凡二人。
      后数月,司隶解光奏言:   臣闻许美人及故中宫史曹宫皆御幸孝成皇帝,产子,子隐不见。   臣遣从事掾业、史望验问知状者掖庭狱丞籍武,故中黄门王舜、吴恭、靳严,官婢曹晓、道房、张弃,故赵昭仪御者于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宫即晓子女,前属中宫,为学事史,通《诗》,授皇后。
      房与宫对食,元延元年中宫语房曰:“陛下幸宫。”后数月,晓入殿中,见宫腹大,问宫。宫曰:“御幸有身。”其十月中,宫乳掖庭牛官令舍,有婢六人,中黄门田客持诏记,盛绿绨方底,封御史中丞印,予武曰:“取牛官令舍妇人新产?海玖耍≈帽┦矣阄?耗信?阂玻 蔽溆糜唬骸吧脐拔?喊┲呛蔚?阂玻 焙笕眨统众怯胛洌剩骸?核牢矗渴质槎噪贡场!蔽浼词槎裕骸?杭冢此馈!庇星辏统鲈唬骸吧嫌胝岩谴笈魏尾簧保俊蔽溥低诽湓唬骸安簧?海灾彼溃簧敝嗨溃 奔匆蚩妥喾馐拢唬骸氨菹挛从屑趟茫游薰蠹粢猓 弊嗳耄透闯众怯栉湓唬骸敖褚孤┥衔蹇蹋?河胨矗岫灰疵拧!蔽湟蛭士停骸氨菹碌梦涫椋夂稳纾俊痹唬骸邦病!蔽湟?焊端础K词苴?旱钪校袢槟福妗吧蒲?海矣猩汀N懔盥┬梗 彼丛衿槟福?荷司湃铡:笕眨透闯众牵馊缜坝栉洌杏蟹庑÷腆妫窃唬骸案嫖湟泽嬷形锸橛栌懈救耍渥粤僖!蔽浞Ⅲ嬷杏泄┒叮仗闶椋唬骸案嫖澳埽号σ艘豢筛慈搿E灾 蔽澳芗垂9潦橐眩唬骸肮玻⒌苌锰煜拢∥?耗幸玻钌嫌凶撤ⅲ嘈⒃实邸=?喊苍冢课I敝樱∧魏瘟畛ば诺梦胖抗┧馈:蠊玖苏偃耄鲇镂湓唬骸罢岩茄浴薰D陨毙埃敉饧乙玻俊也苎栽缸陨薄!奔醋早阉馈N浣员碜嘧础F?菏蝗眨だ钅弦在槿?喝ィ恢谩?   许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馆,数召入饰室中若舍,一岁再三召,留数月或半岁御幸。
      元延二年怀子,其十一月乳。诏使严持乳医及五种和药丸三,送美人所。后客子、偏、兼闻昭仪谓成帝曰:“常给我言从中宫来,即从中宫来,许美人?汉未由校啃硎暇沟备戳⑿埃 表。允肿缘罚酝坊鞅诨е哟采献酝兜兀淦豢鲜常唬骸敖竦卑仓梦遥槎 钡墼唬骸敖窆矢嬷磁∈獠豢上病!钡垡嗖皇场U岩窃唬骸氨菹伦灾牵皇澄危勘菹鲁W匝浴疾桓号衩廊擞凶樱垢涸迹胶危俊钡墼唬骸霸家哉允希什涣⑿硎稀J固煜挛蕹稣允仙险撸阌且玻 焙筅寡铣致棠沂橛栊砻廊耍嫜显唬骸懊廊说庇幸杂枧芾矗檬问抑辛蹦稀!泵廊艘晕嬉缓鲜⑺?海攴猓奥棠冶ㄊ橛柩稀Q铣煮媸椋檬问伊蹦先ァ5塾胝岩亲箍妥咏怏婕辍N匆眩凼箍妥印⑵⒓娼猿觯员栈В烙胝岩窃凇P媵ЭВ艨妥印⑵⒓妫辜攴怏婕奥嚏胺降祝浦闷练缍9苴煮娣降子栉洌苑庖杂分胸┯。
      唬骸案嫖洌后嬷杏兴?海衿链Γ鹆钊酥!蔽浯┯ピ挛玻衿渲小?   故长定许贵人及故成都、平阿侯家婢王业、任?C、公孙习前免为庶人,诏召入,属昭仪为私婢。成帝崩,未幸梓宫,仓卒悲哀之时,昭仪自知罪恶大,知业等故许氏、王氏婢,恐事泄,而以大婢羊子等赐予业等各且十人,以尉其意,属“无道我家过失。
      ”   元延二年五月,故掖庭令吾丘遵谓武曰:“掖庭丞吏以下皆与昭仪合通,无可与语者,独欲与武有所言。我无子,武有子,是家轻族人,得无不敢乎?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辄死,又饮药伤堕者无数,欲与武共言之大臣,票骑将军贪耆钱,不足计事,奈何令长信得闻之?”遵后病困,谓武:“今我已死,前所语事,武不能独为也,慎语!”   皆在今年四月丙辰赦令前。
      臣谨案永光三年男子忠等发长陵傅夫人冢。事更大赦,孝元皇帝下诏曰:“此朕不当所得赦也。”穷治,尽伏辜,天下以为当。鲁严公夫人杀世子,齐桓召而诛焉,《春秋》予之。赵昭仪倾乱圣朝,亲灭继嗣,家属当伏天诛。前平安刚侯夫人谒坐大逆,同产当坐,以蒙赦令,归故郡。
      今昭仪所犯尤悖逆,罪重于谒,而同产亲属皆在尊贵之位,迫近帏幄,群下寒心,非所以惩恶崇谊示四方也。请事穷竟,丞相以下议正法。   哀帝于是免新成侯赵钦、钦兄子成阳侯?,皆为庶人,将家属徙辽西郡。时议郎耿育上疏言:   臣闻继嗣失统,废適立庶,圣人法禁,古今至戒。
      然大怕见历知適,逡循固让,委身吴粤,权变所设,不计常法,致位王季,以崇圣嗣,卒有天下,子孙承业,七八百载,功冠三王,道德最备,是以尊号追及大王。故世必有非常之变,然后乃有非常之谋。孝成皇帝自知继嗣不以时立,念虽末有皇子,万岁之后未能持国,权柄之重,制于女主,女主骄盛则耆欲无极,少主幼弱则大臣不使,世无周公抱负之辅,恐危社稷,倾乱天下。
      知陛下有贤圣通明之德,仁孝子爱之恩,怀独见之明,内断于身,故废后宫就馆之渐,绝微嗣祸乱之根,乃欲致位陛下以安宗庙。愚臣既不能深援安危,定金匮之计,又不知推演圣德,述先帝之志,乃反覆校省内,暴露私燕,诬污先帝倾惑之过,成结宠妾妒媚之诛,甚失贤圣远见之明,逆负先帝忧国之意。
         夫论大德不拘俗,立大功不合众,此乃孝成皇帝至思所以万万于众臣,陛下圣德盛茂所以符合于皇天也,岂当世庸庸斗筲之臣所能及哉!且褒广将顺君父之美,匡救销灭既往之过,古今通义也。事不当时固争,防祸于未然,各随指阿从,以求容媚,晏驾之后,尊号已定,万事已讫,乃探追不及之事,讦扬幽昧之过,此臣所深痛也!   愿下有司议,即如臣言,宜宣布天下,使咸哓知先帝圣意所起。
      不然,空使谤议上及山陵,下流后世,远闻百蛮,近布海内,甚非先帝托后之意也。盖孝子善述父之志,善成人之事,唯陛下省察!   哀帝为太子,亦颇得赵太后力,遂不竟其事。傅太后恩赵太后,赵太后亦归心,故成帝母及王氏皆怨之。   哀帝崩,王莽白太后诏有司曰:“前皇太后与昭仪俱侍帷幄,姊弟专宠锢寝,执贼乱之谋,残灭继嗣以危宗庙,悖天犯祖,无为天下母之义。
      贬皇太后为孝成皇后,徙居北宫。”后月余,复下诏曰:“皇后自知罪恶深大,朝请希阔,失妇道,无共养之礼,而有狼虎之毒,宗室所怨,海内之仇也,而尚在小君之位,诚非皇天之心。夫小不忍乱大谋,恩之所不能已者义之所割也。今废皇后为庶人,就其园。”是日自杀。
      立十六年而诛。先是,有童谣曰:“燕燕,尾??啵殴樱毕嗉D久挪掷鸥喾衫矗幕仕铩;仕锼溃嘧氖浮!背傻勖课⑿谐觯S胝欧啪悖聘黄胶罴遥试徽殴印2掷鸥磐桃病?      伶玄《飞燕外传》:   赵后飞燕,父冯万金。
      祖大力,工理乐器,事江都王协律舍人。万金不肯传家业,编习乐声,亡章曲,任为繁手哀声,自号凡靡之乐。闻者心动焉。江都王孙女姑苏主,嫁江都中尉赵曼。曼幸万金,食不同器不饱,万金得通赵主。主有娠,曼性暴妒,且早有私病,不近妇人。主恐,称疾居王宫。一产二女,归之万金,长曰宜主,次曰合德,然皆冒姓赵。
      宜主幼聪悟,家有彭祖方脉之书,善行气术,长而纤便轻细,举止翩然,人谓之飞燕。合德膏滑,出浴不濡,善音辞,轻缓可听。二人皆出世色。   万金死,冯氏家败,飞燕妹弟流转至长安,于时人称赵主子,或云曼之他子。与阳阿主家令赵临共里巷,托附临,屡为组文剌绣,献临,临愧受之。
      居临家,称临女。临常有女事宫省,被病,归死。飞燕或称死者。飞燕妹弟事阳阿主家为舍直,常窃效歌舞,积思精切,听至终日,不得食。待直赀服疏苦财,且颛事膏沐澡粉,其费亡所爱,共直者指为愚人。   飞燕通邻羽林射鸟者,飞燕贫,与合德共被,夜雪期射鸟者于舍旁。
      飞燕露立,闭息顺气,体温舒亡疹粟。射鸟者异之,以为神仙。飞燕缘主家大人得入宫召幸,其姑妹樊懿为丞光司亦者,故识飞燕与射鸟儿事,为之寒心。及幸,飞燕瞑目牢握,涕交颐下,战栗不迎帝。帝拥飞燕,三夕不能接,略无谴意。宫中素幸者从容问帝,帝曰:“丰若有余,柔若无骨,迁延谦畏,若远若近,礼义人也,宁与女曹婢胁肩者比邪?”既幸,流丹浃藉,懿私语飞燕曰:“射鸟者不近女邪?”飞燕曰:“吾内视三日,肉肌盈实矣。
      帝体洪壮,创我甚焉。”飞燕自此特幸后宫,号赵皇后。   帝居鸳鸯殿便房,省帝簿。懿上簿,懿因进言:“飞燕有女弟合德,美容体,性醇粹可信,不与飞燕比。”帝即令舍人吕延福以百宝凤毛步辇车迎合德。合德谢曰:“非贵人姊召不敢行,愿斩首以报宫中。”延福还奏。
      懿为帝取。后五采组文,手藉为符,以召合德。合德新沐,膏九回沉水香。为卷发,号新髻;为薄眉,号远山黛;施小朱,号慵来妆。衣故短绣裙小袖李文袜。帝御云光殿,帐使樊懿进合德,合德谢曰:“贵人姊虐妒,不难灭恩。受耻不爱死,非姊教,愿以身易耻,不望旋踵。
      ”音词舒闲清切,左右嗟赏之啧啧。帝乃归合德。   宣帝时,披香博士淖方成,白发教授宫中,号淖夫人,在帝后唾曰:“此祸水也,灭火必矣!”帝用樊懿计,为后别开远条馆,赐紫茸云气帐,文玉几,赤金九层博山缘合。懿讽后曰:“上久亡子,宫中不思千万岁计邪?何不时进上求有子?”后德懿计,是夜进合德,帝大悦,以辅属体,无所不靡,谓为温柔乡。
      谓懿曰:“吾老是乡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云乡也。”懿呼万岁,贺曰:“陛下真得仙者。”上立赐懿鲛文万金,锦二十四疋。合德尤幸,号为赵婕妤。婕妤事后,常为儿拜。后与婕妤坐,后误唾婕妤袖,婕妤曰:“姊唾染人绀袖,正似石上华,假令尚方为之,未必能若此衣之华,以为石华广袖。
      ”后在远条馆,多通侍郎宫奴多子者,婕妤倾心翊护,常谓帝曰:“姊性刚,或为人构陷,则赵氏无种矣。”每泣下凄恻,以故白后奸状者,帝辄杀之。侍郎宫奴鲜绔蕴香恣纵,栖息远条馆,无敢言者。后终无子。后浴五蕴七香汤,踞通香沉水坐,燎降神百蕴香。婕妤浴豆蔻汤,傅露华百英粉。
      帝尝私语樊懿曰:“后虽有异香,不若婕妤体自香也。”   江都易王故姬李阳华,其姑为冯大力妻。阳华老归冯氏,后姊弟母事阳华。阳华善贲饰,常教后九回沉水香,泽雄麝脐,内息肌丸。婕妤亦内息肌丸,常试,若为妇者,月事益薄。他日,后言于承光司剂者上官妩。
      妩膺曰:“若如是,安能有子乎?”教后煮美花涤之,终不能验。真腊夷献万年蛤,不夜珠,光彩皆若月,照人亡妍丑,皆美艳。帝以蛤赐后,以珠赐婕妤。后以蛤妆五成金霞帐,帐中常若满月。久之,帝谓婕妤曰:“吾昼视后,不若夜视之美,每旦令人忽忽如失。”婕妤闻之,即以珠号为“枕前不夜珠”为后寿,终不为后道。
      帝言,始加大号。婕妤奏书于后曰:“天地交畅,贵人姊及此令吉光登正位为先人休不堪喜豫,谨奏上二十六物以贺:金屑组文茵一铺,沉水香莲心碗一面,五色同心大结一盘,鸳鸯万金锦一疋,琉璃屏风一张,枕前不夜珠一枚,含香绿毛狸藉一铺,通香虎皮檀象一座,龙香握鱼二首,独摇宝莲一铺,七出菱花镜一奁,精金筘环四指,若亡绛绡单衣一袭,香文罗手藉三幅,七回光雄肪发泽一盎,紫金被褥香炉三枚,文犀辟毒箸二双,碧玉膏奁一合。
      ”使侍儿郭语琼拜上。后报以云锦五色帐,沉水香玉壶。婕妤泣怨帝曰:“非姊赐我,死不知此器。”帝谢之,诏益州留三年输,为婕妤作七成锦帐,以沉水香饰。   婕妤接帝于太液池,作千人舟,号合宫之舟;池中起为瀛洲,榭高四十尺,帝御流波文觳无缝衫,后衣南越所贡云英紫裙,碧琼轻绡。
      广榭上,后歌舞归风送远之曲,帝以文犀簪击玉瓯,令后所爱侍郎冯无方吹笙,以倚后歌中流。歌酣,风大起,后顺风扬音,无方长吸细袅与相属,后裙髀曰:“顾我,顾我!”后扬袖曰:“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帝曰:“无方为我持后!”无方舍吹持后履。
      久之,风霁,后泣曰:“帝恩我,使我仙去不待。”怅然曼啸,泣数行下。帝益愧爱后,赐无方千万,入后房闼。他日,宫姝幸者,或襞裙为绉,号曰留仙裙。   婕妤益贵幸,号昭仪,求近远条馆。帝作少嫔馆,为露华殿、含风殿、博昌殿、求安殿,皆为前殿;后殿又为温室、凝缸室、浴兰室,曲房连槛,饰以黄金白玉,以璧为表里,千变万状,连远条馆,号通仙门。
         后贵宠,益思放荡,使人博求术士,求匪安却老之方。时西南比波夷致贡,其使者举茹一饭,昼夜不卧。偃典属国上其状,屡有光怪。后闻之,问何如术。夷人曰:“吾术天地平、生死齐,出入有无,变化万象而卒不化。”后令樊懿弟子不周遗千金,夷人曰:“学吾术者,要不淫与谩言。
      ”后遂不报。他日,樊懿侍后浴,语甚欢,后为樊懿道夷言。懿抵掌笑曰:“忆在江都时,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啮鸭,时下朱里芮姥者求捕獭狸。献姥谓姑曰:‘是狸不他食,当饭以鸭。’姑怒,绞其狸。今夷术真似此也。”后大笑曰:“臭夷何足污吾绞乎!”   后所通宫奴燕齐凤者,雄捷能超观阁,兼通昭仪。
      赤凤始出少嫔馆,后适来幸,时十月五日。宫中故事,上灵安庙。是日吹埙击鼓,歌连臂踏地,歌赤凤来曲。后谓昭仪曰:“赤凤为谁来?”昭仪曰:“赤凤自为姊来,宁为他人乎?”后怒以杯抵昭仪裙曰:“鼠子能啮人乎?”昭仪曰:“穿其衣,见其私足矣,安在啮人乎?”昭仪素卑事后,不虞见答之暴,孰视不复言。
      樊懿②脱簪叩头出血,扶昭仪为拜后。昭仪拜,乃泣曰:“姊宁忘共被夜长,苦寒不成寐,使合德雍姊背邪?今日垂得贵,皆胜人,且无外搏。我姊弟其忍内相搏乎?”后亦泣,持昭仪手,抽紫玉九雏钗为昭仪簪髻乃罢。帝微闻其事,畏后不敢问,以问昭仪。仪曰:“后妒我尔,以汉家火德,故以帝为赤龙凤。
      ”帝信之,大悦。   帝尝蚤猎,触雪得疾,阴缓弱不能壮发,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昭仪常转侧,帝不能长持其足。樊懿谓昭仪曰:“上饵方士大丹,求盛不能得,得贵人足,一持畅动,此天与贵妃大福,宁转侧俾帝就邪?”昭仪曰:“幸转侧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则厌去矣,安能复动乎?”   后骄逸,体微病,辄不自饮食,须帝持匙箸,药有苦口者,非帝为含吐不下咽。
         昭仪夜入浴兰室,肤体光发占灯烛,帝从帏中窃望之,侍儿以白昭仪。昭仪览巾,使彻烛。他日,帝约赐侍儿黄金,使无得言。私婢不豫约中,出帏值帝,即入白昭仪。昭仪遽隐辟。自是帝从兰室帏中窥昭仪,多袖金,逢侍儿私婢,辄牵止赐之。侍儿贪帝金,一出一入不绝。
      帝使夜从帑益至百余金。   帝病缓弱,太医万方不能救,求奇药,尝得慎恤胶遗昭仪。昭仪辄进帝,一丸一幸。一夕,昭仪醉进七丸,帝昏夜拥昭仪居九成帐,笑吃吃不绝。抵明,帝起御衣,阴精流输不禁,有顷,绝倒。挹衣视帝,余精出涌,沾污被内。须臾帝崩。宫人以白太后。
      太后使理昭仪,昭仪曰:“吾持人主如婴儿,宠倾天下,安能敛手掖庭令争帷帐之事乎?”乃拊膺呼曰:“帝何往乎?”遂欧血而死。

    Richar...

    2019-02-25 10:22:46

  • 2019-02-25 10:14:23
  • 先废为庶人,后被迫自杀。
    

类似问题

换一换
  • 历史学 相关知识

  • 教育科学
  • 教育考试

相关推荐

正在加载...

爱问推荐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热点检索

  • 1-20
  • 21-40
  • 41-60
  • 61-80
  • 81-100
  • 101-120
  • 121-140
  • 141-160
  • 161-180
  • 181-200
返回
顶部
帮助 意见
反馈
关注
爱问

关注爱问微信公众号,开启知识之旅,随时随地了解最新资讯。

确定举报此问题

举报原因(必选):